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與火車相關卻不相干的事(二)

發布於

擁擠人群

一個週日當然月台上擠滿人潮。來自各地各國的,不同族群的融合,只有一個單純目的,上車然後到達目的地下車。

其實我對於人群是恐懼的,很難具體形容這種恐懼,非出世感作祟,而是強烈的格格不入難以自持。從何時開始這樣呢?似乎很小就這樣了,對人群避之唯恐不及。不善常與人相處,這無庸置疑,更不懂交談,反應不夠快或者表達錯誤,幾乎每一種狀況我都怕。更怕的是置身人群中那種險險被淹沒幾乎不見自我的恐怖。這些情況並沒有因為當了演員或歌手有所不同,畢竟舞台上的人和私下生活的人無法相提並論。即使明知這樣的自己很怪,但是偶而置身人潮中卻是一種強迫自己的方式,不能一再匿跡於人群外,那將會與社會脫節。

所以深吸一口氣,壓低身體的不自在與心裡的恐懼感,強迫自己現世。

 

行進的車廂中,總有忘情聊天或講電話的人,特別是長者。或許是聽力衰退特別需要大聲點來確認自己的講話,這無庸置疑的可以諒解。但是忘情聊天這件事卻是關乎個人生活行為道德觀,為他人帶來困擾滋事可大亦可小。反正我是不覺困擾,總是能很快沉入自我世界的人,也能將那些雜訊摒除於外。

有一回在公車往枋寮路上,因為坐錯車卻意外聽到一個令人心碎的家暴事件,那些人生真實的喜悲,總令人聞來更顯辛酸。而這回在火車廂內突然聽到一個男子大聲一呼:「沒生孩子那ㄟ塞,按捏我ㄟ種要按怎傳下去?」聽聞這句話到整個人都嚇了一跳。這個年代還是如此傳統的思維?但沒錯,事實就是「傳宗接代」事關至大!有些人想結婚結不了,有些人逃避婚姻;結婚的有人想生不能生,有人能生不想生。端視個人和伴侶間的溝通和選擇,也沒甚麼好壞對錯。但是面對身旁眾人質疑總是被視為:「有問題。」

有甚麼問題啊!當然是旁人的說法有問題,說的是頭頭是道抒發己見,除外還得旁聽人士認同才行,有趣的是,我們還會「禮貌上的」認同對方,即使心裡嘀咕著。雖然不是虛偽,但畢竟虛與委蛇還是不踏實,最重要的是,我們漸漸失去為一己信念辯白的時機,僅為避免衝突而退讓,殊不知有時衝突是一種良性互動溝通,也許更能衝擊想法,讓彼此都有所增長,也就是說,這樣的機會我們經常放棄,若非對人輕視,便是輕視自己了。

生活裡的片刻都讓我靜默深思,雖然話不多,但也寫進文章中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