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心事|Drunk talk

外面風那麼大,讓人不曉得已經四月了的今天究竟是春季的第二月還是入冬的第一天。

可是太陽出來了,隱隱約約的,不曉得睡眠到底有沒有讓身體休息到,有時候睡醒反而更累,今天則是肩膀痠痛,有時候我會想,如果哪天可以腦袋裡沒任何東西的睡著就好了。

又突然覺得自己根本沒有醒過來,彷彿前幾天的一切一直到現在都像在夢裡,夢裡跟清醒有時候根本差不到多遠。

我就是寫作的時候會把所有東西都混在一起寫的那種人,言下之意就是沒有頭緒沒有邏輯的人,她看自己的時候是隻獨角獸有時候是隻貓,但其實她只想成為一棵樹。

撒旦就位在地球的中心,地獄的最深層離撒旦越近,我漸漸相信那地球是不是就是座監牢,人類就只是在這座大監牢裡自得其樂,享受痛苦的快樂,追求假象的幸福。而我也是我自己的撒旦,地球是地獄,內心是煉獄,地球之外才是天堂。為什麼比起天堂地獄更吸引我?是因為在地獄裡的人只渴望不痛苦的地獄而不是嚮往光芒萬丈的天堂嗎?

我形容你是直直的線條而他是彎曲的線條,如果他是海的平面你就是海的深度,你說你看了但丁寫了神曲,這些字我打打刪刪的,我就想,我要不是一個不愛出門的人就是個不適合出門的人,有些時候人群太疲累,好像吸光你所有的精力充沛,儘管當下的你也沒有釋放所有的活力,就是感覺能量耗盡,開心真的那麼難以感受嗎?如果這時候再回去看看自己的話肯定什麼都看不懂的對吧?

然後,他是在這個世界建構了自己的世界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田心事|田閱讀|沒事,我自己也看得不是很懂。

|田詩|田心事|我甚至不曉得為什麼那裡沾上了血跡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