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散談】 過年二三事(一)

 (編輯過)
驚喜發現老家門前種了無花果

隨著元宵結束,總算又平安過完年節。

看到少篇文章寫年節的事情,來自一個大家族的我,很多文章裡寫的事情都經歷過,畢竟一個家族有五六十口人,聚在一起是熱鬧有趣,但應對進退也是一門大學問,但我這人從小就因為性格,在人前寡言,對親族關係沒有多大熱忱,僅是禮貌應對,久了親友也都習以為常,但依然會遇上那些想尬聊的尷尬對話。

相對往年,老人不斷凋零,年輕人思想與生活型態改變,團圓人數越來越少,年味也越來越淡。大家還是相聚老家祭祖,行禮如儀的合吃一頓團圓飯,彼此交流一年來的生活點滴。

早在十年前就沒人再追問我「結婚」的問題,因為當時我很巧妙的還有著學生身分,所以大家都很好奇我到底在念些什麼。很有趣的,竟然沒有人記得我的年紀,一直保持嬰兒肥或許也是有些好處的。

幾年前,三姑那邊的堂哥,突然想到我念的是文創產業相關,也從事劇場相關工作,便湊過來說:「聽說你在做劇場喔?」

「嗯,是啊。」

「現在文創很紅喔。」

「是嗎?」是這個名詞很紅,在這工作圈還是很窮苦好嗎? 我心裡唸叨著。

「你堂嫂也有在參與演出,她是拉二胡的,有機會介紹去你們那兒合作一下?」

「呃…」

今年這位堂哥又湊了過來,「怎麼樣? 這兩年遇上疫情,你工作是不是受影響?」

「是啊,幾乎停擺呢。」

「你堂嫂他們也受影響,不過還好她是拉二胡的,戴著口罩還能拉,吹嗩吶的戴口罩就沒辦法吹了…」

這下我明白了,堂嫂就是參與南北管樂團的。「也對啊,疫情期間喪事攤還是能跑的。」堂哥討不了便宜敗北,悻悻然地離開。

一家一兩道菜, 還是擺滿兩大桌

其實,回到老家過年,我真的只想安靜的享受這難得的家鄉田園風光,漫步田間小路讓心靈休憩,那些帶著「比較心態」的對話,真的會磨掉我的耐心。

拜拜完,大家慢慢地擺好餐桌椅,每家都帶些料理,現在二伯這兒的老家,是小堂姊住著,小堂姊腰腿不好,偶而需要依靠助行器步行,但大家很有默契的一起忙和,切菜的、炒菜的,也不用多複雜的大菜,三伯砸大錢買了烏魚子和大白蝦,還親手料理好帶過來,還有賣滷蹄膀的堂哥也提供不可少的滷蹄膀和其他滷料,總之,感謝這一個聚餐,感謝今年都還健康的所有家人們,心懷感恩的吃著這一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