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目標」

發布於

日期:2021.06.03

地點:回歸基地

.

「最近總有種起不了床的感覺。」我說

「是想到什麼讓你不想做的事情,讓你起不了床嗎?」C問

「不太算,我想早起看書或是運動,這些事明明是自己做起來開心的事,但卻不曉得為什麼還是想躺著。」

可能真的感覺到舒服,但不曉得為什麽,不喜歡自己一直在睡覺的感覺,更準確的說也許是對「舒服」一直有種說不出的罪惡感。喝醉或者是睡飽,是舒服的感受,但比起享受「舒服」本身,也許真正享受的是那份偷來的罪惡感。

.

走在所謂創業的路上,做著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聽起來很浪漫,但現實卻一點也不。在沒有真的那現實好過以前,心裡總感覺不能夠隨意地休息。

.

此刻的創業跟失業,如果以金錢的收入來定義了話,某種程度上其實只有一線之隔。如果真的要跟「失業」做區別,大概差別就在此刻內心是有所謂的「目標」。


目標是讓自己能夠真正的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那到底什麼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

去年說著自己想要一輩子在有山有海的地方生活,還為此刺青在身體上。也許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每天被自己提醒,此刻還不是過著這樣的生活,於是想做點什麼,讓自己能夠靠近所謂得理想近一點。但是不是真的在有山有海的地方生活,就是自己真正自己想要的,心裡也不是那麼確定。

.

又或者其實可以像人家說的「心裡只要有山,看見的都會是山。」,也不一定要這麼強求。只是目前自己心裡還沒辦法這樣相信,所以只好期待能夠直接生活在這樣的環境。

.

昨天花蓮的水上活動公司,寄了邀請面試的通知,沒有寄履歷,卻收到邀請,一直想要的生活,突如其來的來到了面前,但當下卻猶豫了。一直相信著所謂的「只要你想要,全世界都會幫你。」,也確實在生命中驗證了這件事。

.

但不曉得為什麼,最近時常有種,當大家都在幫自己,或是真的要得到的時候,就開始質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所謂的有目標的人生,的確讓自己過得很踏實,也總是在完成後得到喜悅跟滿足,但所謂的「目標」也不是真的就確定是不是就是自己想要的。

.

而那些得到的「喜悅跟滿足」,真正的原因來自哪裡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感覺好像也不是全部都來自自己。但是不是真的來自己好像也不是真的這麼重要,只是突然有種感覺,也許「存在」本身其實不用設定什麼目標,只是我們總是習慣依賴著「目標」來讓自己能夠感覺存在。如果是這樣,大概可以理解「人因夢想而偉大。」所說的偉大,也許是讓自己能夠更深刻的感覺存在。

.

想起帶著單車到處當背包客的日子。每次的出發,只決定要去什麼縣市旅行,剩下的都留給當下,享受的是旅行的每一刻,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確定」。「不確定」本身能夠享受,相信的是「當下」,或許對此刻面對措手不及的疫情,讓自己不敢「舒服」,某種程度象徵的是自己還無法相信當下。

.

不曉得「存在」本身要的是有一個目標可以相信,然後前進,還是相信當下就好,又或者還有其他選項,唯一確定的是目前給不了自己答案。時常想著有沒有可能內心不再需要有任何「目標」也能夠存在,看起來好像不行,但還不想就這樣相信,只是自己繞著圈的想,好像也不是辦法。

.

還不知道怎麼辦,又不想就這樣放著不管,於是為自己的此刻設計了行動方案。

.

目前每天早上七點起床,到九點前都不使用手機,至於自己當下想做什麼就交給當下,不曉得會有什麼成果,也不曉得這樣的行動結果會如何,但應該可以確定人生至少又改變了一點。

.

.

.

.

.

.

先跨出第一步,即便不曉得自己是後退還是前進,但似乎也要跨出才知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