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輝

90後台灣人,18歲家裡沒錢,所以去唸軍校 後來努力存錢,賠了130萬退伍,出來尋找自己 愛喝酒、愛爬山、愛旅行,想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活著 寫了一些生活中,關於尋找自己跟為何需要活著的筆記,嘗試為自己找到答案

「投入。」

發布於

日期:2021.02.27

地點:台北市

.

「我真的想做嗎?」最近不斷問著自己

.

即便已經提了離職,仍然答應留在機構,支援到新的人來接手,仍然利用空檔到研究所旁聽,仍然繼續到張老師做心理諮詢志工。忙碌的生活沒有太大的轉變,此刻又多了「創業」這件事,更加沒有假期。

.

因為想要創業,24小時的時間,除了睡覺以外,其他時間都在煩惱該如何做。

.

不管是上課,還是閱讀,任何學習,都是以如何讓公司變得更好為前提。每次的聚會,每頓飯、談的不是此刻公司該做什麼,就是未來有沒有可能合作。任何等待的空檔,思考的都是公司的下一步。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時間能單純只做一件事變成一種奢侈。

「你之後搬去公司住就沒有自己的生活了欸。」朋友說

「但想創業就是為了要讓工作變成生活啊。」我說

.

想起以前還是輔導長的時候,要輪值留守,大部分的時間也都住在營區。家也剛好在外縣市,即便休了假,大多也是回營區睡,某種程度也是住在公司。

.

雖然一直都排斥當軍人,但當軍人的日子,還是期待自己能做點什麼

.

於是努力把軍旅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每天也都在思考怎麼讓自己所在的連隊更好,無時無刻想的都是連隊,不是自己。不曉得連隊後來實際上到底怎麼評價自己的投入,但即便是待在不喜歡的環境,此刻再回頭也還算滿意。

.

也許滿意的是自己全力投入的樣子。

.

去年送審的推甄報告裡,在自傳裡我說

「我不曉得自己是誰,所以我可以做什麼就像什麼,在什麼職位就讓自己像這個角色。」

.

大概就是因為自己總是願意,甚至是渴望全力投入,所以才能夠做什麼,像什麼,但也因為這樣,所以害怕成為的角色不是自己。也因為害怕自己不是自己,所以選擇退伍。我想要找到的是自己真正想要成為的角色。

.

「現在已經沒辦法像年輕人這樣,什麼事都積極的參與,突然覺得自己老了。」

前陣子去上WFR野外急救員的課時,同學說。

「但我覺得我們願意投入時間跟金錢來這裡,某種程度其實已經很積極了。我覺得長大的差別在於,我們更能夠準確地對自己想要的事情投入自己。」

我說

.

話雖然這樣說,但此刻的投入,也只是覺得「創業」也許是一種可能,仍然不曉得是不是答案。

.

公司財務的困難,讓所謂的「創業」隨時都可能淪為一場辦家家酒遊戲。用盡了全力,也不曉得公司能不能撐過今年,但希望不管結果如何,都能更靠近答案一點。

.

被攝於 美濃 很認真學怎麼在野外救人ㄉ自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