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活著。」

發布於
修訂於

日期:2022.01.24

地點:高雄市

.

前陣子為了想要有穩定的收入,跑去當了科學營的上課老師。為了再穩定一點,又兼差處理營隊的後勤。有一份「工作」的日子時間感覺過得又更快了。

.

因為有了固定的事情做,每天屬於自己意識能控制的時間就變得更少,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才覺得時間過得快。不曉得是不是好事,只是前幾天一直莫名的焦慮感,總感覺生命好像又要開始遠離自己。但也許也只是不小心地又回到過去對工作固執的定義,如果感受之所以會這樣感受,終究都是來自己,真正需要改變的其實還是自己。

.

送教材的過程,突然覺得開車是一件有趣的事,準備教案的時候,可以把想嘗試的概念融進課程裡,本來八竿子打不著的工作,好像也因為改變了定義以後,變的有趣一點。

.

昨天看完《阿拉斯加之死》,看著Alexander Supertramp不斷逃離一切,只為了去阿拉斯加的時候,不曉得為什麼一直掉眼淚。大概是在裡面看見的是曾經被自己困住的自己,不曉得何去何從,只好選擇逃離。

.

很常在想,如果此刻的靈魂,回到兩年前穿著軍服的身體,我還會選擇逃離嗎?心裡不曉得,可能當時的那些無奈跟憤怒會少一點,但心裡可能還是會覺得如果人生是這樣,好像蠻可惜的。只是感覺可惜的當下,或許也只是因為放不下這兩年經歷的一切。

.

常以為自己已經解開了,但可能某種程度還是被困住的。又感覺此刻糾結著要願意回去部隊才算是解開,好像又再次陷入被自己困住的循環裡。

.

「我想一本關於『活著』的書。」

「那要怎樣才能代表『活著』?」

「我也還不曉得,但心裡會問哪些問題,應該可以代表那個人用什麼方式在『活著』。」

想起前陣子跟J聊自己想寫書時,聊什麼是「活著」。當時回答不出問題的答案,但看完電影突然覺得活著或許是在離開以後。

上山是一種逃離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