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y 玩仙女棒也寫寫字

廣告創意、文案、傳播策略、品牌行銷,這些都是曾印在名片上的身份,穿越這一切,就只是一個透過書寫與身心靈,探索感受關於生命的洞察的人。 喜歡文字也喜歡說話,偶爾寫詩,占卜服務請私訊: linktr.ee/life.sparkler #玩仙女棒才是正經事 @life.sparkler 聊癒占卜|塔羅|人類圖|身心靈分享 #情懷備忘 短詩創作 @moo_dmemo

線上梵唱初體驗|經驗聲響,接近肉身聖殿內的無限智慧

發布於
今天是我為期四週、每週一次的梵唱課畢業的日子。每個星期二都在明早會不會睡過頭沒上到課的恐懼中入睡。每次課前都想著,上完這一期的課就別再報了吧,早起太折騰了。但一旦開口唱了,唱著唱著,卻又覺得感動與平靜不可思議地並存在心裡不斷湧出,梵唱真是太神奇了。選在今天發表此文,給自己一個紀念,也鼓勵自己拿出勇氣繼續唱下去


去年去上了魏世芬(小芬)老師的聲音開發工作坊,老師建議我可以去學唱歌,讓話語的聲音更有線條的美感。也曾經在一次的自由書寫經驗中,不知何故地接收到指導靈要我去做「宇宙的音樂」這樣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訊息(因為訊息本來就不是來自頭腦呀),但天知道我根本沒有任何音樂才藝,小時候學過幾年鋼琴,現在卻連五線譜都看不懂了,做音樂?還是先不用好了。感謝好友彥菁,推薦我何不嘗試梵唱,當時雖然動心,但由於我對在人前高歌有著難以跨過的內心陰影,從小到大就連 KTV 都沒去超過十次,所以就一直放著。


直到這段時間因為疫情,待在家裡的時間變多了,剛好看到 Durga Devi 陳瑜 推出線上梵唱共修課程,還提供免費的體驗課,我想一想,就去試試吧(感謝自己貪小便宜的主婦心態啊哈哈)。


一向晚睡晚起的我難得在早上 8 點準時起床,在床上靜心冥想了一會,抽了張塔羅牌作指引,是 21 大阿爾克那牌中的戰車牌:駕馭內心躁動,保持動態平衡,積極向目標挑戰吧。


陳瑜老師非常擅於教學。在他溫柔嗓音的帶領之下,我們先是以散盤靜坐的姿勢,舒服地轉動脖頸、伸展脊椎,把身體內的空間建立起來。接著,以三聲的 Om 及 Shanti,開始今天的梵唱。


光是開頭隨性的吟唱,就讓我發現——啊,線上的梵唱練習,真是太適合我了!


source: Unsplash

線上梵唱課程不用擔心同學聽見自己不完美的聲音


原因並不特別,就只是因為在 Zoom 的多人視訊時,若是全部同學都開啟麥克風一起唱,勢必會造成嚴重的回聲干擾。因此,課程的進行方式是全班的麥克風都設定靜音,大家耳裡聽到的,只有自己與老師一個人的唱誦


而這恰恰是對我而言最完美的學習環境啊。五音不全、節奏感差的我,一向抗拒在人前唱歌。小時候上音樂課,我就像是離了水在岸上掙扎的魚,嘴巴一張一合,卻不發聲,存心躲在人群裡打醬油。線上版的梵唱課程,可以戴著耳機,老師唱一句,「請唱」聽見老師的這句口令後,學生跟著唱一句。一來一往,自有一種唱和的美妙韻律,甚至連雙眼都可以輕輕閉上,單純沈浸在這自在的梵唱練習。


雖然,線上梵唱課程少了團體在共同空間練習的能量震動,但我已感到極大的滿足與收穫。假使不是疫情,讓教室和老師為了課程的推廣與持續而必須做出改變,或許我永遠不會跨出這人們眼中小小的一步,對於不自信及畏懼經驗不足(人類圖 36 號黑色北交點閘門誤我一生)的我的縱身一躍吧!


對唱一如與人相處,都要給彼此留下呼吸的空間


在說明梵唱的練習方式時,老師說了一句我覺得很有意思的話:「你是我的吸氣,我也是你的吸氣。」當老師在吟唱時,我們吸入氧氣;而輪到我們唱誦時,老師就可以藉此換氣。我覺得這是一種對於對唱形式的浪漫詮釋。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正像梵唱,或者說,唱歌一樣嗎?適當給予彼此呼吸的空間,這首歌才能唱得長長久久,綿延不絕。或許看似是呼吸支持著我們放聲高歌,但其實也是這歌聲,賦予了呼吸更非同凡響的意義。


不要做個只會呼吸的沈默的人,做個歌唱的人吧,把對宇宙的感謝、對自己,與這活著的、有血有肉的生命的愛與喜悅,放聲唱出來吧。


身體是聖殿,安住心與內在智慧


老師說,所謂的「梵音」,是與天地同息的聲音,我們的身體就是天地之間的樂器。在今天的梵唱練習,我們唱的是印度神祇 Shiva 的 108 個名字,Shiva 中文翻譯成濕婆神。是毀滅之神,也擔當著創造的職能。他是宇宙的第一個瑜伽老師,超然的瑜伽修行者、純粹意識,也是毀滅清理再生的能量面向。


