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洛卡

香港作者。現致力創作小說。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E5%A4%A9%E6%B4%9B%E5%8D%A1-1844883209067528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inokapencilbox/ MeWe: https://mewe.com/i/tinokapencilbox

深淵(黑暗 / 人性)

發布於
我不再逃避,往目光源頭走去。聽不見對方逃跑的腳步聲。難道對方打算待我走近時向我施襲?我止住腳步,佇立原地,靜觀其變。不變。對方徹底融入環境當中。沒有呼吸聲,沒有體味,沒有任何能夠揚起身邊氣流的動作。彷彿沒有形體,甚至是……不存在。鬼?寒意蝕骨。

一次意外,我失明了。


明明再也看不見,卻感受到有一道目光正在凝視我。


「是誰?」我問。


無人回答。


有人說我未習慣黑暗,有人認為我疑神疑鬼,有人擔心我被變態盯上了。


無論旁人如何安慰、陪伴,我仍然感受到那道目光。


總覺得自己的一舉一動盡收他人眼底,總覺得有人正在對自己評頭品足,總覺得有人會在我不為意之時撲出向我施襲……


雨夜,我獨自上街散步。雨聲淅瀝,偏偏掩蓋不了那人的喘氣聲。那人尾隨我已有好一段時間。我急步拐到小巷去,那人加速追上。


插——


憑著腳步聲,我準確估算出自己與對方的距離,精準將小刀插入他的喉嚨。


「就是你一直在凝視我嗎?」我問。


他沒能回答我。


終於解決了那道煩人的目光。


誰料還沒走上兩三步,我又感受到那道目光。


「是誰?」我問。


無人回答。


數日後,又一個雨夜。我又殺了一個跟蹤我的傢伙。


沒來得及高興,我發現那道目光尚未消失,陰魂不散。


「是誰?」我問。


無人回答。


我不再逃避,往目光源頭走去。


聽不見對方逃跑的腳步聲。


難道對方打算待我走近時向我施襲?


我止住腳步,佇立原地,靜觀其變。


不變。對方徹底融入環境當中。沒有呼吸聲,沒有體味,沒有任何能夠揚起身邊氣流的動作。彷彿沒有形體,甚至是……不存在。


鬼?


寒意蝕骨。


接下來的數天,我接連參加多個聚會,希望熱鬧歡樂的氛圍可以將鬼邪驅趕。奈何那道目光如影隨形。時而在與我暢談的某君背後,時而在室內一隅往我一瞥,時而透過牆身反光物料朝我一笑。


我瀕臨崩潰。


某天,我參加一個朗讀會,聽同路人朗讀名著。


「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凝視著你。」有人朗讀尼采的名句。


一言驚醒夢中人。


我開始明白是誰正在凝視我。


決不坐以待斃。


我要主動解決他們。


備好小刀利刃,智取一眾惡人首級。


死不暝目。


首級們整齊排列在地,質問與我無怨無仇,何解痛下殺手。


「現在無怨,不代表將來無仇——我擔心你們將來會襲擊我。」


首級們笑聲震天,笑自己死得冤枉。


「我一介弱質女流,雙目失明。擔心被害,實屬正常。」


首級們痛罵我發神經,心理變態。


我氣得擸起利刃,亂手將首級們砍成肉醬。


但我砍漏了兩片薄唇——我看不見它的位置。


薄唇說:「你擔心,是因為你有『心』。」


手起刀落,薄唇二分為四。


死寂。


又是那一道目光。


哪來?


不在別處——在我心中。


我驀地憶起薄唇的話。


我擔心,是因為我有「心」。


如果我沒有「心」,我就不會再擔心。


開膛,欲取心。


發現沒有心。


只有一片虛空的黑。


如深淵。


無盡。


無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