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洛卡

香港作者。現致力創作小說。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E5%A4%A9%E6%B4%9B%E5%8D%A1-1844883209067528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inokapencilbox/ MeWe: https://mewe.com/i/tinokapencilbox

井裡的綠眼睛【修訂版】(人性 / 童話改編)

發布於
那是一個蒼涼的小國,配有黑沉沉的天色和白皚皚一片的雪境,全國七成面積皆是鳥不生蛋的荒涼森林。國土中心點建有一座以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城堡,宏偉豪華卻陰森森的。城堡裡住有這國家的統治者:國皇、繼后、大公主和小公主。

那是一個蒼涼的小國,配有黑沉沉的天色和白皚皚一片的雪境,全國七成面積皆是鳥不生蛋的荒涼森林。國土中心點建有一座以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城堡,宏偉豪華卻陰森森的。城堡裡住有這國家的統治者:國皇、繼后、大公主和小公主。


十八歲的小公主,不聰明,不勇敢,卻與生俱來擁有最強大的武器:美貌。長髮大眼,冰肌嫩肉,身材高佻玲瓏,是舉世聞名的美人,得到無數富強大國的王子垂涎,前來提親。國皇與繼后細閱聘禮列表及命大臣估價後,決定讓奉上最昂貴聘禮的提親者娶得美人歸,懶理提親者的奇特外表與身世。


身穿華美嫁衣的小公主登上新婚丈夫安排的迎親馬車,頭也不回地離開城堡。她自小已做好心理準備,沒有絲毫愉悅,亦沒有絲毫不捨,畢竟政治婚姻是每個皇室子弟的必然經歷。


但出乎小公主意料,馬車不單沒有按原定的大路走,甚至闖入杳無人煙的森林深處。在小公主的驚呼聲中,馬車最終在森林中央裡的一口廢井前停下來。


月夜,萬籟俱寂,靜得小公主可以清楚聽到自己的喘氣聲。她偷偷從窗邊瞥望外面,發現車伕不知所終。他是何時離開的,小公主渾然不知,彷彿對方是憑空消失的。她不敢亂走,待在車廂裡,苦等日出一刻。


漫漫長夜,最讓小公主感到煎熬的不是目前的困境或是不可預測的未來,而是車廂旁邊的那口廢井。


她清楚記得這口井。


永世難忘。


(小公主回憶)


六年前,小公主親母(舊皇后)逝世,臨終時親手送她一個金球。自此,小公主每天花上大量時間把玩金球。那是她內心最平靜的時刻。金球不會算計、不會說謊、不會出賣……


出神之際,小公主一時失手,金球滾得遠遠的。情急之下,她沒有命人去執拾,親自跑到花園去。來到花園時,她看見大公主(繼后親女)正在一腳踏著金球。


「想要回金球?親自去搶吧!」大公主命令身邊的數個女僕將金球踢至花園迷宮的中心地帶。


那地帶本有一個雕工精緻的水池,既可作裝飾之用,又可供園丁們取水灌溉植物。但舊皇后在此斃命後,全國氣候突變,由四季如春變成冰天雪地。因池水長年結冰,國皇乾脆下令抽走池水,間接令水池荒廢。久而久之,連帶整個花園迷宮亦成為宮中忌諱……


向來膽小的小公主,從不敢進入陰森迷離的花園迷宮。可是,看著心愛的金球遠去,她只好咬緊牙關,硬闖心中的禁地。迷宮內盡是枯黑的帶刺攀藤植物,像極無底深淵伸來的恐怖鬼爪。小公主偶不為意時,長長的裙擺就會被植物的刺勾住,嚇得她厲聲尖叫。


女僕們按命令將小公主誘至花園迷宮的中心地帶,準備將她在此殺害。撫心自問,小公主向來和藹友善,奈何在個人利益和前途面前,她不值一哂。她們將金球拋到乾涸的水池裡,逼使小公主面臨兩難選擇:「想要回金球,就喝下大公主為你精心準備的果汁吧!」


