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書店沒有輸

我們是教育部青年發展署110年壯遊計畫補助團隊「文史本一家」,致力於推廣台灣的獨立書店文化,今年夏天,我們將走訪台灣的獨立書店,並撰寫一系列的中英介紹文,讓世界看見台灣的人文力量。 工作邀約:tinbp2021@gmail.com

有河書店:一間在死灰中復燃的獨立書店

發布於
離開了熟悉的淡水,無視於疫情的衝擊,詹正德先生秉著初心重啟書店的經營。其店面距離唭哩岸捷運站不過是五分鐘腳程,延續「有河」之名,環境卻不再有河,而是改為一大片高架橋下綠意盎然的草地。這裡,是有河Book 2.0,現在稱為有河書店,一間在讀者引領期盼下再度開張的獨立書店。

死灰中復燃的有河Book 2.0

詹正德(下文將以筆名「686」稱呼)在2006年於淡水河畔開張「有河Book」,歷經11年的經營,2017年因故暫時停下了書店的腳步。不捨淡水此後沒有書店,686釋出頂讓信息,歷經層層篩選後由獨立書店「無論如河」接手。短時間內,686不再有經營包袱,他專職寫作、參與講座活動,走訪台灣各地書店,更撰有「獨立書店的生與死」專欄,對獨立書店的關懷,可說是無微不至。

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下,書店陸續歇業,出版業也受衝擊,即便是大型連鎖書店「誠品」,也有十家分店宣布停止營運,其中包括了士林分店,頓時間,台北圓山以北地區,少了能滿足周邊民眾閱讀需求的實體書店。總是心繫著書店經營的686,將危機視為轉機,評估經營成本、交通與環境等條件後,選在唭哩岸一帶重啟「有河Book 2.0」,為死灰般的書業、出版業置入一把薪火,使其復燃。2017年對有河來說,只是逗點而非句點,直至今日,它的生命齒輪仍然繼續轉動著。

書店一隅仍保有淡水「有河書店1.0」的足跡

將點點星火聚集便足以燎原

談及去年「#1111獨立書店歇業潮」以及獨立書店經營的困境,686表示,書業的崩壞已是延燒許久的「老問題」了。當經銷市場不斷以折扣戰相逼,整個產業的利潤結構因此受到破壞,參與其中的業者為了捍衛自己的利益鯨吞蠶食,儘管受害的看似只有獨立書店,但實際上,這對整個產業體系來說都是無形的傷害。對此,無奈也好、生氣也罷,卻是無可奈何。響應歇業行動是肯定的,「(畢竟)這是我們的生死問題啊!」

當今連鎖書店、大型經銷商向出版社進書大多採「以量制價」的模式,而後再以折扣價吸引消費者購買;然而,非連鎖型書店規模小,不僅無法直接向經銷商進書,也難以壓低進書成本,在整個經銷體系當中,可說是毫無競爭力可言;加上這幾年出版業景氣大幅衰退,向大型經銷商進書後再轉賣給書店的地方經銷商也相繼倒閉,對獨立書店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艱難的環境不僅阻礙了「新血」的投入,連帶的也遏止了經營思維的創新。

為了突破困境,2014年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仿照小農模式,共組合作社,成立「台灣友善書業供給合作社」,將四散於各地的獨立書店集結成一定規模後,再一併訂書、統一運送。當獨立書店集結起零碎的力量,星星之火也足以燎原,在合作社的「撐腰」下,有意經營獨立書店的業者漸漸不再卻步,甚至能藉由店內的選書,勇敢為自身關注的議題發聲。

店主686誠摯地分享經營書店的心路歷程並推薦好書

不只重燃引信,還要讓子彈飛

回歸經銷手法的探討,686指出,大型連鎖書店不須特別選書,其銷售辦法大多交由市場機制來訂定,書的價值,也多以「暢銷」、「排行榜」等字眼來衡量,一旦銷路不佳、熱度消散,作家嘔心瀝血的作品也僅能淪落至「下架」的結果。然而,686認為,書的販售,不應該與一般商品相比擬,書作為一種「媒體」,承載著多元的理念與思考脈絡,那些都是獨一無二的,不僅不能以市場價格衡量,更不得依市場好惡來限制其出版上市。

「(當)書店想要對外溝通、對外傳播什麼理念的時候……書就是他們的子彈。」就本質而言,獨立書店之所以「與眾不同」,最顯而易見的,便是書店店主對「選書」的執著,不同的書店關注著不同的議題,並嘗試將那一份「心意」藉由「選書」展露出來。不同類型的子彈摩擦空氣時,會發出相異的頻率、聲響,作為傳播媒介的書籍被擺到架上時,不同的聲響又能藉著讀者的選讀此起彼落地交流著。「有那種眾聲喧嘩(的感覺),多元文化就該如此嘛!」

店主686與「獨立書店沒有輸,in啦!」團隊合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