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尋找。」

日期:2020.07.06

地點:台北市

.

結束一段關係後的第N天,從強烈的失重感到逐漸找回重心是一段辛苦的過程,失重的原因大概就像好不容易找到航行時前進的航向,但航到一望無際處才發現無法再前進,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

決定分開前的對話,自己抱怨了很多,但對話之後,才發現自己原來在關係坦誠的事太少。

.

坦誠指的不是偷做了讓對方難過的事,而是自己一直不願意讓對方走進自己心的最裡面,不願讓自己真正的脆弱被看見、被照顧。

.

明明是因為對方能夠聽懂自己而愛上,但卻還是陷入一如既往的模式,一如既往的不喜歡說自己,排斥說自己。

.

總以為可以不用說,日子就能好好的,總以為問題自己都能夠承擔,結果什麼都承擔不了,總是捨不得讓伴侶改變,覺得自己改變就好,但最後什麼也改不了,還反過來抱怨伴侶。如果關係內,彼此擁有的權力不對等,天秤似乎終將會失衡。

.

好像也不只是關係,自己總是想成為那個做比較多、負比較多責的人。的確在做的過程得到學習,的確在不斷的負責後,長出更堅強的自己,的確在多勞之後逐漸的多能,的確因為這些「多做」,多了很多「能夠」。

.

原來我能夠照顧身邊的人、原來我能夠做這麼多事、原來我能夠面對這麼多挑戰。逐漸地成為一個好像還不錯的人後,讓自已找到自信,「多做」之後逐漸「能夠」,讓自己逐漸地成為一個好像還不錯的人。也因為逐漸的不錯,於是慢慢地被看見,心裡享受「被看見」的感覺。

.

但享受「被看見」,如果用阿德勒的自卑情結來說,大概自卑的是來自「我不覺得自己有任何天賦」,我不覺得自己「好」。

.

大概總是想付出的背後害怕的是失去,我害怕如果不當那個多做的人,就不會被認為是「好」的,就不會被看見。相信著只有被看見,才能被人連結。

.

如果存在需要的是連結,也許真正害怕的是如果自己一無所有,如果自己什麼都不能,會不會就得不到父母以外的愛,,會不會對方就不願意靠近,會不會就無法被愛。

.

於是害怕「坦誠」,害怕自己失去連結,我不想失去自己存在的價值。

.

但如果想要的其實是「愛」了話,大概真正要做的或許是有勇氣坦誠自己的無能,坦誠自己的全部。

.

總以為自己有勇氣承擔責任、面對困難,但卻從來沒有坦誠面對自己真正脆弱的勇氣。又或者根本就還不夠認識自己,所以才不曉得自己什麼地方是脆弱的。

.

分開還是難過的,但幸運的是難過的時間不算太久。分開之後,彼此都能持續提供空間再坦誠自己一點,再把自己說清楚一點,「坦誠」讓關係裡還沒用完的情感得到釋放。卡住的情感在再次流動後,留下來的是「愛」。

.

緣分雖然沒有讓彼此在此刻相愛,但走在如何得到「愛」的路上,好像又更清楚了一點。

.

photo by 朋友W

還不曉得什麼是愛,但希望自己願意有勇氣走在尋找的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