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雪花

發布於

2016年的文章了...

真的很特別的緣分, 雪花兒來到我身旁...


都幾個月了,才想起寫下這件事。

完全意料之外地來到與結束。因為我沒料想到自己會養貓以外的動物當寵物,當然遠久前老妹轉交的「楓葉鼠」例外,她畢業搬家無法帶著所以轉移給我養。但是,養刺蝟倒是第一次!這麼令人難以掌握的寵物啊!

因為完全外行,但原飼主表示「非常簡便」,只需要餵食貓飼料,然後給予貓砂當廁所,「我真的不想他也被刺傷。」是啊,他的妹妹因為被母親的刺刺傷眼導致一眼失明,最好的辦法便是將另一隻完好的送走。

於是接下這樣的任務後,剛好手邊有個封閉式貓便盆,便讓他當作家住進去。用小紙盒裝貓砂當作便盆,裁切飲料罐當作飲食容器,倒也就這麼養了下來。當然,刺蝟這樣極度害羞的動物,需要許久的互動才能產生信任。我就被咬被刺傷了幾回,但這卻是另一種「氣味記憶」。當他逐漸熟悉並記住這氣味並非威脅,就可以見到刺蝟活潑可愛的一面。每一個中途接手的動物都需要付出更多耐心,才能取得其信任,這方面我確實比較有經驗啊!

當時我所有的貓都以「花」來命名,同事說:這傢伙會刺傷人所以叫「血花」。可我改成了「雪花」,比較浪漫嘛!雪花超乎想像的好玩,他對於事物的第一探索就是氣味,聞著氣味邊分泌唾液,還會將氣味抹在背上助長記憶。當然想抱他,還真的得看他心情,雪花一個便住了一間房間,偶而抱出來客廳與貓咪們互動,只見他沿著牆壁邊邊走,貓咪們對於這樣新奇的動物紛紛露出奇妙詢問的表情,「喵嗚…」但也只是靠近嗅聞便覺得有威脅而遠觀之,趣味的是雪花並不怕生,他反而在客廳探索的十分快樂。

另一個讓雪花感覺快樂是:曬太陽。久居室內的刺蝟非常需要定期曬太陽,否則會失去活力,彷彿陽光是一種充電般的,當他沐浴在陽光中,頭會舉高並且不停嗅聞陽光的味道,然後在小外出籠中到處跑跑。

說起這個外出籠,幾年前高雄登革熱疫情嚴重時,家家戶戶經常得歡迎防疫人員拜訪噴灑藥物,噴完要得過半小時才能返家,貓咪們都去醫院避難,而雪花則在最後一刻裝籠,跟著我躲到三餘書店消磨時間。以致店長尚樺見我提著籠子出現,便知道我家又噴藥了。

刺蝟的生命週期並不長,一般約五六年。刺蝟也極少生病,偶而黴菌感染導致皮膚病,但雪花的生活環境算乾燥,貓砂也經常更換,所以沒有這樣困擾過,就這麼過了好些年。

年初發現雪花怎麼活動力較差,但食慾還是很不錯,後來出現分泌物,還以為是眼睛出問題,檢查過後也沒有多大異樣,又過了數個月,有一天發現他沒進食,整個縮成一圈,我知道大概時刻到了,天未亮就永別了。說實在,我經手許多中途動物,有些留在自己身邊,有些會轉手送出,有趣的是「緣分」。能夠一起生活的就會留下來,到底這之間如何選擇,其實也說不上來,就是很自然的感覺到能夠成為家人般的在這個空間生活者,那種聯繫就像是一種篤定,他們就是這樣留在身邊的啊,沒有甚麼道理,就是感覺,對的感覺。

雪花走了一個月,我才有勇氣清理他住的空間,像是真正送走這位家人般的儀式。之後,連他的氣味都沒有留下了吧!生命就這般消逝了,想來也不免為人生一番感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