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XIAOMING

AI XIAOMING 艾晓明、 独立纪录片工作者,女权主义学者。关注当代中国历史、女权议题和社会行动。

杨·T.格罗斯《邻人》中译本的若干辨析(二、不应该漏译或省略之处)

(上接《一、中译本中的数字翻译》)

二、不应该漏译或省略之处

英文译成中文,可以用增词法和减词法,不需要完全的逐字翻译。但是有些短语或者句子的补语它是有说明意义的,就应该保留。还有的字词、短语它也是作者陈述风格的表现,例如表示程度的轻重或语气的委婉,也需要斟酌,类似的情况如下。我以划线方式标出需要注意的地方,并附上我的译文供参考。

1、在《前言》这一节,中译本第3页(英文第4页)第2段首句:

中译:“极权主义的政治方法与其政治目标一样,会使社会彻底瘫痪”。

英文:“Not only the goals but also the methods of totalitarian politics crippled societies where they were deployed”。

我在wps 文档中用红色标出了中译里省略的内容(但在这里无法显示,我以划线代替)。如果不省略的话,译文是这样:

“极权主义所部署的政治目标还有它所采用的方法都使社会陷入了瘫痪。”在时态方面,它也不是可能的形态,而是已经发生了的时态。

也是在这一节结尾,中译第8页(英文第13页)最后一段:

中译:“大屠杀实则是人类从其经验中吸取教训的一个起点,而绝非终点”。

英文:“The Holocaust thus stands at a point of departure rather than a point of arrival in humankind’s ceaseless efforts to draw lessons from its own experience. ”

参考译文:大屠杀实则是人类从其自身经验中吸取教训这种永无休止的努力的起点,而绝非终点。

这里“ceaseless efforts ”它和上一句“endless follow-up questions”有对应关系,也是应该译出的。

2、在《资料来源》这一节,中译第17页(英译23页)第1段最后一句,这里说的是德国人拍过有关耶镇大屠杀的纪录片,有人看到过。作者在这一段前面是明确说过:“德国人的文献纪录可能是存在的,但我没能找到”(Such documentation may exist somewhere, but I was not able to find it. )所以后面的影像资料他当然也是没有找到的。他只是在与幸存者的对话中了解到德国人有影像记录。

中译:“不过幸运的是,我们还有机会找到耶德瓦布内大屠杀时期拍摄的德国纪录片。”

这个句子语气的肯定程度高了,给人印象可以找到。但英译文显然是虚拟语气,是不确定的推测:

“But, with luck, we may yet be able to find German documentary footage shot at the time of the pogrom”。

参考译文:不过,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或许还能找到德国人在大屠杀发生时拍摄的纪录片片段。(为什么语气不确定呢?因为作者实际上并没有找到。)

这个句子里的“Footage” 也应该译出来,它指的是现场拍摄的一段影像素材,不一定是完整的纪录片。德国军队进入波兰后,随军摄影师可能是在不同现场都拍摄了影像,这些素材片段出现在某一新闻专题片里。

3. 在《谁谋杀了耶德瓦布内的犹太人》这一节,中译第66页(英文80-81页)第二段:

中译:“索克沃夫斯基接着历数了参与屠杀的15个人或家族的名字(比如父亲和儿子,或者两兄弟)”。

英文:“Sokolowska then proceeds to enumerate fifteen names of individuals or entire families (fathers with sons, for instance, or brothers) who took an active part in the massacre.”

说话人索克沃夫斯基是宪兵队的厨娘,也是案件的证人之一。她列出的名字有的属于个人参与者,有的属于整个家庭(如父子或兄弟参与者)这里不应该漏译的是“积极”参与这个修饰词。

参考译文:索克沃夫斯基接着历数了15个名字,有的属于个人,有的属于同一家庭(如父亲和儿子,或者兄弟们),他们都积极参与了对犹太人的大屠杀。

4. 同页,中译第68页(英文81页)第三段也漏了半句:

中译:“有趣的是,四个月后,即在5月,对拉莫托夫斯基及其共犯的控诉公开审理时,证人的态度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英文:In the context of her detailed and incriminating deposition it is very interesting to note a shift in the witness’s demeanor four months later, when the trial against Ramotowski and accomplices was held in May.

