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輝

90後台灣人,18歲家裡沒錢,所以去唸軍校 後來努力存錢,賠了130萬退伍,出來尋找自己 愛喝酒、愛爬山、愛旅行,想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活著 寫了一些生活中,關於尋找自己跟為何需要活著的筆記,嘗試為自己找到答案

「一起。」

發布於

日期:2021.01.26

地點:加年端部落&精英溫泉

.

「下次來我一定要搭機車連的車去七彩湖。」

下山的路上,朋友說

.

原本預計花四天的時間,走丹大林道,到傳說中的七彩湖野營,但朋友腳受傷只好下撤。路程全都是緩上坡,來回100公里的路,還沒出發前,心裡就有預期考驗的比起身體,更多的是心。

.

頂著大太陽,背著重裝,實際的走上這段路,看著機車連一台又一台的,載著「登山客」到七彩湖的當下,問的是自己為什麼願意堅持。

「你只是不想花錢吧,如果我幫你付,你要不要去。」朋友說

「不要,這樣就不是登山了。」我說

.

可能某種程度抗拒的是這樣的交易,是在助長「登山」變成商業行為。

.

當登山與商業有了關聯,「登山」變成能夠帶來財富的一件事後,擔心的是「錢」會不會讓「登山」這件事沒有底線。特別是在在大部分的人都再追求財富自由,安全感的多寡取決於帳戶存款的時代。

.

登山不管是享受「走這段路的過程」,還是「目的地的美景」,強調的仍然是登山本身的美好。但「登山」變成賺錢的工具,甚至是所謂「維生」、「安全感」的來源後,美好的部分似乎就不再會是原本的美好。


「我為什麼願意堅持?」

之所以對登山著迷,大概是因為自己能夠跟朋友一起走過。

.

不太確定所謂的「連結」是不是建立在「一起走過」,但目前此刻是這樣相信。希望的是能夠找到所謂的「伙伴」。不管路有多困難,都願意一起走過,最後一起享受美好。

.

但如果搭了機車,就只有一起,沒有走過。如果對自己來說,此刻相信的價值是「一起走過」,我不希望這份價值被任何東西破壞。

.

能維持原本的美好又能順便賺錢當然很好,但如果「追求一起」是自己身而為人存在的價值,如果這個價值代表是「我」,我希望能夠堅持並且守護。

.

跟著身邊的隊友,一起走了兩年的山,決定讓自己走向下一步。首先先賣掉了相機,在這之前,做了隊友的客製化明信片。雖然不是什麼厲害的作品,但紀錄的是「一起走過」的足跡。感謝一直接受我任性要求的隊友,讓自己能夠相信此刻值得存在。

.

決定不再只是登山後,決定辦「野營讀書會」,下個月真的要開始做了。不曉得最後會變怎樣,希望自己能永遠記得這個初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