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m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认真地体察自己、了解世界,期待真诚、理性、有爱的交流~

母亲出了车祸 (6/9)

那时我已上初二,周末去学校出黑板报,中午回家的时候,母亲卖菜还没回家;到了晚上,也还没回来。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就记得那一晚上我都没有睡好,好像依稀梦到喊叫和挥舞的手臂。第二天,父亲去母亲的一个姐妹那里问,是不是留在那里过夜了。没有。

又一夜无眠。

第三天中午我放学回家,家里聚了好多人。交警队来通知了,母亲被山东的一辆卡车撞了,在卖完菜回家的路上。后视镜刮到了她的后背,把她刮起来又重重地摔到地上,左脑着地。

交警队通过母亲骑的自行车上的号码找到了我们,而母亲,经过手术抢救,还没过危险期,人事不省。

我放声大哭。

哪位心善的人,叫来了我的一个朋友。她坐在我旁边轻声说,不要哭,你看你外婆还在呢。她得多难过啊!我泪眼婆娑看了下八十多岁的外婆,是的,她的独生女生死未卜,我必须保护她 — 我把哭声硬生生压了下去,只是无声地流眼泪。

我要去医院。

所有人都说,不行,你不要去。外婆也不让我去。

好的,那我就不去吧。

从此,我的生活就不一样了。

父亲搬去医院照顾母亲,不在家;没有电话,没有人告诉我,母亲那边究竟是什么状况。

那时候家里还养着猪,要扫猪圈,外婆是小脚,站都站不稳,于是我一放学就立即骑车回家,干从来没干过的活—扫猪圈;外婆负责做饭,吃完我就去上学。在学校,我不和任何人说话,我讨厌别人什么都知道、小心翼翼观察我的样子—我不需要被可怜。老师在前面上课,我就趴在桌子上流眼泪。晚上还要晚自习。漆黑的晚上,我一个人骑自行车回家,竟然也不觉得害怕。可能那个时候,我的身心在巨大的变故前面,连害怕是什么都没精力来感受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