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澤

香港中學教師,閒時參加工會運動。就時政、教育,偶有雜談。 近年興趣在近代台灣/日本的時政文化現象。對歷史和政治亦略有興趣。

愛我啤酒 如果你說 你不愛我

早前文友提起咖啡和酒,自己近年的新興趣,大概是酒精了。紅酒也喝一點,但最喜歡的還是啤酒。

說到啤酒,就會想起小時候,父親每天深夜回家,就是兩大瓶啤酒,坐著看電視一兩小時,然後睡覺;偶爾和朋友宵夜,然後醉醺醺回家。少年不識愁滋味,不知道大人的煩惱,也不知道啤酒有甚麼好喝,自己還是乖乖的飲可樂和檸檬茶。

大學時喝酒的朋友不少,自己仍是滴酒不沾,直到大學畢業前的朋友聚餐,逞強互相敬酒,才真的開啟了自己飲酒的大門。想來也許像小時候不喜歡吃苦瓜,不懂為甚麼大人會吃。到年紀漸長,才懂苦後回甘,也是鮮味。聽過一個文藝說法,「啤酒好飲,就係在於佢唔好飲。」老套地比況人生的苦。自己卻不多想,只管好飲便是。

       除了啤酒,偶爾也喝一點紅酒,但感覺紅酒太文雅,醒酒開瓶亦太累人,不宜常喝;烈酒嗆喉,未免有失風度,而且試過喝完第二天嘔得太累,少有再碰。唯獨是啤酒,雅俗共賞,而且簡單。隨意存放雪櫃,大啖冰凍直灌喉嚨。囊中羞澀可買便宜的啤酒,想享受時也可買精緻的手工啤細嚐。苦中帶甘、些許麥芽的風味、一絲啤酒花的香氣。可牛飲、可細味,酒精濃度低,適可宜止。

下班累翻天時,開一罐啤酒,痛快醒神。傷心時借酒消愁,微醺間跳過時日;開心時喝酒助興,喜上心頭。長大後才發現酒精的魔力,也難怪歷代文人雅士多好杯中物。

長大後明白在廚房炙熱中工作的父親,為何回來不發一言喝兩大瓶,只可惜沒有試過和父親坐下喝酒,也因先父已去而沒有機會了。朋友偶爾擔心我健康,勸說少喝,只是歌云「不可改變你那壞習慣」,先飲為敬吧。


【習慣這檔事】沒了咖啡、酒與菸,然後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