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srtits

分享日常感想,很怕被骂。

鸡同鸭讲-我经历过的中文世界的话题讨论

最近几天正在与拖延苦苦纠缠,实在不想去写作业,无聊刷matters。墙内的网络去政治化比较严重所以我每次看到大家热聊政治话题都会感觉很新奇和兴奋。一种新的自由。

当然也看到好多人不同意对方观点在评论区“摆事实讲道理”好像六岁小孩吵架,你说我打碎了花瓶我就说你上个月摔坏了盘子,谁都觉得自己有理谁都觉得对方大错特错。这种“举证”当然是没有尽头的。不知道这些人面对面交谈会怎么样。我认为matters这个平台,大多数人的教育水平,素质水平和认知水平都比我看到的其他平台要好点。不过也有一些账号喜欢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我称这种账号为爹味账号,一股子我是你老子我教你做人的味道,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小孩,他们的小孩太惨了每天都要被说教还不能回嘴。

大陆人,香港人和台湾人,都是用中文却有不同的中文世界。我记得去年香港刚刚开始有警民冲突的时候我一个不是特别熟的香港朋友义愤填膺的给我发送了很多ig po文,这个行为背后的动机有点意味深长。好像呐喊着看看你们大陆政府做的好事,我不知道该回些什么,毕竟我不是香港人也不是警察更不在决策席位。那段时间刚刚接手新的实习工作忙的昏天黑地,也很少看新闻,大陆可以看到新闻都是游行者扔燃烧瓶或者围攻警察,他发送给我很多视频是关于警察暴力执法对待游行者。两个信息渠道都带有许多偏见和刻意的角度,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夏天我每天的生活从挤上去往亮马桥的早高峰地铁开始以下班后到家继续看第二天要做工作结束。似乎远离了生活的喧嚣,我在工作中隐居了,每天在东三环和东五环之间两点一线。一千九百多公里外的香港正在上演的头破血流的游行和一场关于自由民主的大讨论实在是比不上小老板说周五之前要的文件和明天要去找大老板签字批准的合同来得重要。这一条条消息好像在问,你到底要站哪一边,我不知道。我只想周六不用上班在家睡觉。

记得当时引起很大讨论的付国豪被围殴一事,他说这件事情香港人确实做的非常不好,但是这个人的身份证上赫然写着xxxx公安局签发,他一定是中国公安来破坏我们的游行活动。我哈哈大笑,大陆人的身份证都是户口所在地的公安局签发的,这样说的话每个有身份证的人都可以被看作是公安局的特派员了。这真是天大的误会,好笑的同时又让我不由得觉得就这样鸡同鸭讲的交流我们谁也理解不了谁。

身份证的正面和反面


同样的因为对彼此的了解不够,前几年大陆互联网热传的台湾电视节目说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的事情现在也变成了梗经常被提起,我有时候觉得这些因为不了解产生的“民间传说”有点可爱搞笑但是有时候又有点可悲。使用同一种语言的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要讨厌彼此。

网络截图


我很喜欢看@Cherryyoko櫻桃陽子 写的杂文,虽然我不认识她但是从她的文字里我可以看出她应该也是一个非常可爱非常乐于分享且有自己想法和经历的人。每次她发表自己关于政治的看法,我已经看多很多次有人在评论里说类似:在大陆赚钱还要写这种东西抨击大陆真是不知感恩。这样一说搞得好像别人没有出卖劳动力在大陆白白拿钱一样,真是奇怪。我爸最爱说港台人的一句话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大陆媒体也爱报道港台艺人来大陆“捞金”,我对于这个对劳动关系的描述不是很认同。好像被雇佣的人没有干活钱就从天上掉下来一样,毕竟也不是谁都在“国企编制内”工作的。有需求的企业公司把工作给能胜任工作的人,这无关这个人是哪里人,干活拿钱天经地义谁也不欠谁的,怎么就变成了雇佣方对被雇佣方的施舍了。这简直就是某些企业洗脑员工的方式,你有工作是公司可怜你给你机会提升自己,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没了公司你什么也不是。毕竟“没了国家你什么也不是”可也是至理箴言 :)

来自豆瓣的封面

据说,“没了国家你什么也不是”是纳粹德国宣传部长Paul Joseph Goebbels 说的,但是我一直没找到出处,因为德语不够好所以查德文资料的时候两眼一抹黑,我问过我的德国朋友之后他也帮我看了一下说很有可能是在某一段演讲里。这里有一段1943年Goebbels在柏林体育馆里的演讲这句话很大概率是在这场演讲里提到了但是全长一个多小时我德语不太行,如果有兴趣的人可以去听听看哈哈。

分享一下生活中的无聊琐碎,感谢阅读,请文明讨论,如果你一定要在评论区给人当野爹发表爹味言论的话,你可以先给我打钱,百分百还原当爹养孩子给抚养费的真实体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3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