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輝

90後台灣人,18歲家裡沒錢,所以去唸軍校 後來努力存錢,賠了130萬退伍,出來尋找自己 愛喝酒、愛爬山、愛旅行,想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活著 寫了一些生活中,關於尋找自己跟為何需要活著的筆記,嘗試為自己找到答案

「一個人。」

Published at

日期:2021.04.13

地點:水漾森林

.

「我其實有點累了,這樣說好像很不負責任,但我想休息一陣子。」

前幾天回公司討論下一步,明明要討論的是未來,但自己卻這麼說。

.

從退伍到現在,不知不覺一年半過去了。為了實踐所謂的「自己」,為了讓人生變成想要的樣子,付出了很多心力。很努力,很努力,很努力的專注在設定好的方向,到此刻總算看見一點可能。努力以後看見成果,於是讓自己相信好像可以創業了,嘗試走了一小段,但越走卻越猶豫。

.

「這真的是我要的嗎?」

不太確定創業到底是要實踐自己的價值,還是要讓所謂的「工作」有機會真正的成為生活。但被無數個自己給自己設定的待辦追著跑的此刻,某種程度也許驗證的是前者。猶豫的也許是到底還要不要繼續這麼拼命的跑。

.

「你這樣又回去一個人,不就是在走回頭路嗎?」阿豪問

.

當人走在一起,的確一起共享了美好。想起不管是在軍校,還是下了部隊,又或者後來進到現在的機構,都是在一個所謂的「團體」內。心裡知道怎麼跟團體和睦相處,也知道做些什麼可以讓團體有不一樣的可能,然後也實際做了。

.

不太確定實際狀態如何,但目前感覺起來,自己似乎是個能與大家和睦相處,甚至能讓團體更好的一個人。在房間貼滿每個「一起」的當下,也許象徵的是自己是享受這些年實際做的成果,享受每個「一起」的美好。回想當時的當下雖然美好,但真正的當下卻痛苦。

.

不太曉得所謂的「實踐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做出點什麼,但在經歷無數個「一起痛苦,然後一起享受美好」的過程,此刻猶豫的也許是這段所謂「一起」的過程,我還要不要再走一次。一直講著要做所謂的教育,真的做出來了又代表了什麼。感覺是值得做的事,所以這一年半很努力地走在這條路,但有時心裡也不是真的這麼確定。

.

「一起打鬧是真的開心,但有時內心也出現好吵好煩,想一個人靜一靜的聲音。」

前幾天走完水漾森林,跟阿豪聊起未來如果要帶團,要怎麼帶出我們的風格時,我說

.

不確定到底所謂的「上山」應該要是什麼樣子,但或許走在山裡的過程,某種程度投射是自己此刻的狀態。還是不曉得該如何是好,以為有很多勇氣面對猶豫的自己,但現在暫時沒有。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