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想要的生活。」

發布於
修訂於

日期:2021.10.06

地點:高雄市

.

「現在的關係是你想要的嗎?」

「是啊。」

C昨天這麼問,我這麼回答,但回答的當下其實不曉得自己到底想要的關係是什麼。

.

明明有興趣的議題不一樣,生活上的興趣也不太一樣,但不曉得為什麼,卻直覺地喜歡對方,於是決定走在一起。

.

半年的日子感覺很短,打打鬧鬧的似乎一轉眼就過了,同居的日子,比起想像中的順利。生活的順利,雖然沒有太多的爭執,但還是有幾次嚴肅的對話,每次對話的當下總讓自己擔心起是不是要分開了。所幸目前的溝通仍稱得上順利,但也因為這樣,時間好像沒有想像中的快,明明才半年,卻有種好不容易的感覺。

.

這樣的關係是不是我要的,直到現在其實也不是真的這麼清楚,但每個睡醒的早晨,每次入睡的夜晚,身邊有人,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安心,上山的時候有個人能夠想念,路好像也沒那麼難走,突然又理解一點《一把青》裡面,小顧為什麼出征前要義無反顧的纏著朱青。

.

退伍為的是要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但繞了一圈好像也沒有所謂真正想要的生活,那些一直談的「想要」,好像也只是因為對自己來說重要的人覺得重要,所以我才「想要」,但真正想要的其實還是身邊重要的人,不是那些所謂的生活。

.

感覺安心、感覺滿足,好像沒有什麼想要追求的此刻,似乎某種程度象徵的是自己正在過所謂「想要的生活」,於是不再需要追求。但每天還是會想讀點書,還是會想好好鍛鍊自己的身體,還是想要做點什麼事情本身,或許還是象徵著自己其實還是在追求著某種生活。

.

「無論一個天真的行動家多麽愚蠢,但畢竟偶爾會想到,道路無論是往哪裡都幾乎永遠繼續下去,重點不在於路往何處去,而在於只要讓路繼續下去就好。」-《地下室手記》

.

做一個所謂的「行動派」也好幾年了,因為不斷地行動,好像也真的不知不覺在無數的行動下,做了不少事情,但行動本身其實也不過是讓沒什麼意義的人生,好像有點意義。明知道只是一個沒事找事做的過程,卻因為生命仍在進行,所以只能繼續的走,繼續的行動。大概不斷地行動想要的也不過是在無可奈何的生命裡能夠多一點掙扎,好讓自己有個比生命先行動的錯覺。

.

所以還是不斷地為自己找事情做,或許真的有想去的地方,只是心裡不想太快的決定那個「地方」是哪裡,因為如果下了決定,結果似乎就被確定,這樣好像就輸給生命了。

.

也因為總是不決定這個「地方」是哪裡,所以總是在關係裡爭執。時常爭執在到底要去哪個地方,但有時又覺得其實是在爭執彼此是不是都相信彼此是一起走在同條路上。心裡覺得對方重要,但許多想去的地方,對方目前大多只能留在心裡,雖然還是有不只是在心裡一起的期待,但現在的狀態也沒有不喜歡,只是感覺C似乎不這麼認為。

.

其實就是想跟自己的生命分個輸贏,而且還自私的想拉別人一起,但自己的生命,自己定義的勝負,似乎只有自己能夠參加,沒有人能夠一起。有時還是想在跟自己的生命分個輸贏,但也只是想證明這不是錯覺,好像證明成功了就可以得到自由,不過代價是沒有人跟自己一起。

.

結果好像還是有想要去的地方,設了兩個不想選的選項,不曉得有沒有第三個,但希望能有第三個。

走小山是走大山的縮影,走大山是人生的縮影,大概就是太迷惘,所以才那麼愛走山,期待能從中找到一點答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