小公主當然知道果汁有毒,但在思念亡母的悲痛和被欺凌的屈辱影響之下,她毫不猶豫地喝下毒果汁。


女僕們達成目標,紛紛讓路予小公主,看著她笨手笨腳地沿著池邊滑到池底去,心想:「小公主身嬌肉貴,沒能單憑一己之力回到地面,加上不會有人經過這地帶,她只能在池底等死。現在天色不早,我們倒不如盡快回宮向大公主報喜討賞!」大意的她們就此離開,沒有留意到不遠處的植物叢後有一雙清徹的碧綠眼睛目睹一切。


碧綠眼睛屬於城堡內的一個寂寂無名的初級小園丁:年僅十四歲的阿青。數日前,阿青和數個小伙伴奉園藝長的命令採集花園迷宮內所有毒草。表面原因是為了確保安全,實則大家心知肚明,該是又有人在策劃毒殺案。阿青對這類事情素有所聞。奈何這次要他親手收集毒草,豈不是要他成為幫凶?東窗事發後豈不會惹禍上身?完成任務後,阿青暗中追查毒草的去向,發現毒草被製成毒汁後秘密落入大公主手中。


大公主向來跋扈嬌縱,目無法紀。她妒忌美麗的小公主,曾企圖毒害她,結果誤中副車,毒殺了舊皇后。眾僕縱然知道真相,卻不敢揭發惡行,深怕開罪大公主。阿青猜想到即將被害的人會是小公主,於是連日跟蹤,暗中加以留意……


待女僕們遠離後,阿青躡手躡腳地走到水池邊,驚見小公主經已開始毒發,臉色發紫,手腳發軟,倒在金球旁邊。他小心翼翼地來到小公主身邊,灌她服食少劑量解藥。待她稍為清醒後,他隨即表明來意:「我可以救你,可是我有條件。」


「讓我死……」小公主死意已決。


「難道你不打算報殺母之仇嗎?是大公主毒殺了你的生母呢!」阿青為達目的,不惜重提小公主的傷心事。


「那不是意外嗎?母后不是在花園迷宮裡意外被毒草的刺刺傷,因而中毒身亡嗎?」小公主毒氣攻心,咳出血來。


「不!那確實是大公主的詭計!」阿青講出他在僕人間收到的消息。


小公主大受刺激,雙目暴睜,十指緊抓阿青雙臂,抓得他的皮膚幾近滲血。他知道,小公主已生起為母報仇之意,生起求生慾望。這正中他的下懷:「我要跟你一起生活,成為你的伴侶。你要讓我與你同食一盤、同飲一杯、同睡一床。」


「只要能夠令大公主得到報應,我甚麼都可答應你!」小公主氣若柔絲,但牙齒卻因憤怒而磨得格格作響。


得到小公主的承諾,阿青歡天喜地餵小公主喝下足夠的解藥……


(回憶被打斷)


「你還記得這口井嗎?」一把似曾相識的男聲倏忽從廢井中傳來。


「是誰?」小公主驚恐得頭皮發麻。沒可能!他該已死掉……在這口井裡!「是誰在裝神弄鬼?」


「你還記得我嗎?」男聲再度傳來。


小公主聽得清清楚楚,沒法繼續自欺欺人。這是阿青的聲音。不會有錯!「阿青?你沒有死?」


「我福大命大,死不了。」阿青哈哈大笑幾聲:「我答應你的事情還沒辦妥,所以不會死!」


小公主奇怪阿青怎麼躲在井裡不現身,再度對對方真正身份生疑。「這些年來,你哪裡去了?怎麼不回來找我?」


「你連自己都保護不來,我找你又有何用?」慘況歷歷在目,阿青暗嘲小公主:「我當年不就是在你眼前被大公主推入井裡嗎?」


「對不起……我保護不了你……」小公主愧疚至極。為了她,阿青被大公主極盡凌辱,虐打致殘,最後推入井中等死,而她心愛的金球亦被拋落井裡作陪葬品。


「我曾經恨過你的軟弱與無能。但我後來想通了!這不就是你需要我的原因嗎?」阿青的閱歷多了,甚懂自我安慰:「與其繼續恨你,我倒不如盡快在外練就一身好武藝,再回來找大公主算帳!」


