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痛
头痛

我只负责抛出问题

为什么我厌恶一些年轻人谈论夜场的姿态

一些一家之言

当羞耻和自持是成年人区别于儿童的文化符号,酒精(几乎)就成为了唯一一个能够把成年人非理性行为正当化的借口。但对一个未成年人来说,你即使打滚撒泼都会被社会宽容,甚至被法律宽容(笑),你不需要酒精。

从酒的符号性来解释就更是这样。酒精早就已经不再是一千年前在宗教仪式上被当成致幻剂的酸水。酒在这个市场经济时代对绝大部分成年人来说是自带文化符号的消费品,是个人身份和阶级文化中的一部分。威士忌的鉴赏是一门功课,飞天茅台的真伪辨别也是一门功课。错综复杂的社交场域内,酒和表之类的装点品不过是一个人用来和一群人相互联系的文化资本。

作为未成年人,你模仿成年人去夜场的目的是什么?

你觉得酒好喝吗?我不相信Chivas和 Aviation Gin 对于大部分的十七岁小孩来说有什么口感上的区别。这两款酒之间最大的区别可能是前者是流量明星代言,后者是欧美演员代言。我也不相信天天嚷着自己昨晚喝了八个 Tequila shots的人能想起来自己昨天喝的tequila到底是reposado还是 blanco.

你非要天天喝酒蹦迪才能融入某个很酷的群体吗?我理解酒和电子烟一样,被消费文化包装成了潮流的一部分。但是在你的额叶还没有发育成熟,并且没有接受过足够的substance abuse教育的前提下,这种行为不能算理智。青少年的群体性饮酒行为本身是成人社会的投射。去夜店蹦迪,去pub喝酒,是人们自己的选择,没有对错。但这些行为一旦成为了未成年人证明自己“不再是小孩”的行为标签,甚至还成为了社交圈子里的朋辈压力来源,那就糟糕了。

在可供交谈的公共空间逐渐减少的社会大背景下,咖啡店、网红奶茶店和酒吧俨然成为了年轻人社交和谈话的地方。但那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一定要在酒吧完成吗?有什么年轻人的社交行为一定要建立在喝醉的基础上才能完成吗?喝点糖水不好吗?

在不被告知风险的前提下,喝酒并不应该是一件好玩的事情。酒精会让你失去对于自己躯体的控制,会冒着极大的风险把一个最脆弱的你暴露在其他人面前。如果你因为不懂得“摄入酒精会让你脱水”这样的初中化学常识而忘记喝水,还要面对第二天早上的宿醉和消化系统紊乱。甚至你都不知道自己喝的酒被掺了多少水。

而你就算literally喝吐了,也还是未成年人。无力的,未成年人。

Published on 2020-01-03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