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秀賢

智庫「立言香港」召集人,前任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現時從事商業和公民社會交流的工作,並在香港和台灣的實體、網上媒體撰寫專欄。

六四隨想

每年到這些時候都總有點納悶,學生會代表和支聯會代表都在爭拗六四應否悼念,每年的討論就僅此而矣。

對我而言,關於六四最少有數個想法。

1. 六四事件是一件發生在中國的慘劇,作為「中國不可分裂的一部分」(《基本法》語),香港人有需要對此有所悼念和反思。

2. 六四悼念不應與愛國、民族主義和中國認同混為一談,尤其是年輕一代已跟「愛國」的火紅時代思想差距甚遠,年長一輩可以以愛國或民族認同作出發點,但不要把這些想法套進新生代。

3. 香港與八九民運並不是割裂的關係,尤其在1989年,香港各界都在熱烈聲援整個民運,而不少人更將對香港前途和民主進度的追求和不安,投射至八九民運,希望中國成功民主化,令香港也可以有較光明的前途,以及更民主的政制。

4. 八九民運的失敗,是香港政治發展的重大分水嶺,《基本法》23條的收緊,普選的退步承諾,就是因為中共收緊香港空間而作出的相應措施。悼念六四,其實就是關心香港政治發展的重要行為。

5. 支聯會或老一輩人也應體諒年輕一代,對八九民運記憶模糊,甚至不想參與有關活動,皆因他們經歷過雨傘運動、初二事件的洗禮,對本地的社會運動感覺更深,同時對中國人身份認同的淡化,也使他們對八九民運無大感覺。在此事上,不同世代應該溝通,互相理解,而不是互相指罵,互動干戈。

大家又有甚麼看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