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輝

90後台灣人,18歲家裡沒錢,所以去唸軍校 後來努力存錢,賠了130萬退伍,出來尋找自己 愛喝酒、愛爬山、愛旅行,想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活著 寫了一些生活中,關於尋找自己跟為何需要活著的筆記,嘗試為自己找到答案

「應該。」

發布於

日期:2021.01.16

地點:台北市

.

嘗試把「野營讀書會」的想法分享出去後,得到許多意料之外的響應。但在實際成形之前,終究也還只是口頭上的,更多時候心裡不曉得這些「響應」是不是真的願意一起。

.

心裡有許多疑問,但既然都決定要做了,擔心似乎都是多餘的。

.

人生走到此刻,都是寧願做錯,也不願意錯過,此刻如果想要的是追求自己真正要的生活,那更不可能閃躲。表達全部的自己後,昨天正式的將報名的表單提供出去,但在群組裡無數的已讀後,前一個小時卻沒收到任何的回覆。

「是不是說明的部分太多了。」

「是不是真的只是自己一廂情願。」

「是不是哪個地方做錯了,讓大家不願意參加了。」

.

心裡有無數個對自己的疑問。

.

身上擁有勇氣,讓自己能夠做出奮不顧身的決定,但終究也只是「決定」,在跨出第一步的當下就消耗殆盡。走在「成為自己」的路上,因為只有自己,所以孤獨,因為孤獨,所以渴望支持,得不到支持的每一刻,換來的是無數的焦慮,隨著時間增加的焦慮,讓自己開始害怕追求自己。

「我是不是不應該做這件事。」

.

這個念頭生成的當下,突然想起做「野營讀書會」的初衷也不過是想跟幾個好朋友一起創造一個環境,能夠在這裡,一起談自己,談人生,一起找到自己的「為何存在」,一起回到現實,找回失去的存在。

.

只是中間多了一個「也許可以將這件事推廣」的念頭,才決定嘗試將想法分享出去,但此刻的焦慮某種程度,似乎象徵自己被這個額外的念頭沖昏,於是忘記初衷。

.

也許心裡還是記得初衷,所以到此刻還是用著自己的方式做這件事,所以拒絕許多應該要有的行銷手段,拒絕所謂的團體應該要有的操作手法。只要所謂的「應該」不是自己,我希望我能夠拒絕。

.

大概此刻的焦慮,某種程度代表的是,心裡仍然覺得要照著那些所謂的「應該」來做,自己仍然被這些無數的「應該」綁架。

.

或許就是因為人生有無數的「應該」,「成為自己」才變得如此困難。但又或許有些「應該」其實也是自己,只是自己抗拒而已。

.

無數不確定的此刻,唯一確定的是此刻想要先「成為自己」。

.

努力了一年,有了一點線索,所以決定辦「野營讀書會」,不確定未來實踐的路上會發生什麼,希望能逐漸地找到自己,然後成為。�.

Photo by 朋友W

明明剛剛落水,不曉得為什麼還是笑的很開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