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at

一名喜歡閱讀、寫作與探索世界的教育工作者

【再忙也要閱讀】溝通時,你是否敢於「面質」?

發布於
給自己一個機會,重新定義那些曲與直。

面對人際關係中的矛盾、衝突和疑惑時,你敢面對面溝通嗎?

兩天前,聯合報撰文報導,臺灣知名創作歌手ØZI遭鄰居指控噪音擾民,既不解決問題,又不願出面溝通。當事者透過經紀人回應,自己有誠意解決問題,但對方態度惡劣,使人敬而遠之。◎1

這便是典型的「隔空喊話」。媒體報導中,時常出現「據友人說」、「根據爆料者」等類說詞,讀者卻似乎早已司空見慣,直接把傳聞當新聞討論;網路上也不乏抒發民怨的平台,眾人在爆料公社、Dcard、PTT等地像脫口秀般地暢所欲言,但多數案例最終沒有公開對談、解決問題,只是揭露問題——「面質」成了心照不宣的禁忌。

所謂面質,意即當面對質,這是一種心理諮商的技巧,透過澄清面談者前後說詞矛盾之處,梳理事件內容與當事人狀態。執政黨和在野黨在立法院毫不留情的唇槍舌戰,不是面質;如果要舉例,美國法制的對造審判制度,比較像面質的模式。

西元1776年,美國發布獨立宣言,此時的美國承襲英國的法治,也就是「對造審判制度」。證人必須在法庭當場作證,在陪審團面前,檢察官和被告,同樣有權質問證人的說詞,這是一種確保公平的制度。

我認為,這和心理學面談中使用的面質技巧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必要時,會有相對專業客觀的人介入,雖然不是質問,但基於職業原則,每個人獲得更公平的出發點。

人的內心一旦有了偏見,就需要找到新的立足點,幫助自己覺察失衡的面向。一再地找人抱怨或遷怒、用其他的方式掩蓋關係的破口,只能暫時逃避;解鈴還須繫鈴人,即使無法和當事人面質,至少可以試著一步步走向問題,給自己一個機會,重新定義那些曲與直。

西元2014年,美國法官卡門‧木蘭(Carmen Mullen)宣判撤銷1944年南卡州法院對少年喬治‧史丁尼的有罪判決◎2,受訪時,她說:「我們不能改寫歷史,但能矯正歷史。」(We cannot rewrite the history, but we can right the history.)

讓我們面質自己的人生,勇敢面對過去與現在,才能坦蕩地馳騁未來。

■今天讀:陶龍生《曲與直——美國法庭真實故事》

_______

◎註釋

◎1 新聞參見連結: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211011000894-260404?chdtv

◎2 西元1944年,美國發生史丁尼家族冤案,史丁尼家族居住在阿科魯鎮,當時鎮上一分為二,黑人與白人不相往來。被告是年僅14歲的喬治‧史丁尼,遭控強姦與謀殺兩個白人女孩,其中警方問訊、法院判決違反美國憲法正當程序,六十多年後,一群律師與民權團體提呈書狀到法院要求重審此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