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澤

香港中學教師,閒時參加工會運動。就時政、教育,偶有雜談。 近年興趣在近代台灣/日本的時政文化現象。對歷史和政治亦略有興趣。

2020年,別了許冠傑

刻意的維港取鏡 (截圖:許冠傑Facebook直播)

今日許冠傑網上演唱會支持通利琴行和「為香港人打氣」,第一首便唱「獅子山下」,寫文化評論的友人指鏡頭刻意反復維港取景,是「香港文化大雜燴」。友人張秀賢則話「香港同香港人都變晒,冇得返去good old days」。

聽的是香港情懷,但格格不入。因為已經變成兩個世界。

每年上堂同學生講身份認同,必播「洋紫荊/香港製造/話知你97」,得見80年代的港人心態;講社會流動則播「搵嘢做」。早前舒琪在《立場新聞》談許冠傑與整個時代,許的成名在7、80年代,戰後第一代本土意識的誕生,粵語流行曲大行其道,許的歌詞以刻劃社會現象成名。

當時是「自由都市,百業繁旺」,社會有向上流動的空間,唱「學生哥」、「搵嘢做」,講勤勞上流,「快去奮鬥您實會攀得高 」;「尖沙咀Susie」和「話知你97」的罪生夢死,「洋紫荊」和同「同舟共濟」呼籲人不要移民(至於許冠傑後來是否移民,似乎成了懸案,各執一是)。

來到2020年,原來無移民外國都做緊二等公民,殷勤踏實再無社會流動。學生哥唔溫功課亦唔拍拖,原因大家都明白。

如果話香港真係有世代矛盾,就在於林鄭在網上呼籲市民留家看許冠傑演唱會,話「香港是我家,怎捨得失去它」。但香港唔再係許冠傑年代的香港,「命裡無時莫強求」同「沉默是金」沒有公義,唔可能再「贏咗得餐笑,輸光唔使興」,因為已經退無可退。

如果有人仍無法明白港人的躁動和不滿,也許就在於無法明白香港已不是許冠傑年代的香港。

別了歌神,更係告別舊有的香港。

2020 看《許冠傑網上演唱會》— 致那些年已逝去的香港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