参考译文:在她对嫌疑人做出了涉嫌犯罪的详细证词之后,耐人寻味的是,证人在四个月后的态度有了巨大的变化,此时即5月,法院对拉莫托夫斯基及其同犯被起诉案进行开庭审理。

5. 在《集体的责任》这一节,中译114页(英文136-137页)最后一段,下面这个句子,有不必要的添加:“之一”(原文没有“之一”),也有应该补入的文章作者名字:

中译:“最好的例子就是波兰最大的日报之一《选举日报》(Gazeta Wyborcza)上登载的一篇文章曾引发的一场公开讨论。”

英文:“It is enough to recall a vocal public discussion that was triggered by an article published in the largest Polish daily, Gazeta Wyborcza, by Michal Cichy”,

参考译文:只要回顾一场激烈的公共讨论便足以说明问题,这场讨论是由波兰最大的日报《选举日报》上登载的一篇文章所引发的,文章作者是Michal Cichy

6. 在中译121页《有可能同时成为受害者和施害者吗?》(英文144页)第一段结尾漏了一个疑问句:

中译:“这就促使我们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一个拥有独特的集体身份认同的群体,有可能同时成为受害者和施害者吗?”

英文:“And it prompts us to ask a question: can one, as a group with a distinctive collective identity, be at the same time a victim and a perpetrator? Is it possible to suffer and inflict suffering at the same time?”

参考译文:这就促使我们提出一个问题:一个拥有独特的集体身份认同的群体,有可能同时成为受害者和施害者吗?它可能在遭受苦难的同时又为他人制造苦难吗

7. 在《对斯大林主义的社会支持》这一节139页(英文165页)第三段首句:

中译:“沃格林所说的“乌合之众”(他们在战时的波兰为纳粹干尽脏活累活)。”

英文:“Why wouldn’t Voegelin’s ‘rabble,’ which did the Nazis’ dirty work in occupied Poland, reappear as the backbone of the Stalinist apparatus of power five years later?

“干脏活”是个比喻说法,加上“累活”就没必要了。

8.接下页,第140页(英文166页)漏了如下句子。在这句前面作者说的是,战时有犹太人被当地人杀害的这些社区在战后对苏维埃化是尤其脆弱不堪。接下来他进一步证明这一点,这句在译文里丢失了:

……“If social atomization is a prerequisite for the effective establishment and consolidation of communist monopoly of power in society, then the only effective opposition against a communist takeover may come from social milieus that are capable of generating solidarity.

参考译文:“如果使社会原子化是有效建立和巩固共产主义在社会上垄断权力的先决条件,那么,反对共产主义接管的唯一有效的立场就可能来自能够产生团结的社会环境。”

9. 而在这一节的第141页(英文167页)最后的结语部分,也有被漏译的句子成分:

中文:“如果仅仅是因为波兰的意识形态演变——最终导致了1968年3月波兰国内反犹主义情绪的爆发”……

英文:“If only because of the ideological evolution of the communist regime in Poland—which culminated in an outburst of official antisemitism in March 19683”……

结合这个英文句子来看,前面这个“波兰的意识形态演变”应该翻译为:“共产主义政权在波兰带来的意识形态演变”

(下接《三、可能错译或需要斟酌的句子》

我喜欢加缪在《反抗者》中的一句名言:“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献给现在!”欢迎继续打赏,会全部捐给困难中的人们。二十来天后就是圣诞了,愿失去父亲的孩子、失去儿子的母亲感受到朋友们的温暖而坚持好好活着。谢谢各位!

微信名:艾晓明

杨·T. 格罗斯《邻人》中译本的若干辨析(一、中译本中的数字翻译)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