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日常|結果我早上來不及切完第二顆芒果

 (編輯過)
絕大多數時候我的標題都與文章內容不符,有時候是符合的,只是沒有人看得出來。

我不知道現在的我正面臨什麼樣的問題,也許更多是自己的多想,時候還沒到的時候未雨綢繆,如果未雨綢繆能有一番作為的話那還可以,但什麼都沒有,真的就什麼都沒有。怎麼總是有種在說廢話的感覺?

上一篇芒果講到有一個我想要的offer,前幾天又出現另外一個PT的機會,我也去試了。我是真的希望在這一週七天的日子中有五天或是兩天是不一樣的。即便知道機會渺茫還是要試,我覺得這跟有勇氣或是很正向的原因無關,相反的,我覺得那是因為我現在有一份工作,可以不用迫切可以不用急躁,那是因為我貪心。

但我們今天要說的不是工作。

時間雖然還沒到,但也在接近當中,今天早上和同事去吃早餐,欸對,就是今天早上,剛剛沒錯!回程順路聊了一下之後申請計畫要填得志願。老實說,起初是很確定的,但隨著時間,其他的想法也漸漸跳出來了。

聊著聊著,我不禁想,做決定是一件那麼難的事嗎?是因為過於貪心、因為根本不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也不想擔負選擇後的額外成本所以才如此的嗎?

當我和他們說了我的四個選擇後,之中兩個馬上就被淘汰了。我不是要別人幫我做決定,但我好像很難做那種很確定的決定,那種很絕對的東西我總是很害怕,不曉得在害怕什麼。

喜歡卻不曉得為什麼喜歡但卻還是要說服別人自己的喜歡足夠讓自己被錄取。是的,我總是不懂這有什麼必要,喜歡是那麼虛幻的事情,要怎麼現實化?但那就是為了達成目的必要的。現實絕多數是不允許浪漫和孩子氣的,只有確定是自己的之後才可以,不是嗎?

看上去我好像讓人家幫我做了決定,可是他們也只是從我的選擇中做了決定,偶爾我會想這跟性別是不是有關,但應該只是跟自身性格比較相關吧?!

我不曉得自己為什麼都會習慣找特定的人講真的是我自己的事,大概是覺得聽一聽會有收穫也比較安心吧,只是為什麼找不到當初高中填志願時的那種確信?

當初同事在我確定要飛的時候告訴我「是你的就會是你的。」

記到現在,一種曖昧模糊的情緒。我明明知道是自己但卻又不相信自己,所以這句話的另一個樣子是「相信自己」,為什麼要相信自己也那麼難呢?沒車沒房沒家庭的卻還是無法無後顧之憂地奔跑,為什麼呢?

想要的也許不擁有也好,就更別論覺得自己想要的了,選一個中庸,看上去八竿子打不著的,也許會給自己帶來自己想要的那種感覺。

此篇為意識流之產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