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日常|失敗的教育

 (編輯過)

我相信人不是脆弱的,但人也不是堅強到什麼都能接受。

剛剛和我比較好的同事告訴我,以前的一些私事被其他同事拿出來講了。當然,身為現在的我並不會覺得被欺負了或是怎樣。人總是要學會為自己說話的,而後來的我學會了。我想知道的只是所有的一切,有哪些人聽到了,講成什麼樣子了,什麼時候說的,為什麼會說到,知道的人都是從哪裡知道的,這些我都想知道。好像有點可怕,一種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審問,問著問著也許會成為別人的惡夢吧。那也罷,這就是講我八卦的代價( ?

在我的認知裡,過去的人知道我的私事是合理且無可避免的,但是,現在才遇到我的人並不需要知道這些事,就算知道,與我交情也不至於深到有資格去跟誰講。

沒有不能講八卦,但”你“憑什麼講我的?我在乎的是這個“你”。我好奇究竟是憑什麼,我也不懂是憑什麼,所以經年累月養成此刻的這個我,遇到有不懂的、不在我思考裡面的就會想弄清楚,在弄清楚之前,都不論對錯,只需要誠實。

可是總覺得在這個大環境,大家是以前的模樣,總是會怕,怕誠實的說。當然也包括我,沒有百分之百完美的東西,我也會怕也會說謊,只是假如我今天當面問了,代表我需要的就是清楚的來龍去脈,所以面對人,給他需要的東西就好了,如果我今天需要的是隱瞞,隱瞞我便是。

其實我也不懂為什麼要在意,如果往事早已成雲煙,過了那麼多年也沒對錯了那為什麼還要在意?這難道不是說明了還放不下嗎?
也許我放不下的不是這段關係,而是這件事。這件曾經存在的事,像汗疹一般的這件事。我不再執著於自己是不是被傷害,受傷是事實,但我早已擺脫那個被害者心理的我,也脫離那個為了要捍衛自己不被受欺負淨說些幼稚話的我了,因此,我只想去釐清我要知道的事,其他的,我也想不起來了。

受傷的人總是不會想讓人家看見自己身上的傷疤的。並不是不能談傷心事,而是傷心事,不該那麼隨便的被拿出來談。我覺得那是對人的尊重,真是愧對了自幼就學的那句將心比心。

後來我和告訴我這件事的同事說了謝謝,我是真心的感謝他,我感謝他告訴我,感謝他沒有因為害怕我難過或受傷就不和我說,人總是要長大要面對自己定義不管好的或壞的事,要學會面對和解決。說出來總是比隱瞞好多了,現在的我不想再自己去拼湊了。

不斷在腦海中想像接下來不曉得會不會發生的可能,也許能和好也許也不會,跟傷害自己的人和好也是在和自己和好吧?想了想,一個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事的人是不需要被提醒的。

白天寫的一篇無疾而終取而代之的是現在大家看到的這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