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业劳动观察

服务业就像无底洞,把工人的劳动价值一点一点吸进去。网站:https://serviceworkercn.com/

行业剪报06|货拉拉乱象与没有话语权的司机,外卖骑手、滴滴司机等平台劳动者罢工,关注新业态从业者权益的两会提案如何落实劳动保障?

發布於
导言:“行业剪报”关注基层服务行业动态,为你呈现与服务业劳动者利益息息相关的核心资讯。本期剪报摘取2-3月份核心新闻,涵盖包括外卖骑手,快递员,网约车客运、货运司机在内的平台经济从业者的从业状况、劳动纠纷等情况,以及两会的劳动权益关注热点,广东省高温补贴调整和服装加工厂招工难的消息。

导言:“行业剪报”关注基层服务行业动态,为你呈现与服务业劳动者利益息息相关的核心资讯。本期剪报摘取2-3月份核心新闻,涵盖包括外卖骑手,快递员,网约车客运、货运司机在内的平台经济从业者的从业状况、劳动纠纷等情况,以及两会的劳动权益关注热点,广东省高温补贴调整和服装加工厂招工难的消息。

01 因不满平台调价,上千名滴滴司机罢工

#网约车司机 #平台新规 #罢工

3月1日,滴滴被曝因在成都、湛江、沈阳、南昌、南通、绍兴等城市调整运价,抽成等导致部分司机“罢工”抗议的情况。据成都地区司机描述,成都地区起步价降至4.2元,如若加上0.5元的信息服务费,司机一单到手只有3.7元。此举引起平台司机的强烈不满,成都司机利用微信 “接龙小程序”发起了数千人的接龙罢运,来抵制平台的这一次调价。

此次滴滴通过单方面制定不平等条约来获取高抽成,严重侵犯了平台司机的利益。交通运输部于3月5日晚间对滴滴平台有关负责人进行紧急约谈,针对三大问题要求滴滴进行整改:一、对可能侵害司机和消费者合法权益的经营行为坚决整改,确保行业安全稳定。二、加强与司机的沟通,广泛征求意见,以保护司机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严防“店大欺客”。三、完善利益分配制度,调整抽成比例,保障司机的合理收入和身体健康。

滴滴平台负责人在回应中表示是因为新规复杂,沟通和传播不到位所致,导致部分司机出现对新规的误读,例如成都“区县”的起步价才降至4.2元,并非主城区;平台调价后不扣0.5元信息费;乘客端确实有降价等。不论具体的细则是否有误读,新规调整意图不言而喻。调价后的低价倾销是为了吸引顾客,打压竞争对手,但只会以平台司机的利益为代价。至于司机关注的平台抽成太高的问题,虽然滴滴在此次约谈中承诺做好整改工作,但是平台在行业的垄断地位和与司机不对等的权力体系,会使利益分配的完善很难得到真正落实。

新闻来源:

  1. 因涉嫌侵害司机合法权益遭交通部约谈,滴滴:深刻反思,认真整改
  2. 上千名滴滴司机组成“罢工联盟”,终于威胁到滴滴了!
  3. 某滴被责令整改抽成:上千名网约车司机罢工的力量
  4. 司机罢工,滴滴遭紧急约谈!反垄断利剑之下,平台恐难再“任性

02 美团、饿了么平台降薪,引骑手罢工抗议

#外卖骑手 #罢工

自三月初以来,多地微博用户发文称其正常支付的订餐订单处于无骑手接单或配送大幅延时的问题。根据相关报道,3月1日,广州深圳部分美团乐跑骑手聚集在一商场前罢工,抗议公司在未通知的情况下变相调降配送费——原先无论距离远近平均每单配送费7元,现在平台则根据距离对订单进行标价,3元到10元不等。但据外卖员粗略计算,新规会让他们一周损失上百元,一个月将损失上千元,所以骑手们才决定罢工抗议。


也有消息指出,罢工行动恐与2月25日“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失联的消息有关,盟主系“饿了么”平台骑手,经常为了骑手权益在社交平台发声,疑因在“饿了么春节奖励金忽悠骑手留京”一事上的发言被朝阳派出所拘留,一同被拘留的还有其他几位骑手工友,包括盟主在内,至今还有至少两人仍未获释。关注该事件的人士指出,从3月初开始,“饿了么”点餐平台就出现异常,大量骑手拒绝接单,3月3日开始已经越来越多的骑手加入怠工,抗议平台方对骑手的克扣与欺压,以及对盟主一事表示不满。

“美团”和“饿了么”两大送餐平台虽然都对罢工消息予以否认,但相关回应与报道已变相承认了罢工抵制的存在。截至月底,平台骑手已基本恢复送单,外卖商家也表示配送已恢复正常。

新闻来源:

  1. 「一线采访」美团外卖小哥罢工,抗议降薪
  2. 传外卖骑手罢工,美团饿了么回应来了
  3. 外卖“骑手”组织罢工未成,“平台经济”劳工权缺保障
  4. 美团骑手罢工续:骑手恢复送单 商家秩序基本正常

