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輝

90後台灣人,18歲家裡沒錢,所以去唸軍校 後來努力存錢,賠了130萬退伍,出來尋找自己 愛喝酒、愛爬山、愛旅行,想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活著 寫了一些生活中,關於尋找自己跟為何需要活著的筆記,嘗試為自己找到答案

「完整。」

發布於

日期:2021.02.18

地點:高雄市

.

「你覺得我們這個計畫真的有機會成功嗎?」

在車站臨走前,阿豪問。

「可以的,這件事絕對值得做,而且我也相信會成功。」

我說。

.

阿豪是以前還在部隊當輔導長時,在教召時帶到的其中一個召員,雖然只是短短五天的接觸,但當時就確定我們是同一種人。

.

我們都是相信自己值得活的更好的人。

.

退伍後各自都用自己的方式逐著自己的夢想,逐夢的路上也的確感覺踏實,都不曾後悔過自己退伍,對自己的明天始終充滿期待。但即便如此,有時感覺自己只是在追逐著夢想,追逐著明天。而「追逐」本身,某種程度象徵的是無法實現。

.

踏起來實在,但確定到不了盡頭的狀態,還是讓心裡感覺缺了一塊。不曉得是不是真的有所謂的「只要你想做,全世界都會幫你。」這個道理。但在因緣際會下,又再次碰上阿豪。

.

在上個月決定一起合夥創業,我們要讓夢想不再只是夢想,要讓夢想能夠落地,於是擁有了此刻的「計畫」,然後準備實踐。

.

想起以前高中因為喜歡音樂,所以玩樂團,但沒有玩得很好,所以當時的夢想是開樂器行,因為這樣就可以有合情合理的理由玩音樂,但後來唸了軍校就打消了念頭。

.

到後來開始當背包客在台灣到處旅行後,愛上交朋友的感覺,於是夢想在未來能夠開自己的背包客棧,讓「交朋友」變成工作這件事能夠成為一種可能,但發現現實又太過困難,於是放棄。

.

甚至到此刻下定決心要做的「野營讀書會」,也是在無數的選擇及放棄下,留下的僅存。一直以「實踐者」自詡,在實踐的路上,逐漸理解一個人的能力確實有限。雖然在「有限」這個條件下,讓自己找到最重要的渴望,但終究不是完整。

.

不管是玩樂團、開背包客棧、甚至是後來的野營讀書會,心裡都知道,即便我想做,但只有自己終究都只是夢,只有自己永遠都會差了一點。如果存在最終是讓生命擁有完整,需要的或許不能只有「自己」,還需要「 一起」。

.

「我現在真的熱血沸騰啊!」阿豪說

「我也是!」

.

其實心裡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會成功,但如果此刻團隊都能擁有這樣的相信,或許真的能夠。

.

未來會以野外活動當成一個媒介,創造一個新型態的社群。目前籌備中,有興趣可以期待一下就是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