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散談】 當兵這回事

因為一場戰爭已然持續月餘,台灣又聊起要延長義務役時間的議題。教不教召我沒意見,單子來了就去,役期延不延長我沒異議,反正退伍多年。而且一年近11個月的軍旅生涯,就像一場久遠的夢一樣,事實上當這回兵,雖然自己不太在朋友席間談起,但過程很神奇,神奇到有不少人曾問我:「你到底有沒有當兵?」

我的回答:有與沒有之間。

為何這樣說呢? 因為,生命一切皆有安排,如果抱著放開的心態,看待生命中迎來的考驗,或許原本以為辛苦的,反而不苦,更有著奇妙的樂趣。放在入伍當兵這件事上,還真是這樣。

嘉義人,新兵營當然就在中坑的新訓營區。新訓就是照表操課,剛入伍什麼事都戰戰兢兢,基本戰技訓練、體能訓練、射擊訓練…時間就這樣飛快,因為同班同學也恰好在同一班,有熟人一起,面對許多事情也就沒那麼緊張。軍隊裡有一套話術,鼓勵新兵轉服志願役,而我同學卻是打定主意轉服志願役,他有目標,想先從這裡攢到人生第一桶金。

在學期間頗獨來獨往的我,在新訓期間竟然也混得不錯。最後重頭戲當然是下部隊地點抽籤,抽出的是部隊的郵遞區號。大家排列而坐,我恰好是某一列的頭一個,上去抽完就不少人鼓掌,但我就單純覺得確定有地方去就行,還放鬆地笑了,下來被我們班長拉到一旁去:「心情那麼好? 你知道抽到哪裡嗎?」我搖搖頭。「是外島,金門!」

然後我「喔,」就這樣。但在我之後連續好幾個上去抽籤的人可就不開心了,因為我開始抽金,後面連續抽金,他們沒一個笑得出來。

出了新訓中心,就到高雄壽山前送營,等船班到金門。等的天數不一定,在前送營也真的沒什麼事做,還遇到一位認識的學長,總之在這兒待了十多天後,終於出發踏上金門碼頭。如果要說這趟軍旅生涯最辛苦的是哪一段,絕對是搭乘這一回的金門輪。我們是在晚上出發,第一回搭船,船上臥鋪空間狹小就算了,晚上風浪還挺大的,在那樣程度搖晃下,不少人都無法入睡,也不少人暈船跑去廁所嘔吐,我也去了…廁所的慘烈程度是超乎想像的,嘔吐務滿到排水孔難以排完,加上船搖晃的激烈,整個都晃到地上,整個廁所就像嘔吐物海洋,若非親身經歷還真是無法想像。

踏上金門是十一月,這時的寒意頗重,從師部來的人事官,分批把人帶往各師的集合處,而我來到金西戲院,等著各營級人事官來選人。人事官會針對某些專長需求補新兵,在一陣核對資料與審視,好些兵都被個連級單位帶走,包括我剩下少數還待在原地,大概是我沒啥專長,既不會廚藝也不會修車,音樂大概是「無用專長」。最後,終於有個長官說:「剩下的都跟我走。」我看一看,剩下也僅有三人,跟著人事官一路走回他口中的營部連駐地。


待續/


未免篇幅過長,只能分篇寫了。

很多人會說,去金門當兵很辛苦啊(或者說很倒楣)! 可我必定反駁,在外島當兵只是放假時少回家,其實在外島也正常休假,甚至還有返台假40天,等於又少當四十天兵,而且在外島還有外島加給,薪水更高些。雖然外島被成為最前線,演習的布置範圍也相對小,如果是小單位的海防部隊,除了必需的海巡防備任務、訓練任務外,可以說生活頗為悠閒,讓我一直有種在金門深度旅遊的錯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