03 货拉拉事件背后:被转移的矛盾,乱象丛生的平台

#货运司机 #平台乱象

上月引发热议的“货拉拉女乘客跳车身亡”事件于3月3日得到官方调查结果的相关通报,检察机关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对犯罪嫌疑人车主周某春批准逮捕。同时该事件也将货拉拉作为同城货运平台的管理漏洞与乱象暴露无遗。

在国内平台竞争机制之下——为了抢占市场争取用户,往往大打价格战,将价格压至最低,但其中复杂环节导致的成本与平台责任,则转嫁到了司机与消费者的身上。司机希望通过提供其他服务获得更多收入,与客户希望节省开支的愿望产生了矛盾和冲突,这是该悲剧发生的导火索。当双方发生矛盾时,扮演“中介”角色的货拉拉并未及时监测问题,而是处于隐身状态。事件发生后,货拉拉在2月24日才表示平台确实有多处问题需要整改。很多报道发现货拉拉的问题远不止于此,例如对加盟司机培训和监管不力,车辆上没有加装音视频摄录设备,搬家过程中服务不规范,对收费标准、行进路线、服务态度等没有明确的规定等等。

由于货运运输的标准化比客运更难确定,货物重量大小不一,对车辆的要求不同,对行驶路段的要求与判断也更复杂,所以货运平台规则往往没有客运平台严格,给予了司机一定的自由度,但同时货拉拉会以行为分的奖惩来约束司机的一些违规行为。目前为止,由于货拉拉的飞速扩张和一家独大,这些规则和相应制度都不太完善,司机对于价格与规则的制定也完全没有话语权,很多司机反映运输费和搬运费都低到难以接受。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货拉拉累计被投诉多达3265次,搬家用户和司机双方都提出诸多问题,用户端包括私自加价、货物损坏没有赔偿等,司机端包括不退保证金、乱扣服务分、派单倾斜等。

这件事情发生后,很多货拉拉司机表示,未来平台的监管将会全面严格起来。有司机认为,这也一定程度增加了司机的安全感,也有部分司机觉得在车里全程录音录像会变得很没有隐私,但这仍是大势所趋。同时自去年开始,滴滴、顺丰入局同城货运市场,不知会否给该行业平台乱象带来更急速的转向。

新闻来源:

  1. 货拉拉涉事司机被批捕!
  2. 货拉拉悲剧背后:平台转移矛盾
  3. 货拉拉事件背后,同城货运的战事静悄悄
  4. 货拉拉事件背后,游走在系统规则边缘的货车司机

04 2020年快递员从业报告:超五成快递员月收入不超过5000元

#快递员 #从业现状

3月22日,中国邮政快递报社发布了《2020年全国快递员基层从业现状及从业满意度调查报告》。与往年发布的快递行业调查报告不同的是,今年增添了快递员“从业满意度”相关的调查。该调查采取网络电子问卷方式进行,有效样本19260份,其中快递基层网点管理者和快递员分别占29%、71%,调查范围涵盖11家全网型邮政快递企业。

从投诉处理满意度来看,基层网点中,仅有1/3对总部处理各类投诉的结果表示基本满意,约18%表示很满意;快递员中,对公司处理投诉的整体满意率超过七成。在从业环境满意度方面,51.76%的基层网点和63.86%的快递员对所属快递品牌表示“有信心”,近九成快递员对所属网点有较好的印象。

从派件数量来看,超四成快递员每日派件量在100件以下,八成快递员每日派件量不超过200件。同时每日派送超过600件的占比超过了1个百分点。

从收入水平来看,超五成快递员月收入不超过5000元,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仅占1.3%。随着市场集中度提高,快递行业“价格战”的趋势依然持续,单票的利润空间仍然被压缩。根据2019年国家邮政局发布的调查报告,“双十一”期间,在快递员每天工作14-19个小时的劳动强度下,多数快递员的月收入仍然在5000元以下,尽管在“双11”期间快递员的收入普遍提高,但大部分也不超过万元。

新闻来源:

  1. 月收入超万元快递员仅占1.3%
  2. 快递员收入太悬殊,仅1.3%月入过万,5成多月入不足5千

05 聚焦两会:新业态劳动者的权益保障和“996工作制”的监管

#两会 #新业态劳动者 #996工作制

新业态从业者劳动保障和互联网加班文化是今年全国两会代表提案议论的核心话题。互联网行业普遍实行的996加班文化早已在社会舆论中引起广泛讨论。全国政协委员李国华建议对“996工作制”进行监管,其指出,当前我国996问题处于企业失控、监管失序、工会失灵的状态,鲜少见到996企业得到处罚,劳动监察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劳动者维权困难。但是对于如何落实对“996工作制”的监管,并没有具体的策略建议提出来。

外卖骑手,快递员和网约车司机等新业态从业者的劳动保障问题同样引起了诸多代表的关注。全国政协总工会界别在提案中总结了外卖等新业态劳动者面临的五大问题:1)企业规避建立劳动关系;2)难以适用劳动关系法律;3)未享受工伤等社会保障;4)工时长、强度大;5)平台缺乏算法监管。

