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菊

會希望文字時刻提點我要仔細活著,又怕它會吹起我的裙邊 ig: mo.thoughts (不定期更新)

在Matters留印——新人打卡

學習打針,也學習寫作。大家好,我是胎菊。

發現Matters這個平台只是幾個月前的事,但一看就被這裡的氛圍吸引住了——不同領域都有高質內容,大家的互動也友善和具建設性。整個平台就像一個資源豐富的小行星一般。更重要的是,相比於傳統社交軟件不斷填塞帖子,這裡能讓我養成深入發掘好文章的習慣。作為新手,馬特市對我來說還有很多可摸索的空間,如有不足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在文學方面,我並不是科班出身。從小開始學習書法,中學時期只是在Instagram上不時發一些練字的圖片、抄寫一下語錄;後來畢業在大學讀護理,我發現自己最愛的是每個書寫的午夜,故在2020年開始以「胎菊」的名字寫作。

未來我也會持續在Instagram和這裡繼續發文(前者會保持手寫句子,這裡會不時寫更個人的作品),期待和大家成為朋友,往後多多指教!

(以下是當初介紹筆名的一篇短文。一年半過去了,文筆有沒有進步說不準,但生活的城市以致世界的時勢還是在壞下去,生活的空間不斷收窄。儘管如此,我清楚自己為何執筆:在書寫中保存真我。)


首次見到胎菊,是因為家人愛茶。胭脂盒大小的鐵盒,裡面裝滿了一顆顆蜷縮的乾花。拿一兩顆放在手心上端詳,只見層層花瓣呈金黃聚攏,還有隱約的香味。數月來的陽光烘曬造就了胎菊的色香味,使其曾為朝廷貢品。

然而但凡有韻味的事物,底下多會有過去作為祭品。假設我們相信所有生命都和人一樣可以有靈魂的話(不少的現代人咯咯笑出了聲),在一顆胎菊的回憶裡,它只會記得生前作為一棵小白菊,在吸取陽光和雨露過後,本得以迎著秋露初凝之時忍著涼風綻放。然後,它自己的頭被摘下了,不帶一片葉子。殘缺的軀體在流逝的日光中失去所有的水分。

我們會不理解一棵植物,但會理解到其他那些稚嫩如花蕊的人事,並為他們的早逝而哀悼,例如剛成型的理想、懵懂時認識的人、一段不懂得處理的關係、一座自己本熱愛的城市。

在過去我還沒有成熟的日子裡,我並不懂得觀察自己的生活,又懶於在這裡留下一鱗半爪,覺得自己的想法過於渺小。直至年月的洪流向我和我的城市捲來,容不下半點掙扎(川流中浮著屍體)。青春期的單純的生活,總是陽光燦爛帶有點悶熱的社區,我都不能追尋,試圖抓取一些什麼了。我望著自己選擇無力的雙手哭泣。

未來的趨勢越發嚴峻了,現實開始向我揭牌。或者未來有一天文字會死於觸碰空氣,變成一顆顆乾癟的小白菊;但在那之前,我還是好好寫字和寫作吧,用上心思,就像努力記得胎菊的香味一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