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中佩

境外勢力威脅與路徑依賴

如果你覺得香港反送中是CIA煽動的說法很荒謬,為什麼會覺得台灣民主受到中國滲透破壞的說法是事實?

反之亦然。

這種對於境外勢力陰謀介入的論點要從兩個層次來看,第一個層次是如何看待境外勢力的問題,第二個層次將境外勢力作為最大因素,指涉的是什麼政治議程。

先看第一個層次,老實說,我始終認為境外勢力應該看做常態,不僅外國情報人員、訊息收集人員的佈建是經常性行為尤其是香港這種自古以來就是亞洲諜報網中心。國內民眾因為利益、意識形態相近等因素,本來就會與各種外國組織甚至政府結盟。境外勢力的作用會升級、會擴大,與國內矛盾升高、內部長期與之串聯並有信任基礎的組織合作出來的,這絕無例外。

所以重點仍在於國內矛盾為何升高以及國內團體該不該有自由結盟的權利。國內矛盾升高本身就是各種內外政治經濟因素交纏,情報單位的介入僅有最末端的作用,要有效應必須有各種機制的配合,這通常已經是整個國家部門都失能、國家合法性崩潰造成,要達到這種程度已經不是情報單位的能力,比方說1949年之前國民政府土石流級的崩潰一定程度是太多的國家部門正副手都是共產黨,但這真不是共產黨陰謀滲透,而是國民黨政府腐敗到太多的公務人員主動投奔、認同共產黨。

此外,與國外組織自由、交往結盟權當然也不可剝奪,中國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還沒到禁止只是要如實申報全球都罵死了不是嗎?

但另一方面,將矛盾歸咎於境外勢力尤其是情報單位又是能理解的事情。當國內的組織相互認識、理解都因為矛盾升級、同溫層效應而付之闕如時,更有距離、更有神秘感的境外勢力當然就是成本最低、效應最大的歸罪對象,但這又不能說這裡面的歸罪論點完全都是假新聞,這樣講好了,我認為,不論是將去年1124選舉歸咎於境外假新聞影響或是香港反送中都是CIA介入,對於被攻擊的一方固然覺得荒謬,但都符合邏輯證據的標準。像至今中國資助境外網站製造假新聞影響1124選舉,有沒有確實證據?並沒有,都是邏輯證據推論應該是如此後,再去找證據。香港糜爛都是境外勢力、CIA影響有沒有確實證據?也沒有,也是用幾張外國人出現在抗爭場合的照片,幾個CIA外圍組織對誰有資助、CIA的據點就進行邏輯推論,然後繼續找更多側面證據支撐。

但所謂的邏輯證據在過去是有極高的接受度,比如說小布希時代,各媒體記者只要抓到某A與小布希官員見面、握手、吃飯的消息,就能延伸推論成某A影響了小布希對中東開戰,這樣的邏輯推論在小布希時代所出的政府內幕暢銷書多到一本本堆起來好幾個人高,這種推論模式,自由派媒體過去用得很爽,但後來被支持川普陣營利用成為川普當選的原因之一後,自由派媒體就翻臉,把這種模式都打為假新聞,然後甚至一定程度影響全球把這種假新聞框架成一種政治道德,邏輯證據就變成敵我雙方情緒動員的工具,產製邏輯證據的一方盡情用一點苗頭進行滑坡推論,受邏輯證據攻擊的一方就上綱為受到假新聞攻擊。

用邏輯證據產製境外勢力內外合謀的新聞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之所以會大不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當前是全球發展議程、主導性政治意識形態崩解的時代,是政治價值對撞的一部份,也是一種重新建立新秩序的過程,但各國在實踐上,卻非常的不新,反而有濃厚的路徑依賴。

也就是說,我們雖然看到在過去承平時期許多的開放政策、創新價值內化、落實在法規、制度及文化上,但一旦到了這個國家社會危亡的關鍵時刻,這些多元、貌似能對話的價值極其脆弱,國家社會保護又循著深刻鑲嵌在文化歷史上的粕糟而行,美國是回歸到立國以來的族群歧視,中國則祭出社會控制及無所不在的舉報,台灣則回到反共抗俄時期的國安制度,而在這個人人喊打喊殺、就連小罵都是不拼身家性命的一種大幫忙時代,唯一能期待的,變成僅能在未來能看到貌似重複的路徑,能因為過去不同價值的滲入,社會能自行找到底線。

回到香港,當過去中國用境外勢力、CIA介入有高度的自我實現預言,所建立的秩序是疆藏的軍管及漢域的戰備體制,香港糜爛後要面對的,仍是中國長期依賴的邊疆問題解決模式,底線在哪裡則仰賴社會的對抗能力。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