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散談】 當兵這回事七

發布於

雖然不少人都覺得當兵這件事有些浪費時間,但身為國民,盡國民義務也無法推卻。之前說過,相比其他人聊起軍旅大開大闔的各種神奇趣聞,我反而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軍旅生涯,直到現在細細回憶,才感覺我的軍旅其實很奇幻。

說起我那位師傅道兄,那個找齊待退老兵走夜行軍的主意,其實是他出的,因為他知道我能說服這些待退弟兄,而他自己就是第一位報名者。很慶幸遇到這樣的師傅,雖然當初問他為什麼找我接業務,還間接幫我安排這樣的小兵軍旅生涯,不得不說,雖然他總說不出個原由,但他總若有似無的卻神機妙算安排,確實讓我的軍旅生涯意外順遂。

還有另一項意外在部隊結交許多朋友的事卻是音樂。我的辦公室絕對少不了音樂,一組傳承自前輩的陽春喇叭,自己帶去的CD walkman,和一些CD。逐漸部隊的弟兄知道,有個愛樂人在,偶而會來辦公室串門子聊天,甚至叫宵夜來一起吃。

在部隊遇上的愛樂人,第一位便是通訊排排長。一個年紀相仿的官校畢業生,在學校時參加過管樂隊,會吹薩克斯風。喜愛音樂的我們,很有話題可以聊,他也不時會跑來辦公室和我一起聽音樂聊音樂,雖然每回待的時間都無法太長,因為身為一個菜軍官,事情業務實在不少,所以來我們辦公室成了他最放鬆的時刻。

左邊就是通信排長

有一回他返台休假前跑來說:「我這次要把薩克斯風帶來,你也趕緊回去一趟,把你的琴帶來,就可以一起玩音樂。」

蛤? 把一台61鍵重達十餘公斤的Keyboard帶到金門,先別說要放哪,要帶上飛機都困難。但通排還是帶了他的薩克斯風,那陣子在營區偶而還能聽到他演奏一兩回。後來,因為營區人員逐漸減少,他也被調派到其他單位,但其實他是跟阿兵哥相處非常融洽的一個軍官,所以和一些弟兄都有保持聯絡,退伍後來高雄幾年,地緣關係和幾個軍中同袍聚餐,席間不免聊到以往的趣事,突然連傳令脫口說:「你們有跟通排聯絡嗎?」

「玩薩克斯風那個?」

「這也是聽某某說的,聽說他退伍後沒幾年遇到事故去了。」

「甚麼意思啊,去了? 去哪?」

「就…人不在了。」

「你確定嗎?」

「我是聽說的啊,你也有他家電話地址,不然你自己打電話去確認一下!」

總之,我沒打電話,因為根本忘了當初電話抄在哪,怎麼也找不到。而且即使我找到,大概也沒勇氣打電話去確認。當然那是以前的我,現在的我肯定會打電話,誠懇地查問,若事情為真也就表示遺憾。

第二位樂友是營情報官。身為連級情報訓練士的我,營情報官是上司。他是一個臉部極有個性稜角,嚴肅完全不苟言笑的長官,雖然幾乎都和營級情報士接觸,但營情報士返台休假時,我成了業務代理人,必須和長官直接接觸,而且每回交資料時都心驚膽跳。

有一回,情報官臨時要東西,直接跑來辦公室找我,發現我這裡的音樂很不同,「你聽西洋音樂?」我點點頭,不料隔天情報官又跑來,手上多了一張西洋專輯,是Laura Fygi的專輯,也是當時風行的Smooth Jazz,原來情報官喜愛爵士樂,第一回他來我辦公室時,我剛好聽的是Blue note經典爵士樂的合輯,他覺得難得碰上知音,就跑來交換CD聽。

當我去情報官寢室還他CD時,發現這位嚴峻文質彬彬的長官,不但重視音樂品味,也非常注重生活品味,很少官兵進過他房間,「你自己看看,有興趣的專輯可以拿去聽,或者在我房間聽也行,需要休息不想被找到時,也可以在這裡休息, 不會有人來這裡找你。」

我們成為樂友,也經常交換CD聽,部隊確定精實解編後幾個月,情報官收到消息準備回台灣升官,能在職務上高昇,當然也為自己長官和樂友開心。在部隊還能藉由音樂交朋友,這大概也是當兵之前沒想過的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