「謝謝你還記掛著我們之間的承諾。」小公主萬分感動,同時卻又隱隱感到不安。「你可以現身嗎?讓我看看你!不用擔心!這裡沒有其他人,只有我……」


小公主環顧四周,以確保沒有其他人在監視。當她的目光重新落在廢井時,她驚見井邊有一隻頭戴皇冠的大青蛙。那隻青蛙以冷峻的目光盯著她,盯得她全身盡是雞皮疙瘩。尤因青蛙的眼睛是奇異的碧綠色,與阿青的瞳色一模一樣。


「阿青……別鬧了!快點現身吧!我……我很怕……」小公主別開臉,躲過青蛙的目光。她打從心底裡認定牠是阿青,卻又害怕牠真的是阿青。怎麼會?人類怎麼會變成青蛙?對!一定是自己今天經歷太多,過份神經緊張,致使胡思亂想……


「我不就在你面前麼?」青蛙說,順道吐出藏在肚子已久的金球。


(阿青回憶)


慘遭伙伴們出賣的阿青,手筋腳筋被挑斷,脊骨重創,喉嚨被火紅煤炭灼壞,後腦被硬物重砸過,臉部被強酸淋潑過,面目全非。他的雙目本來亦難逃一劫,猶幸大公主忽發奇想:「我要這不自量力的傢伙清楚知道自己只是一隻井底之蛙,沒可能與本公主比擬!」她命人將阿青推入井中。「安份守己地坐井觀天吧!」大公主真毒辣,誅身又誅心。看出他是個躊躇滿志、野心勃勃的男兒,偏偏要他以「井底之蛙」的身分死去!


在小公主的驚叫聲和哀求聲襯托下,半死不活的阿青和金球一併被推入井裡去。是幸是不幸,早日的連場暴雨濕潤了井底泥土,卸去不少衝力,令阿青得以保命。但如此呆下去,他依然只有死路一條。阿青開始胡思亂想:縱使未能給他立個墓碑,至少要有一層沙泥覆蓋他的屍首,作為他與世界的正式告別禮,但,有可能嗎……


膿瘡滿臉,加上蛆蟲蠕動,阿青的苦笑是非一般的苦澀。


「你甘心就此死去嗎?」不知哪來的一隻碩大黑蛙來到阿青身邊,伸舌黏走正要爬向他眼球的蛆蟲。


阿青呆了半晌,不敢置信。會說話的蛙?


「不屑理睬我嗎?」黑蛙又吃了一條鮮活的蛆蟲。


死神嗎?阿青轉念一想:反正將死,那就好好跟死神打個交道吧!說不定可以撈個好位置,過得比生前更好。他忍痛發出沙啞喉音,示意自己喉嚨受傷,沒能回答。


「該是痛得要命……」黑蛙觀察傷口好一會兒後,排出一粒肥美的蝌蚪:「牠可立即治癒你的喉傷。快吞下!」這顆黑色的小東西表面沾滿黏液,滑溜溜的,狀甚嘔心。


當阿青猶豫該否吞下去時,黑蛙大舌一撥,一下子將阿青臉上所有蛆蟲吃清光。「你想成為被吃掉的,還是吃掉別人的?」


黑蛙的話一矢中的。阿青斷然吞下蝌蚪。蝌蚪在口腔內彈彈跳跳的,好不容易才滑入喉腔。喉嚨內壁沾上蝌蚪身上的黏液後,疼痛得以舒緩。不消一會,阿青再也感受不了疼痛,亦察覺不了蝌蚪的存在。放心之際,冷不防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突然生起,喉嚨內頓時皮肉分離。阿青不自已咳嗽起來,咳出一塊血肉模糊的組織物。


「不用怕。那是你壞死的身體組織。」黑蛙明白阿青的擔憂,冷靜地向他解釋:「蝌蚪融化後替代了它,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只要你繼續吞下我排出的蝌蚪,很快就可以有個健康的新身體!」


