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冒險治療。」

日期:2020.04.25

地點:台北市

.

這學期旁聽的行動科學課程,在課本的導讀即將結束後,準備進入高潮,高潮的原因是接下來的課程的實作。

.

大家要在課堂針對同學們目前各自對生命的實踐過程,進行檢驗,藉由前面所學習到的「行動科學方法」,來檢驗自己或是同學的實踐是不是走在真正想要的方向。

.

而要在課堂讓同學檢驗需要撰寫約一萬到一萬五千字的文字內容,來描述自己關於「實踐」的前因後果。

.

撰寫是採自願制的,在這門課開始前,原本是打定一定要寫的,既然都來上課,我希望能有所收穫是我的期待,當時我想寫的是「自己要如何實踐冒險治療。」

.

但終於進入要進行與同學彼此檢驗的階段,卻發現突然沒有寫的動機,目前不太確定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或許某種程度象徵的是此刻沒有立即想要改變現狀的動機。

.

會想要有所作為,終究還是需要有對現狀有一定程度的不滿意。

.

但有時也不確定自己是滿意現狀,但感覺更多的是此刻還沒準備好面對自己。

.

前陣子跟課堂的同學聊到這件事,我說:

.

「真的硬要寫下自己的實踐其實還是可以,但不確定我到底想要往哪個方向寫,我不想為了寫而寫。」

.

最一開始我想做冒險治療真正想要的是改變世界,我想要做到階級反轉。

.

或許是因為過去走過的路,感受過沒錢的不輕鬆,也在部隊看見所謂「底層」的辛苦,心裡感受到許多的不平衡。還要倡議「人人平等」的此刻,仍然象徵的不平等,心裡渴望著有那麼一天,所有人的「存在」都能夠不再需要辛苦。

.

所以希望以這個做媒介,開一個私塾,教育富三代甚至富四代,讓這些未來在社會握有實質權力的既得利益者,能記得身而為人的初心,我希望改變資本主義底下,那些既得利益者不斷過分擴張自己的利益,而壓迫底層的現象。我希望未來的既得利益者能夠記得這世界從來沒有所謂的理所當然,必須時常感激及感恩。

.

但上了課回頭再看,我不太曉得自己為什麼這麼當初會有想要靠冒險治療來過一輩子甚至改變世界的想法,而且會對這樣的想法這麼執著。或許當日子趨近於滿足,就不想改變了,仍然不曉得,目前也只先用了「想要玩一輩子」的理由來解釋,但好像沒有回答到自己內心真正的疑問。

.

也許寫的題目應該從「我要如何實踐冒險治療。」,重新框定成「我為什麼要做冒險治療。」,但也還不是真的這麼確定。

.

當時跟同學說自己很累不想寫,但更多的其實是還不想面對。

.

記錄自己的狀態到此刻,好像多了一點寫的動機了,好像還是要寫下才會清楚一點,但目前還不曉得接下來怎麼下筆,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但希望不要太久。

.

還是走在想為這個社會盡一份心力的方向。目前過著把重心專注在學習自己真正想要學的生活還是滿意的。大概就先抱著且戰且走的狀態,可能需要多上點山、多冒點險,找靈感,找自己。

.

攝於 台灣師範大學 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

每週二從下午兩點到晚上九點的課程,一看到謝智謀老師開課,就馬上mail給老師詢問旁聽,一股腦地想做,就去做,上完課很滿足,但也很疲憊,疲憊之後時常不確定為什麼要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