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兒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正好那我就想說什麼說什麼了。

出遊

在雨中頂風行走時,才感覺久違的孤寂。怪不得我如此愛宅,出門實在太多人間和美,溫暖陪伴的暴擊。可惜我不願付那自由的帳,最好的辦法是躲進小樓。

在獨自去往日光的火車上,老式的東武列車。下著雨的陰天,我最愛的天氣。昏昏沈沈間,想起從福岡去往有田的旅程。

窗外矮小的房屋,河流,綠地上打棒球的孩子,野餐的家庭。離開城市邊緣後的農田。

一個人的生活,真好。這一下,我似乎明白了什麼能帶給我平靜和喜悅。

我想要退休,在某處隱居。吃自己種的飯菜,過上上古時代披星戴月,由大自然庇蔭的生活。一種不為了證明任何事情,也不必與人交流的人生。

或許那個時候,我可以專注,盡情,寫下更多更好的東西。

也許我不曾存在過。博爾赫斯。“我這個人儘管浪跡天涯,卻沒有辨明時間的迷宮,簡單而又錯綜,艱辛而又不同。個人和眾人的迷宮。我這個人什麼都不是,不是戰鬥的劍。我只是回聲,遺忘,空虛。”

曾經愛過的人,竟是那樣俗不可耐的一個人。在回憶的熱淚裡瞬間冷卻。眾裏尋他千百度,一具具不同的肉身,一次次徒勞的寄託。如今,只有愛這廣闊天地,松濤石林。

人是不值得細想,不值得琢磨,最最不必的一類生物。

——

走完東照宮,雨下得大了一些。在一家老舖『油源』吃了油豆腐皮定食(這裡的特產),慢慢走去車站的路上看到了一家古美術道具店改裝的咖啡廳,屋頂還保留著包含著鶴,梅花,荷葉,松樹的傳統壁畫,店裏一副木製極簡風格,十分古樸,咖啡製作台可看見窗外的被小雨潤的綠油油的樹林。落座在鄰接的高臺榻榻米上,等著我的咖啡到來,心裡一片澄明。

打開手機,卻發現來了微信,母親一句“最近忙呢?”,卻在看到的一瞬間就感覺到潛意識深處的煩躁不耐。我是這樣冷漠,這樣涼薄的一個孩子。

看著對街的『三山羊羹本舖』,無意識的讓思緒漫遊,想著“如果只有我一個人,世界上再無父母,我大概也不會有太多自己沒了人愛的悲痛,生死自然,或許解脫。”我這樣黑暗的大逆不道的想法,大約永不可說。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