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洛卡

香港作者。現致力創作小說。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E5%A4%A9%E6%B4%9B%E5%8D%A1-1844883209067528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inokapencilbox/ MeWe: https://mewe.com/i/tinokapencilbox

孤獨的耳東

因犯下彌天大罪,耳東被星際法庭無了期流放到這荒蕪的小行星。相對他這體型細小的生命體,小行星相對很大,了無邊際似的。但在這浩瀚宇宙當中,它和耳東一樣,其實算不上甚麼一回事,不值得被記在心頭。


耳東已在這小行星獨自呆了很久。也許已有一億年吧。他不大肯定,因為他早已放棄了計算日子。知道嗎?在無盡的永恆裡數算時間,是很痛苦的事情,那跟秤稱孤獨的份量一樣,是自討苦吃的行為。


耳東每天對著漫天紛飛的塵土,偶爾數算從天而降的雨針,然後是玩手指、玩腳趾、自己跟自己說話……在他決定要自殺之際,一件不知哪來的異物飄到小行星附近,高速擦過大氣,亮起耀眼火光。耳東欣喜若狂,二話不說馬上使勁跑起來,在與它相距不遠的時候盡力一跳,跳上半空,一手將它抓下。


那是一個以低端科技製作的金屬盒子,耳東不費吹灰之力就打開了它。裡面有兩件年代久遠的過時產物,相信內藏某落後行星向宇宙其他生命體發放的訊息。換著是被流放前的耳東,肯定會不屑這樣的小玩意,毫不猶豫扔掉它們。但此刻的他已飽嘗寂寞折磨,只覺手中小物是宇宙恩賜,珍而重之地抱著它們痛哭。


「無論是甚麼也好,歡迎進入我的生命!」


哭了不知多久,淚盡之後,耳東小心翼翼地組合兩件早已被時代淘汰的小物:光碟與內置能源的光碟機。訊息似乎有點兒損毀,時播時斷,意思表達得不完整。不要緊。他耐心地再次播放。


音樂?


耳東聽不懂歌詞的語言,但感覺旋律優美,歌聲平和得來帶點愉悅。


再次播放,不停播放,它令耳東著魔似的。他終究聽不懂歌曲的內容,但很高興有幸遇到光碟機,讓他的人生多添意思。


在某個難得的星空下,耳東與播放著音樂的光碟機並肩而坐。齊齊觀賞漫天星辰時,他忽發奇想:如果此刻有杯烈酒在手中,那該多好!他望望光碟機,笑自己傻,傻得想跟一件死物舉杯暢飲。


好!耳東就是要漫天星辰見證他的傻氣!


生存頓時變得有意思,時間不再是煎熬。


耳東帶著光碟機踏遍小行星的一吋土地,尋找合適的泥土。半乾泥土和乾土混合後,可以製作容器;含有微生物的濕土加入帶有糖份的雨水,一併放入真空的容器後,就可以發酵成酒。發酵期間,耳東還多花時間研究半乾泥土和乾土的運用,結果砌了一間小酒吧出來。


雖說所有東西皆是泥土製成,但小酒吧的基本桌椅和存酒庫一應俱全,只欠可以和他對飲的訪客。


有多少個晝夜,耳東一邊享受天賜的音樂,一邊對著身邊的空凳喝酒。他幻想昔日的好友在此聚首一堂,興高采烈地品嚐他親手釀製的佳釀,喝得酩酊大醉,面紅耳赤,嘻嘻哈哈的。


他醉了,他哭了,哭得像個無家的孩子。直至倦極入睡,進入極樂的夢裡……


「好酒!是你親手釀製嗎?」一把陌生的男聲從不遠處傳來。宿醉的耳東以為自己聽錯,沒有回答。直至半醉的對方踏著醉貓步從存酒庫走過來,用力拍打耳東的背:「怎麼不回答我?我問你!這好酒是你親手釀製的嗎?」


耳東答不出話來,血水自眼角默默流下,睜眼亦看不見對方的身影……


對方是星際法庭的檢察官,負責巡查宇宙中各個囚禁著犯人的小行星。巡視了數之不盡的小行星後,他終於來到耳東這夥小行星上、這間小酒吧裡。看見醉伏在桌子上的耳東,他突然酒興大發,悄悄溜入存酒庫偷酒喝。


竟是出乎意料的好喝!香!醇!濃厚!


