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点心

勇于心碎

青年可以自救吗

發布於

在剩余价值最知名的那期节目里,罗新老师提到了“青年自救”这个词,他说每一代人都会经历这个从愚昧无知到努力自救的过程,“他们自己会找到办法的”。我听得好感动,受到了很大的鼓舞,还把电脑里存书的文件夹命名为“自救指南”。

后来看到有人指出,自救的资源是折叠的,我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比起代际的差异,同龄人之间的认知差异分裂到了更加惊人的地步,这里既有因为帮助工人维权而被抓的学生,也有专门翻墙去刷“nmsl”的年轻人。他们之间的隔阂比时代更难以跨越。

信息渠道是一个很大的隐性特权,人和人接收到的信息的差距随着互联网发展进一步扩大。居家隔离的这几个月,有幸通过zoom听到了许多港台学者们举办的讲座。很多在墙内敏感的话题可以被理性平和地公开讨论,这份体验也给我增加了一些力量。但同时这也使我在更多维度上认识到信息不平等带来的影响。我受到的教育使我可以主动找到很多学习资料,而那些没能走出去的,被困在小镇里的青年,有能力获取和我一样多的资源吗?如果年轻人只能看得到官方宣传,他们要如何自救呢?

这期间上网课也暴露出很多问题。有的同学家里没有无线网,没有电脑,手机流量又很贵,信号也不好。在“5G时代”轰轰烈烈驶来的时候,很多人根本赶不上这趟成本高昂的列车。阶级分化又加剧了意识形态的禁锢,当信息获取的门槛被提高,物质匮乏的人很难再去获得精神的富足。

除了信息接收上的困难之外,去政治化宣传造成的普遍政治冷感也是阻碍年轻人社会参与的重要原因。即使身边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朋友,也很难把公共讨论带入朋友圈。经常想办法聊时事,但并没有什么效果,远没有发自拍获得的点赞数多,最后依然是小圈子内的自娱自乐。

今天一觉醒来被《后浪》刷屏,可能因为微博关注的都是同温层朋友,看到的大部分是批评。大家已经对这份演讲稿逐字逐句剖析得很到位了,我只想补充一点,就是如果只批评“后浪”而不去指责“前浪”和“中浪”,多少有点自我标榜的倾向。权力和资本合力造就了现在的局面,尖锐的批评也应当指向这根本的恶。作为侥幸地挣脱了思想束缚的人,在真正鲜活有力心系社会的年轻人出现时,不能只是在一旁眼睁睁看着他们被碾碎。

祝大家节日快乐,不要做旁观的青年。希望就从人的身上来。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