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兜圈。」

發布於

日期:2022.04.01

地點:高雄市

.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大概是近期反覆問著自己的問題,但每次換來的都只有沈默。

.

職業倦怠的感覺一天又一天的遞增,而工作又是佔據自己一天最多時間的狀態下,持續地找不到對工作的熱情,有時候不太曉得此刻活著的意義是什麼?一天又一天的,好像慢慢聽不太進去開心的歌,甚至也想不太起來開心是什麼感覺。有時候甚至讓自己開始懷疑那些曾經開心的事,是不是其實不是真的開心。

.

直覺地想把一切的不開心都怪給工作,但當初選擇要暫停原本的夢想計畫,先工作也是自己決定的。怪罪著工作的此刻,想起去年執行著夢想計畫時,也時常因為手頭的緊縮而不開心,也因為長期的不開心,才選擇了先工作,突然覺得此刻把不開心怪罪給職業倦怠,有種在推卸責任的感覺。

.

好像理解的點什麼,但不開心本身仍然存在,很想找個什麼理由,來說服自己,好像這樣就能讓心裡好過些。只是有著想著要說服自己的慾望,或許某種程度象徵的其實是自己不想要不開心。


「不開心」本身,應該是可以有其他名詞的,但先說了「不」,內心似乎就已經是先否定了這個狀態,好像這樣的狀態不值得存在。

.

想起去年做了幾場線上的討論會,討論了很多跟情緒有關的主題,還記得最有感覺的幾場,談的都是被大多人定義上是負面情緒的主題,有「焦慮」、有「悲傷」,也有「憂鬱」。談的當下都說自己喜歡這些狀態,但此刻經歷之中所出現的各種抗拒,似乎正打著去年的自己一個大巴掌。

.

人家常說「月有陰晴圓缺」,但我們真正願意花時間去看見的,始終都是「晴」與「圓」,即便心裡知道,完整本身並不只有「晴」與「圓」。其實可以理解,現在經歷的一切都只是過程,可是實際身在這之中,才發現並沒那麼容易。

.

還沒等到晴,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圓,在陰與缺的日子裡,也不曉得自己還能待多久。知足得人可能會說,此刻早就已經是晴,是圓了,只是我沒看見。如果是這樣,突然覺得我好像想當個貪心的人,畢竟陰晴圓缺,終究是月亮繞著地球月復一月地兜圈,但比起兜圈,心裡還是期待著能往個什麼方向再靠近一些。

.

雖然這麼說,但也許到頭可能還是在某個圈裡兜著,只是還活得不夠久,以至於誤會著自己正在前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