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奴

我只能一直寫,一直寫,直到想寫的字都寫完了,才能看見我的心。

裝甲女孩與花朵男孩

發布於

  「其實我是外星人哦!」

  在他講這句話之前,我已經不耐煩的快要對他生起氣來。

  今天晚了點下班,來不及趕上輕小說《裝甲女孩與花朵男孩》的首賣簽書會。作者現場簽名的首賣200本也已經完全售出,會場裡書迷零零散散,我只好隨便從疊在桌上的新書中拿了一本到櫃台結帳。我把《裝甲女孩與花朵男孩》放進公事包,小心翼翼地提著,打算不坐公車選擇走路回家。

  結果半路上遇到一位穿黑色西裝的男人,肩上好大一個側肩包,裡頭裝滿不知什麼東西整包圓滾滾的,走過來向我推銷。

  「您好,打擾您五分鐘。」他鞠躬道。

  我下意識地對著他搖搖手,抱歉我在趕時間的對他點頭致意,快步走過他身邊。心裡感到的歉意是真實的,如果今晚沒有加班而能順利拿到作者簽名本的話,也許我會停下來聽他說。

  「對不起,真的只要五分鐘,請您聽我說。」他擋在我面前,從那一大包裡頭拿出一個小紙盒,「這是萬能指男⋯」

  我沒聽他說完就閃過他逕自走去。

  他又追了上來,「對不起,這款商品非常好用喔,只要⋯⋯」

  我又搖搖手閃過他。接著他好像鼓起勇氣似地,拉住我的手臂,在我耳邊低聲道:「其實我是外星人哦!」

  我停下腳步。他這句話讓我想起公事包裡頭那本輕小說,開頭第一句話也是:「其實我是外星女孩哦!」雖然我還沒看過這本書,連包在外頭的書腰都還沒拆,但事先已經在網路上試閱過了,應該會是非常有趣的小說。

  「那麼,請問外星人來這兒幹嘛呢?」我問,這是小說開頭的第二句。可惜我問對象的是一個中年男子,而不是書中那位有著大胸部的女孩。

  他態度又謙虛起來,「啊,非常抱歉這樣拉住您,實在是情急之下才出此下策。」他拂了拂平我的袖子,說:「我是來自昂宿星團的D522行星。」他遞給我一張名片。

  那名片是一張透明膠片,上面印有發出七彩光芒的星雲圖,右下角印著:昂幽自浮宇宙科技公司 產品銷售 部時蒏。

  「部時⋯⋯部先生嗎?」我從名片抬起頭說。第三個字我不會唸。

  「是的,林先生您好。」他本來要與我握手,但發現我一手提著公事包,一手拿著名片,只好握住我的手腕,象徵性的搖了兩下。

  「 怎麼知道我的姓呢?」我問。

  「啊,是這樣的,」他把那個小紙盒打開,拿出一個小羅盤,得意地說:「這是萬能指男針,由本公司專利的外星科技所研發;只要把羅盤上的指針對著男人,這上頭的顯示器就會出現那個人的身家喔!」

  他把那羅盤交給我,手掌大小的圓形羅盤,上面一小塊螢幕有文字輪翻顯示:「林柏雄⋯三十二歲⋯新竹人⋯獨居⋯單身⋯」

  我把羅盤還給他,這些資料只要有網路誰都查的到。

  「不喜歡嗎?那請試試這個。」他又拿出一個較大的紙盒,從盒中拿出一顆拳頭般大的金屬圓球,誠懇地說:「這是攜帶式冷暖球,擁有外星高科技技術,只要您拿在手上,它就能自動依據您的體溫以及當地氣溫,釋出適當的冷氣或暖氣喔。」

  我接過那顆金屬球,入手時冰涼,接著從掌上傳來一股暖流。雖然在這三月還寒的春天裡,捧著這顆發暖的金屬球確實感到舒服起來,但是拿著它又重又礙手,我一下子就還給他了。

  「對不起,我都不需要。」我說。雖然不知道那顆球是如何運作的,但我不相信他是從什麼昂宿星來的外星人,還厚臉皮學人家小王子。我說完便要走,但又被那男子拉住。

  「林先生,請先等一等,請您再看看這個。」他又拿出一個更大的紙箱,從中取出烤麵包機般大小的烤麵包機。

  「這是烤麵包機呀。」我說。

  「不,它不是。嗯⋯雖然它也可以烤土司,但它主要功能是用來拷貝物品的。是的,好的,我來示範給您看。」他有些含糊地說,接著把我的公事包裡那本剛買的小說拿出來,放在烤麵包機其中一個凹槽,拉下拉桿,那本書完全没入機器,機器側邊亮起一顆小紅燈。我們大約等了三分鐘,烤麵包機跳起來,彈出兩本一模一樣的《裝甲女孩與花朵男孩》,連書腰都有。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當場付了錢就抱著那台機器回家。這外星科技真不是蓋的,我完全相信他是個外星人。

  回到家之後,我仔細檢查了那兩本書,發現兩者並不完全一樣,因為其中一本有作者的簽名:


  TO:部時蒏(ㄩㄥˋ) 感謝支持


  真不愧是作家,連注音都標上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