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lyrain
Timelyrain

我,和我遭遇的。 即興的:https://matters.news/@timelyrain 工整的:https://vocus.cc/user/@timelyrain 荒蕪的:https://medium.com/@timelyrain

摘走的愛:我的器捐同意書

「我願意留下來再陪你一晚,」燕子說道,「可是我不能再將你的眼睛取出了,你會完全變瞎子。」
「燕子!燕子!小燕子,」王子說,王子說道。「希望能照我要求去做。」
〈Happy prince〉, draw by Everett Shinn
如此燕子取下王子的另一隻眼睛,帶著這顆寶石,往下俯衝。它迅速飛過小女孩身旁,把寶石丟進她的手掌中。「多麼漂亮的玻璃珠啊!」小女孩叫道,開心得笑著跑回家去了。
然後,燕子飛回王子身邊。「你現在什麼都看不到了,」它說,「我會,永遠留在你身邊。」
「不,小燕子,」可憐王子說道,「你必需飛到埃及。」
-《快樂王子》.王爾德

一、快樂王子的幸福

我想作這件事情有好一陣子了。

剛好人生至此,其實也可以坦然面對自己該剩下什麼,或是什麼也不剩。

其實這輩子從來沒把自己當王子過,但如果我的碎片可以為某人帶來幸福的話,那麼快樂王子就是我未曾訴說過的設定。

決定自己的逝去作為一種存在,起碼是一種最後的自由,我決定身後捐贈全部的器官,在什麼都不剩之後,也許還能帶來些什麼。

二、捐贈之前

想要在死後貢獻自己的身體,主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腦死」後將器官捐贈給其他病人移植使用,一種是「死亡」後變成「大體老師」給醫學院的學生進行學術用途的解剖。必須注意的是,如果選擇捐贈器官之後,就不能捐贈大體了,畢竟摘除器官的同時也在破壞遺體的完整性,所以捐贈了器官其實也就不能好好的當一個大體老師了。

器官捐贈與大體捐贈兩者各有捐贈限制。像大體捐贈有十項限制,若有以下情況之一,就無法做捐贈:

1、罹患法定傳染病:如霍亂、瘧疾、AIDS等。
2、最近做過大手術或嚴重創傷而致傷口未癒合。(例:做氣切)
3、做過重大器官摘除、移植手術、器官捐贈或病理解剖。
4、過度水腫、肥胖或消瘦。
5、嚴重褥瘡。
6、溺斃。
7、自殺身亡。
8、家屬異議。
9、人在國外。
10、未滿十六歲。

所以,自殺是不能成為一個大體老師的。(但是捐贈器官可以)

器官捐贈的先決條件是腦死的因素,然而何謂腦死呢?這部份有很多醫學上以及倫理上的論爭,如果真有學術興趣的話推薦可以看這篇論文作為起點,簡單來說,「腦死」可以視為死亡的一種其中類型,重點在於作為生命中樞腦幹壞死了,之後會漸漸的導致身體的各部位器官壞死,最終導致心跳的終結(例如因嚴重中風、或是車禍損及腦幹而造成)。所以,如果是感染SARS而死亡,那可以叫做死亡但不能叫做腦死,而因為感染的緣故,身體的臟器可能也帶有病毒的附著,所以這樣的情況下就算簽了同意也還是無法順利的完成捐贈。有關於腦死的法源依據來自於《 腦死判定準則》,對於腦死的定義、判定腦死的場所與設備、以及誰可以判定腦死、誰可以被判定腦死等均有詳盡的規範。

目前衛生福利部委託《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器官捐贈協會》進行器官捐贈的推廣以及同意書的收集,如果對於捐贈有相關問題,直接打電話去問會是一個不錯的方式:

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0800–091–066
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0800–888–067

兩邊的電話我都打過,接聽者都是很親切熱心的在回答問題的。

另外,大部分你可能想問的問題,看完協會編的《器官捐贈宣導手冊》應該都可以獲得解答。

如果想在往生後想變成大體老師,請直接聯繫你想捐的醫學院,聯絡方式推薦你看病後人生:一站式服務網這裡。

無論想要選擇哪一種捐贈,都是生前就可以完成的,我選擇的是器官捐贈,所以本篇文章接下來會著重於器官捐贈的相關流程。

三、如何捐贈

有關申請器官捐贈的方式,可以說是這篇文章最短的章節,為什麼呢?

