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瓦诺任命大法官,美国司法精神已经崩坏?

永博

16年最高法院推翻了德州的最严堕胎限制法案,是不是对92年Casey案判决的再次修正? 73年至今,美国对堕胎态度的分歧并不比当年小,但议题焦点从无罪化到合法化,再到州的限制权,每一次都是保守派的让步。能不能说,长期来看,堕胎议题对自由派来说还是在往复曲折地前进?

永博

谢谢林老师的指点!你提出的几点都是非常好的补充,我刚刚去了解了共和党人的法学运动,也增加了很多新的认识。 一个困惑在于,传播的理念倾向于化繁为简,尽可能传达清晰通俗的道理。但用学术的眼光看待,通俗易懂的观点未必站得住脚,再简单的事实背后也有很多细节可以讨论。这个平衡有时候很难掌握。

永博

是的,我意识到终身任命制已经形成了相当多的讨论,之前也在其他地方看到过林老师对这个问题的评论,一些替代方案比如提到的高龄大法官让位年轻人,转为资深法律顾问,还是很有创见的。不过我也发现建议取消终身任命的背后有不少是出于政治考量,比如现任保守派大法官的年龄普遍小于自由派,随着时间推移,有可能面临被共和党洗牌的可能。

在線論壇|假新聞阻擊戰:數位時代的公民求生課

永博

感謝三位老師的分享,收穫很多新知!@黃兆徽 老師,關西事件很有趣。事實核查過程本身也可能犯錯,抵制造謠者偶爾也會搞錯,變相地幫助傳播假新聞/錯殺了真新聞。一旦在重大新聞事件中出現這類情況,有甚麼應對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