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澤

香港中學教師,閒時參加工會運動。就時政、教育,偶有雜談。 近年興趣在近代台灣/日本的時政文化現象。對歷史和政治亦略有興趣。

習慣這檔事:把想看的文章存起來不讀!

不只是文章,書也是

       要說這是習慣嗎,似乎怪怪的。但基本上是暴殄天物的一種壞習慣了吧。

       自己一直有用Feedly「訂閱」不同網誌的習慣,也有付費的端傳媒和Medium。面書本身也有儲存文章功能。結果現在看見好文章的時候,相比起立即閱讀,更常見的是在網站找到儲存按鈕,儲存,然後關掉。

       呃,那甚麼時候讀呢?

       答不上來。

       有試過在坐車時或空閒的碎片時間讀完的,更多是把新聞放成歷史才讀、或被朋友問起要討論時才補做功課的,相信不少是最終沒有讀直接刪除。反正,在看見的當下就看的,少之又少。除了網上儲存,還有下載的文章,或偶爾看見然後儲存在電腦書籤列的,都堆在電腦的某個角落。

       儲存不讀,總有無數理由,比如工作中、比如太累沒精神看、比如待會有事忙現在看不完乾脆不看,反正客觀結果都是不讀。曾聽過一個充滿性別定型的說法,指男人買書像女士買衣服,買了就當穿了。書買了、文章存了,就以為得到知識了。說起來,書買了之後就沒興趣揭的時間還真不少。偶爾在書櫃的角落,還會找到十年八載前刻意跑書局興奮買下,卻束之高閣的書。

日語有所謂「積ん読」(つんどく)的說法,看漢字就能理解:一種囤積讀物的癮。英國BBC曾訪問倫敦大學任教日本文學的Gerstle教授,比較了「積ん読」和「藏書癖」的不同:藏書癖是為了收藏書而買,但積ん読是為了讀而買結果變成積存。對於我來說,在購入的瞬間就滿足了,書拿在手上也有安心感。Dr.Gerstle還指出囤積看不完的動畫、玩不完的電子遊戲、買穿不完的衣服,也是同理。

最近兩年,我嘗試禁足自己逛書局,結果還是會跑網絡書店。到外地旅行時,會說服自己難得機會便買幾本外文書籍(外文書讀得更慢和花精神,基本上是不會看了)。如果要戒斷這些習慣,怕真的是要剁手了。

截至寫到這裡的一刻,不計實體書本,只計算網上儲存的文章,Feedly 518篇、端傳媒長文346篇、Medium很少看也有59篇,臉書沒有具體數字,一定至少過千了,家中和辦公室裡未讀的書本也不計其數。更糟的是,最近加入MATTERS,也開始囤積MATTERS上的文章了。

文章不讀沒有意義,但有時釣勝於魚。常笑說儲存起來的毒(讀)物可能投胎十次也看不完,不過假如真的有輪迴轉世,大概我是死性不改,可以儲夠一百世了吧。

社区活动提案:「习惯这档事」

我平常都看什麼書:You are what you READ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