「謝謝!」阿青連聲道謝,慶幸自己遇到一隻善良的神奇黑蛙。


「不用謝。互惠互利而已……」黑蛙驚覺自己差點兒說漏了嘴,連忙換個話題:「接著你要一口氣吞下大量蝌蚪。準備好了沒?」


阿青堅定地點點頭。


黑蛙深深吸一口氣,整個身體鼓脹了一倍有多。憋氣兩三秒後,大量蝌蚪以排山倒海之勢自黑蛙身體排出。


阿青不再覺得噁心,欣喜若狂地鯨吞這仙丹靈藥,一顆也不遺漏。


「耐心靜待吧。」黑蛙首度露出笑容。


暇餘間,一人一蛙各自談及往昔。阿青本是農民之子,後因國家氣候突變而被逼離鄉謀生,輾轉間進入城堡工作,成為初級園丁;黑蛙本名珍妮,是名漂亮的黑髮女生。某天獨自到樹林時遭猛獸攻擊,身受重傷。性命垂危之際,一隻藍蛙救活了她……「牠的方法很靈驗,你將會親身感受到。」


黑蛙話音未落,徹骨的恐懼猛然侵食阿青每吋神經。他想要吐出所有蝌蚪,但身體已跟蝌蚪融合,不聽使喚,只能眼巴巴看著身體各處被替換掉……


脫胎換骨。


阿青就此成為一隻不折不扣的大青蛙。反之,黑蛙珍妮吞下阿青原有的肢體,重獲人身,成為「阿青」。


(回憶結束)


「珍妮教曉我多種巫術,與我一起利用巫術替人治病、換器官,因此得到大家愛戴和保護,生活一直過得很不錯。機緣巧合下,我們治癒了某國國皇的絕症,他高興得將我收為養子,致使我今天能以『王子』的身份向你提親。」阿青與小公主並肩走在森林間,講述這些年來在外間的見聞。


小公主緊抱著失而復得的金球,一邊對阿青的奇情經歷嘖嘖稱奇,一邊在心裡猜度阿青背後的算盤。他回來只是向大公主報復嗎?他對自己真的不懷恨意嗎?或是他有其他圖謀?奈何小公主自問沒有足夠的智慧去看透阿青的心思……


走了一整晚,小公主和阿青終於回到城堡。前來接應的僕人不多,只有小貓三四隻(包括昨晚的車伕。原來他就是珍妮,現以「貼身侍從」的身份待在阿青身邊,化名阿尼);反倒是大公主領著一大批女僕,在長廊上「偶遇」風塵僕僕的一蛙一人。


「妹夫你好!你們還真匹配呢!」大公主熱情地向青蛙王子打招呼,畢竟對方是父皇應許的夫婿,總要給他留幾分面子。「真料不到我的孻妹那麼愛家,不消一日就回來探望我們了!」不過對著小公主,大公主卻是盡情高聲調侃。


聽到女僕們的笑聲,小公主縱使感覺難受,卻因身心俱疲而霎時間想不出大方得體的應對話。


阿青不值大公主的所為,遂裝出一副真誠的模樣,氣定神閒地反唇相譏。「謝謝大公主的讚賞!我的好朋友,蟾蜍王子,也是個年青有為的好男兒,看來與大公主亦很匹配。不如我替你作個媒,相親看看吧!」


「謝謝你的好意。可惜本公主沒有孻妹那麼大愛,只偏好人類。」大公主這才驚覺青蛙王子並非一般的無腦傢伙。她強忍怒火,不敢貿然發難。


「我的蟾蜍朋友真沒福氣呢!但我也明白『大公主心裡沒有大愛』這回事是不能勉強的……真可惜!」阿青輕輕打個呵欠:「很疲倦呢……大公主,我們先回房間休息。失陪了。」沒等大公主回應,阿青逕自領著小公主離開,懶理氣得顫抖的大公主。


