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勇氣。」

發布於
修訂於

日期:2021.10.12

地點:高雄市

.

今天繳了第24次繳贖身契,加退伍前的先繳的13萬,已經繳了59萬,但連「贖金」的一半都還不到。每個月繳自己贖身契的時候,總是問自己

「現在的生活是我要的嗎?」

.

軍校生畢業任官以後的退伍有兩種,第一種是去醫院,被認定自己生病所以不適任部隊後離開,2019年以前,這是唯一一種可以提早退伍的方法。第二種是2019年以後,國家總算同意我們,只要生的出錢,就可以把自己從部隊裡面贖出來。

.

自己選擇了第二種。其實大可去醫院一趟,前陣子有個從醫院退伍的學姐發文說她退伍以後帶著300萬重新開始她的人生,但選擇用買斷的方式,人生在某種程度上是真的「重新開始」。

.

從醫院退伍的有些真的生病,有些沒有。真的不想再當軍人,只是自己幸運的沒有生病,而且也不想假裝生病,所以選擇賠錢,即便代價是人生可能要重頭來過。其實大可假裝生病,但假裝生病好像某種程度就承認自己真的被制度打敗了,心裡不想服輸,所以只好跟錢過不去,畢竟「錢」是這個世代大家公認的信仰,只要用錢解決,好像事情自然而然的就合理起來。我付了錢,好像就贏了一點。

.

想起退伍前,政戰主任在開會時,老是點我名來跟大家說:

「你們這些學弟妹不要老是動不動就給我跑去醫院住院喊退伍,看你們學長智輝,真的是一條漢子!」

.

剛退伍的時候說自己花130萬買自由,但此刻很多時候還是會因為沒錢而感到不自由。或許我真正買給自己的,其實不是自由,而是「勇氣」。回憶的當下,心裡很滿足,買來的勇氣看起來蠻保值的。

.

去醫院退伍的,不管是真的生病還是假裝生病,也不是真的就認輸了。自己之所以可以不用去醫院,也不過是剛好幸運的多了另一個選項可以選。那些沒得選擇的人,賭上的是可能被身邊所有認識自己的人,貼上被制度打敗的標籤,但即便是這樣,也堅持要離開,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一樣非常不容易。而說穿之所以選擇賠錢,也只不過是不想要被貼上這個標籤罷了。

.

一直以來都被說自己是個很有「勇氣」的人,但其實很多時候內心不曉得怎樣才叫做勇氣。

.

有人說所謂的「勇氣」,是不管任何時刻,面對任何事情,都願意選擇自己真正想要的。但買了勇氣,不斷追逐所謂「想要的生活」的日子,也兩年過去了,雖然生活稱得上滿足,但好像也沒有真的達到當時訂下的「想要的生活」。

.

有時候覺得會不會從來都沒有「想要的生活」,畢竟目標永遠都不會是永遠的目標的,那些「想要」也不過都只是當時想要。雖然過的不是所謂「想要的生活」,但卻感覺滿足,或許當年買的「勇氣」,其實不是買來讓自己能夠選擇自己要的,而是能夠拒絕自己不要的。

.

贖身退伍第二年,原本想要的生活,此刻已經不再想要,真正想要的生活,目前仍然不曉得,但希望自己即便不曉得,也能繼續做個勇敢的人。

捨棄現在不需要的頭髮(雖然上山頭皮曬傷之後才發現其實需要...)
兩年的贖身收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