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放下。」

日期:2020.04.12

地點:台北市

.

「我每天都在學習失去的藝術。」

.

出自《我想念我自己》電影裡,女主角是早發性阿茲海默症患者,其中一個片段她在分享自己患病感受的演講會上說了這句。

.

女主角說完這句的當下就忘了自己已經講過。那一刻給自己的衝擊很大,好像每個過去都是真的過去了,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留下。

.

最近的疫情、世界很動盪,時常想到這部電影,時常想著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如果得病的是我,過去是不是也不再重要,如果隨時可能沒有明天,那此刻的存在,我最在意的是什麼?我最需要的是什麼?

.

想起以前到厲害的餐廳點菜,總是什麼都想吃過;上課總想把老師教的一切通通學走;出去玩總想什麼地方都踩過,總是想要用盡全力,讓自己的每個決定都划算,總是想著如何讓自己成為一個豐富的人。

.

2020的前三個月,日子很充實,一邊在機構帶小孩、執行年度的冒險治療方案,一邊接個案,開始實習做職涯諮詢、一邊到學校上課,學習自己任何想學的課程,同時又進行今年給自己的讀書跟登山計畫,上個月甚至又兼職去接了辦理講座的活動案。

.

每天手機上的行程表都是滿的,感覺自己充滿能量,感覺自己可以這樣過一輩子,甚至感覺自己還可以同時經營好所有關係,然後這樣「充實」的活著。

.

但直到最近慢慢發現這樣的生活,其實是焦慮的,什麼都想要,什麼都想抓住的日子是焦慮的。而這樣的焦慮讓自己最近很容易疲倦、很常忘東忘西、很常跌倒撞到牆角、很難專心。日子好像很踏實,但每一步都踏的好累。

.

什麼都想抓住大概就是害怕自己失去,因為害怕失去,所以什麼都放不下。

.

我害怕自己如果不努力,就會撐不起自己的理想,我害怕自己如果不努力,就無法成為卓越,我害怕自己如果不努力,就無法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

曾經想像過我想要的生活,是跟身邊重要的人,在有山有海的地方一起生活。每天有酒跟咖啡可以喝,有山可以爬、有水可以游。

.

但如果一項項扣掉,只能精選一個了話,我希望能跟把彼此都視為重要的人一起生活。

.

什麼辦學、發揚理念什麼的,才發現自己其實根本就沒有那麼多崇高的理想。真正想要的,就只是想好好跟彼此互相在意的人連結,而達成這件事其實不用這麼努力。

.

前陣子突然這樣理解後,先推掉了講座活動辦理的兼職,然後暫時不去汲汲營營的想著如何為自己行銷職涯諮詢,把一些只是為了讀而讀的書都收起來,也慢慢移除了社群平台用不到的粉絲專頁、社團、群組、叫不出名字的「朋友」,跟叫不出我名字的「朋友」。

.

專心做好還沒放下的事,好好做好現在的工作,滿足生存的基本需求外,順便助人,好好做冒險治療,滿足可以玩的需求外,順便助人,好好學習如何把自己弄清楚,滿足自己後,再順便助人,幫需要的人弄清楚。

.

慢慢放下之後,突然覺得人生簡單了一點,如果要幫自己找到一種信念,大概是成為一個懂得好好生活的人。

.

攝於 房間

太陽打不進來的房間,需要光,但有時候不確定光是否必須。不確定像駱駝一樣負重前行,還是像鹿一樣,什麼都不帶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