针对这些被“困在系统算法里”,且法律身份认定及权益保障困难的平台从业者,来自民革中央、民建中央、工商联以及总工会界别等多党派的两会提案重点强调,建立和完善新业态劳动者的劳动权益保障体系应是当下的政策核心。不仅需要引导劳动者参保,尤其是职业伤害保障,还要重新界定雇佣关系,使各方权责清晰而平衡;完善企业监管机制及解决新业态劳动纠纷的调解机制。另外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律师协会会长肖胜方也提出建议,对平台从业者单独立法,明确其中间类型劳动者的法律身份,给予其低于劳动者、高于非劳动者保障程度的保护;从劳动基准、社保权利、集体劳权、公共就业服务四个方面进行劳动权益保障,例如实行最低工资制度,工作时间不应超过12小时,设立平台从业者职业伤害保险等。

目前在制度层面上,仅有针对工伤(骑手交通意外等)的替代性职业伤害保障作为核心的政策方向被初步落实,劳动关系确认和平台监管等基础问题仍未被正面处理。

新闻来源:

  1. 两会舆声:万字报告深度分析“996”和互联网劳工舆情
  2. 莫让新就业形态劳动者被“困在系统里”
  3. 观察周报06|外卖骑手的“两会”时刻:官方的焦点提案与消失的民间“盟主”
  4. 如何为外卖骑手解困?代表建议立法保障平台新型从业者权益
  5. 两会提案议案聚焦新就业形态: 补齐有关法律法规短板 构建适应的劳动保护体系

06 广东高温津贴标准拟翻倍 调高至每人每月300元

#政策法规 #高温津贴

近日,广东省人社厅拟定《关于调整我省高温津贴标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拟调高广东省高温津贴标准至每人每月300元,如按照规定需按天数折算高温津贴的,每人每天13.8元。调整后的高温津贴标准拟于2021年6月1日起公布施行。

省人社厅相关人士表示,考虑到广东省2012年公布的高温津贴标准目前已执行8年多,与广东省经济社会发展、职工工资增长和物价上涨情况逐渐不相适应,因此拟适时调整提高高温津贴标准。据了解,2019年便有数百名广州环卫工主张高温补贴标准应与经济发展匹配,要求调整至300元/月。工人以签名联署的方式,将关于调整高温补贴的建议信寄给了广州市人社局。如今这一建议终于即将得以实现。

广东省高温补贴按月发放的标准调整后将与上海、江苏、浙江的标准持平,全年发放的高温津贴总金额为1500元,排名全国第三,略高于上海、江苏、浙江(全年发放1200元)。

新闻来源:

  1. 每人每月300元!广东高温津贴拟翻倍
  2. 我是环卫工:高温费12年不涨

07 广州服装加工厂万元难招工?“高薪”背后的高工时代价

#服装行业 #招工难

春节后,各个行业都掀起了一波返工潮。而今年与以往不同,在服装加工厂林立的广州大塘村、康乐村一带,招聘市场上则出现了老板排着长队、手拿样品、等着被工人挑的场景。为了吸引应聘者注意,一些老板甚至打出了日薪600-800元,月薪过万的口号。据了解,因政府提倡就地过年,档口提前复工,各制衣厂的订单也较往年要早,而节后大批工人尚未返穗,一时导致招工困难,用工缺口达数万人。有制衣厂老板表示,今年制衣工的日薪较往年提升近两成,有的甚至到一半,但还是招不到工人。

针对网络上热炒的“日薪600元,月薪过万”这一说法,有工人并不认为是真正的“高薪”。工人表示,服装产业所谓的“高薪”的代价动辄十几个的超长“工时”,如果按照正常工时的话,一天600块钱的高薪根本用不着站在那里招工。据相关务工人员提及,即使在用人最紧缺的时段,一天干16个小时以上才有可能日薪超600元,干的都是辛苦活。据某服装厂老板介绍,这段时间工价确实比较高,一天有四五百块钱的收入还算是比较正常的,但是这种收入不可能是常态,过了三四月制衣厂的高峰期,一天也就二百七八到300块钱的样子。

此外,整个行业年龄老化,缺乏“95后”等新鲜血液进入,也加重了用工短缺。制衣行业收入不稳定、工作时间长还得先学点技术,这导致了90后们更青睐于外卖员、服务员、快递员等技术门槛更低的工作。南方都市报有评论指出,制衣厂的招工难有季节性因素,但制衣厂也只是众多难以招工的制造业工厂之一,当前更突出的是就业市场改变以及工人的劳动力供给群体需求改变所带来的结构性问题。

新闻来源:

  1. 广州服装厂万元难招工?深挖原因让人直呼套路太深
  2. 人人人!“广州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再现,称月薪过万仍招不到人
  3. 排1公里长队招不到人?我们和广州招工街上的老板们聊了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