新房裡,小公主一直緊皺眉頭,擔心大公主會設計報復。


「不用擔心,我會先下手為強。」阿青完全不把大公主當作一回事。


「如何?」小公主料不到阿青早已準備好。


「你無需要知道。你只需要記得當晚對我的承諾。」阿青掃視小公主全身,彷彿要把她吃掉:「我要跟你一起生活,成為你的伴侶。你要讓我與你同食一盤、同飲一杯、同睡一床。」


小公主頓時臉色發白。她當時情緒激動,不加思索就答應了阿青的要求。其實她從沒有想過真的要兌現承諾,更何況阿青現在成為了一隻醜陋的青蛙!但大公主的討厭嘴臉隨即在她腦海浮現……思前想後,小公主決定除掉大公主後,再跟阿青商量承諾一事。


晚宴上,小公主眾目睽睽下跟青蛙王子同食一盤(蚊蟲大餐)、同飲一杯(肥美蚊蟲打成的漿液)。食物的噁心質感讓她面容扭曲,不過她不敢吐出來,以免阿青不悅。其實阿青一點也沒為意她的表現:他正專心跟阿尼透過巫術私下互通消息。


青:別忘了吃解藥。

尼:當然!我還經已把迷藥混在主菜、甜品和酒水當中,相信在場每人無一倖免。僕人和侍衛的飯菜也剛剛成功混了藥。

青:好。

尼:你有給小公主吃解藥嗎?

青:這方面不用你操心。

尼:還以為你真的喜歡小公主呢!原來她只是你的棋子!

青:不要這樣多管閒事!你好好專心留意自己的目標吧!

尼:哈!


眼見阿青動氣,阿尼識趣地留下一聲乾笑作罷,收聲,轉身忙自己的事去。


(阿尼回憶)


珍妮是個漂亮的女生。她曾以為自己能夠憑藉這張漂亮臉蛋,嫁入豪門,過上豐足的生活。可惜被玩弄過後,她再次成為一個貧窮的村姑。睡過高床軟枕,就睡不慣草蓆石床;曾被奉作掌上明珠,也就沒能甘心餘生只作為一隻過街老鼠。她已臭名遠播,是人人口中的貪婪女人。她需要離開村子,改名換姓,重過新生活。


她收拾行裝,深夜時穿過樹林到大城去。不幸地,她採到捕獸器,傷口深至見骨,血流不止。她拼命呼救,但回應她的,只是一隻詭異的藍蛙。在絕望和死亡的脅逼下,珍妮跌入藍蛙的圈套,被變成一隻醜陋的黑蛙。


本以為藍蛙達成目的後會悻然離開,豈料她卻教曉珍妮巫術。「這是規則。因為首個施咒的人怨念極深,想將不幸無止境傳開……」


及後,遇上阿青,將他變為青蛙後,一人一蛙自此合作無間,暗中用巫術令富翁們生病、受傷,然後以醫生「阿尼」和靈蛙「阿青」的姿態治癒他們,賺取豐厚報酬。生活一直過得很不錯,不用挨餓,不用擔心未來。這種生活很快樂,她以為可以一直如此下去,直至發現阿青對往事未曾忘懷。


「現在的生活滿足不了你?」阿尼跟阿青一樣,偏好喝肥美蚊蟲打成的漿液。


「我比較喜歡昔日的生活。」縱然阿青說得隱晦,奈何盯著阿尼的雙眼卻毫不保留地滲出強烈的恨意。他寧可以人類的身份死去,亦不願以青蛙的姿態苟活。他不想整天彈彈跳跳的!他不想整輩子吃蚊蟲!他要吃世上最好的佳餚!他要跟世上最美的女人同睡一床!他要位處萬人之上!


「如果你再次得到人身,你會首先做甚麼?」阿尼十分失落,面前的蚊蟲漿液驟然變得淡然無味。


「回去找小公主,協助她解決大公主,然後娶她為妻。」阿青清楚記得他和小公主之間的承諾。


「原來是她……」阿尼苦笑。沒料到,自己跟阿青相處多年的感情,仍然敵不過軟弱無能的小公主。也是的。阿青雖是青蛙身,但他思想上仍然是個不折不扣的人類,一個躊躇滿志、野心勃勃的男人!他不單看上了小公主的美麗,同時窺伺著她背後的名、利、權!