在練習中,老師一個音節又一個音節,反覆示範,慢慢增加,引導我們唱出完整的名字之一。就好像用音節在疊磚塊一樣,所以在梵唱學習裡,這又叫做「堆疊練習」。一個音節,再一個音節,彷彿乘著神聖的梵唱歌聲,拾級而上,而這歌聲最終會帶我們到哪裡去呢?其實,不需要去到哪裡,我們的肉身就是一座無與倫比的聖殿,安住著我們的心與內在智慧,一切本自俱足


課程結束後的冥想,我很難得地在腦海中看到一個畫面。這對我來說是非常罕有的。雖然體驗過催眠、觀元辰宮、希塔療癒、前世回溯等各式各樣的療癒方式,但「視覺」向來不是我的靈性天線特別敏銳的部分。我非常少「看到」什麼畫面,大部分那都是一個帶著訊息的意念,讓我「感覺到」或是「知道」而已。


在冥想中,我跪坐在一個巨大的、沙色的神殿裡。四周是巨大的方柱,方柱在上方互相連接,卻沒有屋頂遮蓋。在神殿之中,有一座高大到超出我的想像的石像,不知道是哪方神明,或是我自己的內在智慧。我抬起頭,完全看不見他的面孔,唯一的線索是我舉目所視,他赤裸的腳底板而已。非常奇妙的一個經歷,或許未來我會知道這個畫面或體驗對我的意義吧,宇宙的安排,誰知道呢?


超越言語意義的有限,先有體驗,而有解釋的藝術


課程結束後,老師留了一些時間,詢問同學是否有問題或回饋。我向老師介紹了自己,並提出一些問題。


我:「為什麼每一句梵唱,都由 Om 聲開始,並由 Namah 結束呢?」


老師說,在瑜伽的哲學裡,Om 是宇宙最初的震動,相當於我們今天相信地球的誕生是因為宇宙大爆炸的緣故。所以在瑜伽的教學裡,也很常見到以 Om 的唱頌開始的課程安排。而 Namah 的意思如果硬要翻譯,可能有點類似一種帶有敬意的「你好」。所以整句話就是「濕婆的某一個名字,你好呀」。


「但其實這些翻譯都沒有太重要的意義,因為梵唱注重的是聲響所帶給你的經驗,既然是經驗,又豈是一句歌詞的翻譯能包容涵蓋的呢?」


「早先從事梵唱的人,他們就只是唱而已,是直到有人跟隨,向其學習,並向梵唱者提出疑問:『你唱的這句,是什麼意思呢?』梵唱者才不得不加以解釋說明。但其實,真正的梵唱,它的內涵遠遠超越文字。」


文字和語言能解釋的範圍是有限的,而聲響卻是無限的;以有限測量無限,那豈不是多此一舉嗎?」老師笑著說。


這個回答對我而言猶如當頭棒喝。


我的文字能力與常人相比,還算是不錯。自小作文一向是我的強項,出了社會工作,我的職業是廣告創意、策略,成日與文字為伍。用文字表達自我是我擅長與喜歡的事,但不知不覺中,我是不是過度依賴語言和文字,而忘記聲音、氣味、觸感,都是我們體驗世界的一種方式,而且並不見得比文字的世界更無趣或膚淺?總之,這次的梵唱體驗點醒了我,讓我看到自己的偏見與執念,如何在無意間限制了我去自由體驗這廣闊無垠的大千世界,真的很謝謝老師的提醒。


現在就試試梵唱吧,反正,在家也是閒著,被別人吵不如你吵別人


最後,我又問老師:「進行梵唱有合適或禁忌的時間嗎?」


老師說,梵唱練習沒有最好或不好的時間,如果要他回答什麼時候適合練習梵唱,答案就是「Now,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候」,真是令人會心一笑的回答。


對於梵唱,我了解得還不深入,這是我的第一次梵唱體驗,未來如果有機會,我也希望自己能繼續練習,或許就去報名課程吧,但前提是我要每週都有辦法早起才行(怕.jpg),轉念一想,線上課程真的不錯,不用出門,少了交通奔波的時間,早晨可以再多睡一會兒。否則一堂 60 分鐘的課,光是捷運來回,可能都不止這個時間了,這也是這段期間參加各式各樣的線上活動後,帶給我的新發現(正向思考大師4ni?)。


老師的梵唱教學主張是,課程目的不在於「學會」什麼,練習即是目的。經驗聲響、而不是去分析優化、追求唱到完美正確,是梵唱與一般歌唱教學的差異。所以如果你也和我一樣,對於自己的歌唱技巧或能力感到羞赧,又想試著唱唱看,或許像梵唱這樣的課程會很適合你。





如果你對梵唱練習感到興趣,可以關注 Durga Devi 陳瑜老師的梵唱課程資訊

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OmDurgaDevi/

網站
https://omdurgadevi.wordpress.co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隨筆|向您內在的神性致敬

〚蛙妹頌缽活動〛讓療癒由心發聲

淺談頌缽療癒: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