他越喝越多,醉得忘掉自己正在執行任務……


「哈哈哈!」檢察官無法為自己的過態行為辯解,只能以笑遮醜。「你不會告發我吧……」


「不會。」耳東摸摸裹著雙眼的繃帶:「當是謝謝你帶我去醫治眼疾。」檢察官檢查過耳東的雙眼,懷疑他因過度哭泣致使雙眼受損、失明。


「治好眼傷以後,我會帶你回來小行星,繼續執行刑期。」檢察官是個好心人,細心地替耳東執拾生活必需品,以便在為期三天的旅程上使用。(當然,他還帶上十幾瓶酒品自用。)「可以不帶走光碟機嗎?它體積偏大……」他駕駛的小飛船僅能勉強容納二人,沒能載搭過多物資。


「它是我的心靈支柱!」耳東衝口而出,說出童言一樣的傻話。


「嗯……」檢察官深思片刻,才不捨地將幾瓶酒放回存酒庫,在小飛船騰出空間存放光碟機。「果然!能釀出好酒的,都是有情人!」


旅途上,耳東繼續不停播放光碟,沉醉在音樂當中。檢察官見耳東一臉陶醉,頓時明白光碟的「音樂」對耳東有何其重大的意義。檢察官不忍告訴耳東關於光碟的真相。


他仔細研究過裝載光碟和光碟機的金屬盒子。憑刻蝕在盒蓋上的座標,他確認盒子來自一個名為「地球」的落後星球。光碟所播放的不是「歌曲」,而是地球上的生命體所發出的「求救信號」,內容大意是「氣候反常,地球瀕臨滅絕邊緣,求救」。


地球曾向宇宙投出數以萬計同樣內容的盒子,多個星球先後接收過不少盒子,繼而轉介予星際法庭。星際法庭認為地球生命體是導致慘劇的元兇,必須承受自身種下的惡果,不該動用他人的資源去拯救這群愚昧的傢伙。


「任其自生自滅罷。」星際法庭如此判決……


來到醫療站,醫生只消三兩下功夫便得知病因,並為耳東滴了眼藥水和紥繃帶。「要讓眼藥水滲透眼睛每個部份……半個月後才可以拆繃帶。」醫生如此囑咐。


「不能即時看得見嗎?」耳東大驚。


「不能。」醫生冷冷的道。


耳東失落極了,不再作聲。


「不用擔心,這段期間我會留在小行星照顧你。」小飛船上,檢察官一邊喝酒,一邊安慰耳東。


「我不是為這事情發愁。」耳東在歌曲終結之際,輕嘆一口氣。「我本打算在回程的時候,可以親眼看看投出盒子的星球……根據盒蓋上的座標,那星球應該在小行星和醫療站之間。」


這回,輪到檢察官陷入沉默了。


「我真的很想去看看能夠作出優美樂章的星球!那該是個美麗的星球!」耳東滿懷憧憬。


「不如,我啟用『隱形模式』,在那星球低飛,描述星球上的景觀給你聽……」檢察官心生一計。反正耳東雙眼看不見,他瞎編亂講也不會有問題。


「好!」耳東興奮得像個孩子。


來到座標所指示的位置,檢察官不禁心中一涼:地球果然難逃一劫……


「我們到了!這兒很漂亮呢!」檢察官強裝興奮。蔽日烏雲被講成晴空萬里;屍橫遍野被描述為鳥語花香;頹垣敗瓦被形容作繁華鬧巿……


耳東聽著檢察官的描述,在腦袋裡幻想出一幕幕美好的畫面。那真是一個美麗的星球啊!他將這份美麗、這份快樂烙在心底,嘴角上揚,露出燦爛無比的笑容……


半個月後,耳東解下繃帶,與檢察官道別。檢察官說不知何時會再來,會惦記耳東和他釀製的酒。耳東謝謝對方這半個月來的照顧,也感謝他帶自己去「美麗的星球」。


「雖沒能親眼看見,但我會一直記著那份美麗!」耳東由衷感激。


小飛船載著檢察官離開了,小行星上再次只剩耳東一人。但他不再感到寂寞,因為有美麗的記憶長留於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