「好!我幫你!但我要以大公主的身份活下去!」阿尼心想,雖沒能重新以「珍妮」的身份活下去,但拿到大公主的身體也是很不錯。據聞大公主不及小公主漂亮,但她也長得很標緻,而且生母是現任皇后,擁有比小公主更大的名、利、權。說不定,阿青會因此移情。


「首先,我們要令某國國皇患上『絕症』……」阿尼的心在淌血,腦袋卻不自已地為傷害他的人出謀獻策。


(回憶結束)


晚宴結束,小公主帶著滿腔委屈回到新房,躺在床上抱頭大哭,直至藥力發作,以致入睡。阿青坐在床沿,望著小公主的絕美臉孔,陷入沉思:到底該否放手一試,給小公主吃解藥?


(阿青回憶)


「在行動當天,斷不能給她餵解藥!」阿尼曾勸戒他,說小公主是個不值得信任的人。她膽小懦弱,注定幹不了大事,甚至乎可能因擔心被滅口而出賣他們。


「惟必須讓小公主親眼看見大公主的下場,她才會信守承諾,跟我在一起。」阿青日日夜夜心繫小公主的事,沒想過她有不認帳的可能。


「才不會呢!小公主只打算利用你除掉大公主而已。完成任務後,她要不用幾個臭錢打發你,要不用計殺掉你。」作為女性,阿尼了解小公主的心態。「試問天下間有哪個條件優厚的女生會甘心下嫁一隻醜陋的青蛙?更何況對方是天下男人的掌上明珠!」


「危言聳聽!」阿青乾脆打斷阿尼的話,不悅地走開了。


(回憶結束)


阿青在忐忑、猶豫。他的確是覬覦著小公主的名、利、權,但她同時是現今世上唯一一個真正認識阿青的人。她與曾經的阿青相處過,亦知道現在的阿青是何模樣。他希望能繼續與小公主以最親密的關係一同分享未來。一種徹底交心的、赤裸坦蕩的關係……


阿青將解藥放在口裡,一邊以吻餵藥,一邊享受那溫軟的質感。


「別碰我!髒青蛙!」小公主驚醒,一手捉起反應不來的阿青,狠狠將他砸向牆壁上,發出巨響。她以為阿青就此一命嗚呼,但她心裡沒有絲毫難過,只是焦急該如何向父皇交代,畢竟自己殺死了別國的王子。


一陣敲門聲傳來,伴隨一個熟悉又陌生的溫柔女聲:「阿青。是我。我現在進來。」


「大公主?」小公主不禁驚呼一聲,深怕她向父皇告發自己,亦奇怪她何解會用如此婉約的聲線直呼阿青本名,更好奇她拖著的沉甸大袋裡載有何物。


「阿青!」大公主甫打開房門,目光還未與小公主對上,便被一陣血腥味吸引著,望向阿青倒地的位置,嚇得鬆開緊握袋子的手。袋口鬆開,內裡沉甸甸的東西掉了出來。是阿尼的屍體(也就是阿青的原有身體)!


不!真正死掉的不是阿尼……憑藉眼前人的行為舉止,小公主肯定這所謂的「大公主」才是真正的「阿尼」!他佔據了大公主的身體!


勢色不對!小公主轉身奪門而出求救。可恨任憑她怎麼大叫大喊,還是得不到任何回應。除了小公主、阿青和阿尼,城堡裡所有人均已昏睡,賓客倒在客房裡、花園裡,國皇和繼后倒在寢室中,侍衛和僕人們甚至躺在城堡的每一角落。


「這肯定是阿尼和阿青做的好事!」小公主心想:「但……為何我仍是清醒的?難道他們從沒打算傷害我?」作為一國公主的她從未對阿青推心置腹,時刻思疑他歸來的真正目的:是否來找她報仇?會否謀朝篡位?會否用巫術蠱惑全國人民?不過,在這關鍵時刻,她驚覺自己錯怪了他。停下腳步,因為一股徹骨寒意湧上心頭……


