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

文字音樂創作者劇場人 閱讀音樂影視分享

其實是這樣

發布於

這一年音樂的創作顯然劇減,不是疫情的關係,是我自己。

那長年下來的憂鬱困擾,總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找回來,彷彿背後靈一般甩不開。

最嚴重的時候是2002那一年,一周大概僅闔眼3-4小時,一整個消瘦一大圈,人木然不語,害的母親擔心說我是不是在吸毒。

其實很對母親難解,也怕她無時不刻擔憂,還好一場大病讓我重新振作回來。然後是2015,失去摯友的傷痛,舔舐之餘又在自責中挖了洞給自己跳,還好那時候有了新工作,轉移注意力再次回神。今年狀況還是痛苦不堪,但我想我還是逐漸能找到方法放過自己的,這些感受大概只有走過經歷過才能知曉。

分享一首今年的創作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