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散聊】 當兵這回事四

基地訓練事情終於告一段落,阿兵哥們也準備搬遷新營區。不管測驗成績如何,還好我們連上那位「兇神」,並沒有在意測驗成績高低,知道他也被長官叨念,不過當兵當久了,練成「一皮天下無難事」的本領也不意外,也不曾就測驗成績這件事對連上弟兄有任何斥訓,算是一位很不錯的主官。

我的業務師傅道兄,還是一副世外高人模樣,有通知要做那些事交那些業務就辦,可以外出就帶著我認識業務上有關聯的長官或其他連的業務士。有一回他突然問我:「要不要去受幹訓?」在金門,大專生士一定會送去幹訓班受訓成為下士班長,師傅道兄就是某知名學府畢業,但他至今上兵快退伍。我問他為何沒去幹訓?

「官階越高負的責任越多,咱們就求個無事平安退伍,對我來說這樣就好。」想想師傅的說法也沒錯,反而這樣比較逍遙,但師傅還是希望我仔細考慮一番。「可是,萬一電話記錄下來了,還真的可以不去?」

「總是有辦法的,你真的不想去的話。」師傅道兄,坐在公文箱上端著杯茶,依然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連上的學長們都言之鑿鑿,必定會去幹訓班,不久電話紀錄通知也真的來了,道兄去找了連長,之後出了一趟公差,結果還真沒把我送幹訓班。當然,由這件事上,學到在意位階或職位那樣的虛名,就必須承擔更多的工作和責任,也意味著犧牲更多個人時間,還有更多機會犯錯,身為義務役當然選擇「明哲保身」的度日悠哉。

在辦公室門前留影, 這門走進去右手邊是連級參一二三辦公室, 左手邊是醫務室, 我不僅是大家口中的連參 三, 更是醫官的得力醫務助手

有日道兄要我一起外出辦公,要去哪? 他一如既往的神祕,我一如既往地好奇。坐上公車然後轉車,到了一個有些偏遠的小路,看到衛哨所,道兄確認是他的目的營區,請門哨聯繫該營的參三。不一會,我們就走在一個近海的寬闊營區,往裡走出了另一營門,再往前走一下就是沙灘(但當時金門沙灘還是不要亂走, 因為很多地雷還沒拆完),看到一個穿著吊嘎的老兵竟然提著釣竿水桶走進來…心想這是甚麼天堂營區啊?!

這就是我們日後搬遷的地方? 道兄點頭。對方業務士給了我們一張營區的地形建築圖,在營區裡走逛一圈,大致了解什麼建築的作用後就離開,然後我們就有了一些時間在金城鎮上閒晃,坐在一家泡沫紅茶店裡消磨時間。那時的阿兵哥假日就是泡在紅茶店,有一般座位,也有類似日式通鋪空間,幾個人可以或坐或躺,幾杯飲料或一些簡易小食,打打牌聊聊天,就消磨一整個例假日。

正當全部人都在為了搬遷整理物品,還要進行屋舍修繕。其實我一直搞不懂,那些洞穴寢室到底要整理修繕甚麼,一些地上建築物才需要整裡修繕吧。

但始終沒等到搬去海邊的一天。原本計畫大約兩個月內要搬遷,但一個電話紀錄就改變整個營隊的命運。金門當時開始進行裁軍政策,想減少住外島守軍,原有十多萬軍人的金門,最後應該只會剩兩三萬,那個計劃就是「精實案」。我的軍旅生涯幾乎都在進行這計劃,待裁部隊士兵只退不補,慢慢地裁掉這個營,然後從營部去到旅部,我的工作也是協助旅部被裁掉,所以當一群人興高采烈交流敘述自己的軍旅生涯時,我真的不知道該說甚麼,畢竟我就很像不斷流浪的軍人,去到一個地方就把那地方「消滅」,實在不是正常軍旅生活,可從另一方面來說,倒也是很幸運的,因為我當兵就是一堆文書作業,然後去站哨,然後補休…所以別人問我當過兵沒,都讓我不禁自問:這樣算是當過兵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散談】 當兵這回事

【散談】 聊起當兵這回事(二)

【散談】 聊起當兵這回事(三)

Loading...
3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