因為非.常.簡.單!

只要

線上填表 → 印出同意書 → 郵寄寄出

就搞定了!

線上填表的網站仍然是 器捐協會 以及 器捐移植登錄中心 兩個單位,只要找到「簽署意願書」的連結點下去即可開始線上填表,由於器捐中心的線上填表連結是直接跟衛福部網站連結的,需要先申請衛福部的帳號密碼,還要配合晶片讀卡機來讀取自然人憑證或是健保卡,我覺得稍微麻煩了點,所以我是選擇器捐協會的網頁來進行作業,不過器捐中心登錄完成後的紙本列印出來是有附廣告回函的,可以省一點郵資,端看個人需求選擇。

器捐協會填表欄位

由上圖可知,欄位真的不多,大約五分鐘就可以全部填寫完畢了吧。

填完之後就可以直接線上輸出,列印出來之後寄回協會或中心,完成登錄健保卡意願註記之後就算完成整個預立器捐同意書的流程了,是不是很簡便呢?如果不想要用線上填表,也可以直接下載之後人工填寫之後寄回。

填表的部份有兩個地方要特別說明,第一個是器官捐贈同意卡是否需要索取,有關這部份,因為早期健保卡不是晶片IC卡,沒有一個好的儲存個人醫療情況的界面,所以為了確認病人有捐贈的意願,會用一張卡片給你隨身攜帶以便醫護人員在你意識不清楚時可以透過這張卡片來確定你想要捐贈器官。不過由於時代進步,健保卡以全面更換為可寫入資訊的晶片卡,所以第二點要說的就是,非常建議各位在填寫意願書時直接勾選 同意「登錄IC卡」,這樣醫護人員就可以透過健保卡直接確認你的捐贈意願了,也因為你的意願已經登錄於健保卡,所以基本上就不用再索取捐贈同意卡了,節省社會資源也不用讓你的皮包裡塞一堆卡。不過為何現在仍有索取捐贈卡的選項,我想,大概就跟捐血榮譽卡還會出現在一些人的皮夾裡是一樣的道理吧!

那麼,器官捐贈的意願是可以撤銷的嗎?答案是肯定的,步驟與方法甚至更簡單,只要下載撤銷器捐同意書寄回即可,而且會連健保卡的註記一起刪除。

四、器官捐贈的狀況

就用一張圖片來說明整個器官捐贈的梗概吧。

首先如同前面說過的,器捐的先決條件是病人的腦死狀況,會進行第一次的評估,確認是腦死狀況的話,這時醫護人員就會透過健保卡來確認病人的捐贈意願,如果生前沒有預立捐贈意願的話,也可以透過家屬的簽署來捐贈,不過就協會志工的解說,就算你生前已經預立意願了,醫院還是會跟家屬確認之後才進行後續的動作,我想這仍然是台灣社會的文化使然吧。確認了捐贈意願之後,就會由移植團隊來評估病人身上的器官,哪些具有移植的可行性,在摘取之前會進行第二次的腦死判定,再次確認病人的腦死狀態後才會真正進行器官的摘取,腦死的判定必須觀察至少12小時,而兩次腦死判定之間也必須間隔4小時以上,在生死狀態之間進行嚴格的判定。在確定病人真的腦死之後,接下來就是搶時間摘取身上的器官並且完成移植了,如果一切順利,病人身上的一部分就會在另一個人身上繼續存在著,陪著他繼續尋找人生的可能性。

在器官摘取結束之後,外科醫師會仔細的縫合好病人的軀體,盡可能使外觀保持完整,對於認為死後應有全屍的人來說,仍然是可以安心的一種安排。

「此時,一個奇怪的聲音從雕像內部爆裂。好像有什麼東西破掉一樣。原來,那鉛做的心已經裂成兩半。這是一個嚴重可怕下冰霜的氣候。」

本文原載於Medium (2019/11/14)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死要帶走】別人記憶中所有關於我的一切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