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凸

公衛人,遊子,NGO新生

Netflix新片推薦 - Mosul

Published at
Revised at

去年的這個時候, 我的駐派工作在馬拉威. 臨近年底, 工作快將結束, 正在談下一個項目. 我和同宿舍的義大利大叔說, 我想接Mosul的缺.

我們坐在屋子外面的走廊上喝啤酒, 義大利大叔正在捲菸. 十一月底的Blantyre相當暖和, 我們幾乎每個周末都可以安排去Mulanje Mountain爬山, 或是去Thylo的茶園喝英式下午茶. 就算不開車走那麼遠, 傍晚下班以後光是在Limbe的小山坡上散散步也有各式各樣的大樹和花草植物可以親近. 在那裏生活很自由也很舒服.

義大利大叔看了看我, 笑笑, "Mosul? 那你就是要去過牢獄生活了嗎?"

我們都知道到了Mosul, 駐派生活就遠不像在Blantyre一樣愜意. 駐派人員不可以自己上街, 下班後只能在宿舍裡待著. Mosul民風保守, 抽菸可以, 酒類嚴禁. 六個月沒有酒精的生活對歐洲人來說實難想像. 義大利大叔點起捲好的煙, 還是滿臉微笑, 說道, "到時候記得告訴我, 坐牢的感覺怎麼樣."

這是我宿舍房間的窗景

所以我現在知道這所謂坐牢的感覺是怎麼樣了. 除了作息正常, 生活兩點一線, 不能上街, 不能喝酒狂歡之外, 宅在宿舍裡的日子就是在下班以後為了讓大腦休息, 每天不停追劇和上網看電影. 夏天的時候, 外面52度高溫, 我把楊德昌的老電影看完. 竹內結子剛過世的時候, 我重看了她和木村拓哉演的<Pride>, 然後順便把木村的<CHANGE>也看完. 跟著是讀到很多好評的<Normal People>和<My Brilliant Friend>. 我一邊重看小學的時候印象很深的台劇<還君明珠>和<八月桂花香>, 一邊追西班牙講述Basque Country獨立運動的<Patria>.

結果下班之後的零碎時間, 我既沒有習得入門的阿拉伯文, 也沒有強化工作上有用的法文. 我只是貪婪地找新片來餵食自己已經無法專心好好念本小說的心智.

前兩天我發現Netflix上了一部新片. 片名很簡單, Mosul, 就是我所在之城. 趁著它上線之後還新鮮熱辣的當口就享用了. 看完之後想記錄我的一腔廢話.

關於伊拉克戰爭的好萊塢片, 我記得自己很喜歡<Three Kings>. <The Hurt Locker>得了奧斯卡最佳影片那年, 我只注意到此片女導演打敗了前夫拍的<Avatar>這種八卦, 到很多年以後真的看完<Hurt Locker>反而沒那麼喜歡. 還有一部<American Sniper>, 我幾乎在看完之後和喜歡這部片的朋友爭執了起來.

<Mosul>是一部全阿拉伯文的好萊塢電影, 製作團隊甚至強調他們很努力地用伊拉克腔調的阿拉伯語來拍攝這部片. 當然我分辨不出埃及腔敘利亞腔以及伊拉克腔的阿拉伯語 (現在辦公室有這三地的阿拉伯同事), 但是每當<Mosul>裡的主角們急促地催趕著"Yalla yalla!"(快點/走了), 或是回問對方明白了嗎 (Zen?), 我都特別容易入戲. 這是我此刻每天都聽到的日常問語.

我喜歡編劇描述 SWAT 隊員戰鬥生活裡的日常細節: 一邊隊友在爭執進攻策略, 該做祈禱的人還是在另一邊專心地做祈禱; 肚子餓的隊友把食物吃光了, 隊長會覺得你真不可理喻怎麼可以不問問其他人要不要吃呢? 我也喜歡隊長每到一處就一直撿垃圾整理清潔的這個人物設定. 演隊長的這個演員長的很像我現在的一個當地同事. 我完全可以代入他即使已經被圍攻ISIS的連環轟炸摧殘大半年, 卻依舊保持自己碎碎念的性格本色. 這是我在Mosul深刻體會到, 跳脫戰亂帶給百姓那張苦難的臉, Mosul的人們銘記著創痛卻沒有被磨滅的人味.

<Mosul>這部電影改編自2017年 Luke Mogelson 發表在紐約客上的一部長篇報導 - The Desperate Battle to Destroy ISIS. 看完電影再去細讀這篇長文, 還有隨行攝影師 Victor Blue的手記 The Avengers of Mosul , 發現他們當時跟隨 SWAT 隊伍做攻堅戰的地區就是我現在住的區域. Luke Mogelson幾次提到 Gogjali 附近的大墓地, 我每天上班都要經過, 而且一開始錯把遍地的白色小墓碑看成不會動的牧羊.

墓地

我在Mosul遇到的同事們大多數都很幽默. 和我比較常合作的同事都極溫和, 總是笑口常開的. 他們平常和我聊起吃食的次數, 比提到 ISIS佔領時期的經歷多很多. 曾經有個醫生告訴我, 他和朋友聊天的時候, 常常覺得2012年和2013年是去年的事, 才發生過不久. 彷彿下意識讓2014年之後砲火轟天的記憶空白化. 也有許多人把家人遷到庫德族自治區的Erbil居住, 自己每天來回四個小時通勤.

就像 Luke Mogelson 文中提到的, 許多Mosul 當地人對這個在地城市的認同, 更大於對伊拉克的國族認同. 我能夠感受到這裡的居民對此地歷史和文化的深切感情, 讓他們離開這個故鄉, 搬去這幾年經濟發展越來越蓬勃的 Erbil, 這心理轉折已不僅是避難這個實際層面. 更多的還有對Mosul重建漫漫的無所期盼. 曾經這裡是個底格里斯河畔, 綠意盎然又富饒的城市. 沒有人知道, 要讓Mosul回復舊時的丰采, 還要多久.

我是個外地人, 雖然我很喜歡這部片, 卻更想知道當地的觀眾對這部片是褒還是貶. 在Twitter上看到的迴響目前還是好的. 並且還意外獲知 Mosul Museum 重新開放的消息. 不知道這重開是不是完全面向公眾的重開. 要是能去參觀就好了. 願心想事成.

2 users supported author

駐派日記 - 伊拉克

6

Want to read more?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