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輝

90後台灣人,18歲家裡沒錢,所以去唸軍校 後來努力存錢,賠了130萬退伍,出來尋找自己 愛喝酒、愛爬山、愛旅行,想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活著 寫了一些生活中,關於尋找自己跟為何需要活著的筆記,嘗試為自己找到答案

「我是誰?」

Published at

日期:2020.10.27

地點:輔仁大學

.

今天把寫了三個半月的研究所推甄報告送出去,心中總算放下最後一顆大石頭。

報告內容除了自傳之外,還要針對自己過去的專業經驗做自我反思的論述。


從過去當輔導長、到今年帶屁孩做了冒險治療及在城男舊事做職涯及心理諮詢志工。稱專業也許高估自己,但自己確實在投入其中的過程,都有一些自己的心得,所以每段經驗我都想寫。最後寫完超出簡章規定的頁數,代表自己必須做取捨。最後我選了這一年做冒險治療的實踐經驗。

.

原本以為自己會花比較多時間寫專業經驗的部分,不過最後加上取捨花的時間卻比寫自傳還少。自傳寫的是自己,寫出來要讓審查委員去認識我是誰,明明使用了這個身體27年,但寫的過程中,卻是反反覆覆的寫了又刪,刪了又寫,一直寫不出自己,我才發現,我不知道我是誰。

「我想邀請你來我們學校唸研究所。」

「我喜歡你在後面的陪伴,真的讓我很有安全感,我沒想到有這樣的助人方式,希望你能來我們學校繼續學習。」

想起在七月參加杜威約榮格冒險治療工作坊時,跟我同組的其中一個成員跟我這麼說。

「為什麼啊?」

即便我最後申請的是另一間,但被認同仍然是踏實的,我好奇自己被認同的是什麼。

「其實我也說不上來,但我總是能夠知道你在後面陪著,這讓我騎起來很有安全感。」

整趟路自己在小組內的有相對多的戶外經驗,所以第一天被指派騎在最後一個幫忙看著,後面幾天也就繼續延著這樣的模式。

.

這一年帶朋友登山,自己大多也都自願的走在最後一個,可能是大部分的時候都是狀況最好的成員,也不曉得為什麼,就主動負起了確保大家安全的責任。所以其實蠻習慣的,雖然偶爾還是會想要騎的快一點,或走的大步一點的時候,但大多我都願意等待走在倒數第二個的成員,我喜歡與人一起面對困難的感覺。

.

也許價值就在自己願意等待,我願意等待這段面對困難的過程。

.

在時間寶貴,什麼都講求快、講求效率的世界下,願意把時間拿來等待一個人,也許能夠讓人感覺存在。大概家人、朋友或伴侶的價值也在這裡,他們大多都願意等待,所以是家人、是朋友、是伴侶。因為有他們,所以讓自己感覺存在。


「我愛妳,但我此刻更愛我現在在做的事。」

想起前陣子跟前女友聊天時我說。

關係裡面我做不到我最擅長的等待,所以選擇分開。異地戀的狀態,我等不到我飛過去,也等不到她飛過來,我等不到我們之間現實距離消失的那一天,而在等待的過程之中我找到另一件我愛的事情。

自己還是愛著她,但沒辦法再像過去一樣用那麼多時間等,而她也不願意我不等了,當初彼此愛上就是因為我們都願意等。但此刻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好像也就只能分開。

即便如此,大部分的時間我仍然樂在成為一個能夠等待的人,不管是陪著屁孩長大還是帶朋友上山。也許現實在自己還能夠掌握的範圍內,我仍然是個能夠等待並且喜歡等待的人。

.

我仍然不曉得我是誰,自傳大部分都只寫著自己樂於嘗試,是個能夠嘗試的人。

.

原本以為自己的等待是為了得到他人認同才等,但似乎不是。不過也是在今天上完課從學校騎車回來的時候才有這個理解,也來不及寫進去就是了。最後會選冒險治療的實踐經驗,原本只是覺得以後論文想寫這個,所以才留下,但也許真正的原因,是自己知道那是我目前最成功的一次等待,所以才選擇留下。

.

送出之後,剩下就等放榜了,但有沒有錄取好像也沒像去年一樣在意了。當然內心還是偏向錄取一點,只是相比去年剛退伍的無論如何都要上,到現在只是當成是完成自己的實踐的其中一條路,只是這條是自己比較想走的,但沒走這條也還有其他方向,其他條路仍然充滿可能。

.

最終想要的是成為自己,我想讓自己的存在能夠踏實。寫完之後好像有稍微踩到一點地,好像寫下能夠靠近一點。不管未來有沒有機會去研究所學習,希望我都能夠持續寫下,希望持續的寫下能夠走到踩實的那天。

.

Photo by 朋友W

仍然模糊ㄉme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