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目的。」

日期:2021.03.03

地點:台北市

.

「我聽說你旁聽的那間學校,談的實踐在做的很多都是社會實驗,你做野營讀書會也是在做這件事嗎?」

「不是,我不曉得你朋友怎麼理解這間學校的,但我不是在做社會實驗,以我這一年以旁聽下來,對這所學校的認識,他們也不是在做這件事。」

不確定之前的寫下是不是真的被閱讀,或是寫下的東西是不是沒有真的傳達出自己想表達的。但朋友的疑問或許某種程度象徵的是他的擔心。

.

擔心的也許是自己只是走向某個目的下的一個踏板,而他不希望自己只是踏板。「實踐」的背後肯定是要有目的,也正是因為擁有「目的」,才能讓自己即便面對困難的過程,也願意「實踐」。

.

想起前陣子很喜歡看海賊王,無數無刻都在YouTube滑著動畫的片段。

「如果你在這在海賊王裡面,你覺得你是哪一個角色?」朋友問

「可能是艾斯吧,可以到處流浪,很強、很帥、又很會照顧人。」

但最近再回頭看著那些重複無數次的片段,才發現自己比起艾斯,更希望成為的,其實是白鬍子。

「紐蓋特,當一個海賊,你不要錢財寶藏,你究竟想要什麼?」(紐蓋特是白鬍子的本名)

「家庭。」

.

不太確定在動畫裡的白鬍子為什麼有這樣的渴望,但自己總是被動畫裡海賊間,那些伙伴擁有像家人一樣的羈絆,能夠一起走過無數困難的畫面感動。不曉得為什麼會特別在意這些畫面,但此刻關於做野營讀書會的目的也許是來自這裡。

.

我希望我也能夠擁有渴望一起成為更好的自己的伙伴。

.

準備要在這禮拜做第一次的嘗試,心裡還是蠻不安的,但被質疑的當下,卻意外讓自己堅定實踐的決心。或許這件事真的能代表自己。

.

質疑我的朋友其實本身是很支持我的,也因為是真心支持所以才質疑。而此刻比起還沒真的開始就被認同,更渴望的反而是被質疑。會質疑某種程度象徵的是「在意」,而做野營讀書會,希望的就是,創造一個大家會真心在意自己的參與的社群。

.

畢竟要先有「在意」,才有機會轉變成真正的「認同」,有了「認同」才能真正擁有連結。而伙伴之所以被稱之為伙伴,就是因為擁有連結。

.

不曉得參加的朋友是帶著什麼的期待來的,但還是感謝所有報名參加讀書會的朋友,讓自己相信這件事值得投入。

.

不確定這個活動是不是能符合大家心裡原本的期待,但希望我能夠讓參加的人,在讀書會裡,都能夠在意、能夠質疑。

.

攝於 基隆 望海巷

不曉得最後會去哪裡,但相信都會是值得的過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