不消一會,小公主從醫部拿來一個玻璃小藥瓶,焦急地跑回新房。渾身是血的阿尼不由分說撲向小公主,憤怒地咆哮:「阿青待你那麼好,為何你要殺害他?」


「我……我不是故意的……」小公主沒反抗,死命攬著藥瓶不放手,任由阿尼暴打。「我找來藥物……救阿青……」


看見小公主手中的藥瓶,阿尼鬆開了手,指向床上閉目養神的阿青:「阿青正在棄掉青蛙軀體、換回原本的肉身,讓他好好休息兩小時,待身體和靈魂融合後,他就會痊癒,不需另行用藥。」


「那就好了。」小公主不停喘氣。「我可以去看看阿青嗎?」


「可以,但千萬不要碰他、騷擾他。因為這是他最脆弱的時候,不論身體或靈魂皆然。」阿尼開始明白何以阿青對小公主那麼在意,因為她楚楚可憐的一雙大眼睛實在惹人愛憐。


小公主湊近再次擁有人身的阿青。看著合上雙眸的阿青,大量回憶湧現腦海中。是阿青勸她活下去,是阿青冒生命危險幫助她去對抗大公主,是阿青對她不離不棄!阿青真的為她付出很多,多得她用盡一生時間也報答不來,更何況她剛剛還親手將他打至命危!


不作多想,小公主迅速將藥瓶裡的毒藥灌入阿青口中,動作快得連飛身撲至的阿尼也來不及阻止。阿尼下意識先察看阿青情況,沒留意到小公主從懷中抽出匕首向她施襲。她被小公主狠狠割破頸部大動脈,就此一命嗚呼。


小公主哈哈大笑起來:她安全了!


小公主會笨得留下兩個懂得巫術的傢伙在身邊嗎?而且自己還把阿青打至生命垂危,不怕他會報仇嗎?他曾經有多忠心,自己就會陷入多大的危險,這樣簡單的道理,作為皇室成員的她豈會不明白?


「你……真的……好狠……心……」半夢半醒的阿青傷心地流下一滴淚,再次陷入半昏迷狀態。巫術發作。他吐出屬於蛙身的多個小器官,包括食道、胃、腸臟。小公主灌下的毒藥因而一併被排出體外。


場面嘔心,小公主嚇得魂不附體,站在原地,眼巴巴看著重奪人體的阿青硬撐起身子,坐在床邊對著自己冷笑:「你真的好狠心。」


恐懼蝕骨。小公主知道自己已陷入一個你死我亡的局面,沒有退路,只能拼死一搏。


乘阿青尚未恢復體力,小公主把握優勢,緊握匕首,刺向阿青。她預料阿青會以手格擋或是側身躲避。不過,無論阿青如何選擇,優勢終究落在握有匕首的她身上。


豈料,阿青非但沒有躲避之意,讓匕首直接插入他心房,甚至一手控住小公主握有匕首的手,一手抱著她的腰肢,吻在她的唇上。


阿青真的愛上了我?小公主心軟下來。


在她分神之際,萬千滑溜溜的蝌蚪從阿青口腔游入小公主口中……


日出,城堡內人影再次紛擾起來,為每日的工作絞盡腦汁,勞心勞力。奈何一如往昔,他們都是瞎掉心眼的麻木傢伙。


他們永遠無法知道,失蹤的大公主已伴著阿尼的靈魂和阿青的原軀長埋廢井當中;無法看清小公主的肉身被阿青的靈魂佔據著;無法想像小公主的靈魂身在何方……


「小公主」在眾僕的簇擁下把玩金球。拋呀,拋呀,拋呀,有意無意地將金球拋進廢井裡去。但她沒打算拾回金球,頭也不回,下令打道回府。她躍上馬車,珍愛地捧著金籠,輕聲對癱在金籠裡的無肢無舌「青蛙王子」細語:「我要與你同食一盤、同飲一杯、同睡一床。直到永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