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散談】 當兵這回事五

在外島當兵真的沒啥不好,至少在我那時代,雖然基礎的營舍建設不夠現代舒適標準,但好歹有種「野趣」,而且沒有因為外島服役就要延長役期, 聽老舅說當年去馬祖三年,硬是多了人家本島服役一年。而且在外島除了正常每周休假,還有返台假40天,算一算還少當了好些天兵呢。

像我這種嫌事多的傢伙,天高皇帝遠的地方才舒心。但似乎我就是那種「招事來」的體質,才結束基地訓練出了基地,閒暇打電話回家報平安,沒想到母親竟然說要來金門「眷探」!也是,那時抽到金門,別人打電話告知家人時都語氣沉重,甚至在電話裡就哭了,唯獨我,情緒極端複雜,因為我媽竟然大聲歡呼:「這下有理由去金門玩了! 我都還沒去過金門耶…」這是正常媽媽的反應嗎? 到底有沒有擔心兒子在金門能不能過得好? 答案是:「你去哪裡都能過得好啦。」是不是讓身為兒子的我既傻眼又寒心?

可距離母親突襲式來金門的時間,已經不到五天,要麻煩參一跑眷探假也不太來得及,倒是兇神連長很阿莎力地讓我「放黑假」,就是假公假知名外出陪母親遊玩,然後晚上回營點名,點名後要留營或者外出都可以(但要小心別被憲兵抓到)。這是變通方式,連上不少弟兄都有過,不是特權,就是主官愛護下屬的一種通融(睜隻眼閉隻眼),當然下屬也要體恤長官,偷偷出營在外不可以出差錯。

母親一個人來到金門,我依時間去接機,此行還拜託兩位僅剩幾十日就退伍的待退學長幫忙,因為我實在不知道金門有哪些地方可以遊玩,兩位學長來的時日久,跑過金門比較多地方,而且他們也有假,就一起出去走走逛逛。金門很多店家做的都是阿兵哥生意,阿兵哥六點就得回營收假,所以晚上七點過後很多店都關門歇息,也沒啥去處,母親白天逛累了,晚上就待在飯店休息。連長還說:可以帶你母親來連上看看啊,看看你生活的環境還不錯,她會比較放心。我連忙說,真的不用客氣,我媽一點也不想看營區,她就是來旅遊的。真的,我媽就是如此,三天一到她覺得金門踩踏過了,頭也不回的飛回台灣去了。

沒到半年,又一次的電話報平安,母親說:「再去辦一次眷探吧,你祖母要去看你,還有兩位小姑姑喔。」我又當場嚇傻,因為又是幾天後的事,只能再去找連長商量,還好平時表現不錯,連長還是讓我放黑假去,臨行前還是叮嚀:讓你祖母來營區看看啊,老人家會比較放心,要不,帶他們來營區一起吃頓午飯也行。我照例是婉拒了,因為祖母就跟我媽一樣,絕對是來旅遊的,看孫子或兒子都是其次,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用在這裡絕對沒錯。

右起 : 小姑姑, 五姑姑, 祖母與我

依照時間去機場接機,這時我的忖度不安再次得到印證,迎面來的是白髮蒼蒼的祖母,一頭紅髮的五姑姑,一頭棕髮的小姑姑,一陣擁抱後…後面還出現好多他們的朋友鄰居,共計三十多名。原來兩位姑姑聽聞祖母想來金門,乾脆呼朋引伴找了旅行社自組旅團來了,飯店、交通都有人負責,他們就是負責玩盡興。一路上該逛的景點都逛了,我心想:還好沒答應連長帶祖母去營區吃午餐,否則這一車人,應該伙房兵都傻眼。

看看這一家人,名約眷探,卻是實行遊樂之目的,孫子在金門就是順便來看看而已,這就是我們這一家族人的親情觀。但也沒啥不好,畢竟孩子出門了就要自立自強,吃苦當吃補,磨練磨練也不錯,長輩還有來看你就很了不起了。

說完我的外島眷探經歷,來說說我們那個兇神連長的「被眷探」經歷。

之前連上有位阿兵哥,正在申請驗退,大家一定很好奇,當兵前都有體檢,不符當兵的體等就不用當兵,而這位阿兵哥已經服役超過一年,還在等驗退是怎回事? 他的驗退原因是:性別認同障礙。就是說,他的性別認同是女性,但生理男性,又沒有重大殘疾,就只能來當兵,然後再申請驗退。這在部隊實在很困擾,因為性別認同令這位弟兄(姊妹)難以和大家同吃同住,至少更衣洗澡就是大問題,他自認無法與一群臭男生在完全無隔間的浴室坦誠相見。這位阿兵哥只好長期進駐總機,就在營區某座山裡的小房間,偶而出來跟部隊覓食。而我下部隊時,這位仁兄已經除役,離開部隊前,還送了好多學長他的女裝照,連我師父道兄辦公桌上都押著一張,這位仁兄也變成許多學長口中的:「部隊傳說」。

「你不知道啊,他每次出操上課都要塗滿身防曬耶。」

「你不知道啊,他每晚都要敷面膜,而且保養品多的幾乎塞滿一個公文箱。」

「你不知道啊,他說話很騷喔,還說要我們別騷擾他,應該是我們怕他騷擾我們吧!」

總之,我不知道! 因為我也沒見過本人,而且我認為學長們很多說法都有誇大之嫌。再說了,各位學長為何都要用「你不知道啊,」作為開頭。還有,如果有時間,我也想塗好防曬再出操上課,怎麼說小弟也是膚白易曬傷體質啊! 總覺得學長們是誇大其辭,甚至還說這位仁兄超迷戀兇神連長。連長算是英挺帥氣沒錯,但迷戀? 我看這位仁兄是幻想被虐的抖M體質吧!

可我沒想到,竟然有親眼見到部隊傳說的一天,原來這位仁兄除役後,還真的對連長念念忘懷,還聯繫連長說要來「眷探」。當天,連上弟兄竟然也都放棄休假,就想待在連上看「傳說現身」,還帶了一群「姊妹」,嘈嚷著走入營區,直闖連長室,連長邀他們和阿兵哥一起用午膳,傳說甚至明著對連長上下其手,而連長除了悶著吃虧外,一點辦法也沒有,這可是笑倒我們了。當然,這麼重要的時刻,一定有圖為證。

右二就是傳說本尊, 右三兇神連長, 居中的就是我師父道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