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紫旭

同情者,经济学习,前基金从业

無病呻吟——幾首蘇維埃音樂推薦

發布於
豐碑不壹定都是光明

    “弱小和無知不是人類的障礙,傲慢才是。”劉慈欣在《三體》中用這樣告誡的宣示了人類的終結。而這份“傲慢”,在人類歷史的各處都以各種形式廣泛存在,有人高呼“Veni Vidi Vici”;有人吶喊“Велика Россия, аотступать некуда - позади Москва!”;也有人寫下“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裏埃”。不斷的奮鬥——克服外敵與自我進化,成就了人類在現在看來“瑕不掩瑜”的政治哲學,也把人類諸多不明前景的進路灑向人間。      

文題是“無病呻吟”,在實用主義者眼裏是毫無價值的異論,而在現在,卻正有這麽壹位身患舊疾,因為過度標榜方法論而忽視內核的病夫。作為挽歌,就在這個不那麽有趣的當下,喝兩口40度的老酒,調侃兩句曾經的歌謠。


——————————


1. 國際歌

社會主義——亦或是共產主義者是胃口特別刁鉆的壹類人,左派最愛做的事情就是指責他人“太過左派”或者“不那麽左派”,萬幸的是這種分歧雖然不小,但也沒大到混淆根本利益的程度。第壹首推薦給諸位的就是長久不衰的國際歌,依照最原本的歌詞,應該沒有人會反對這首歌曲吧。

唯我獨左

壹首歌比較有意思的是壹段歷史,或者說壹種意誌,但恰好相反,唱著國際歌的人經常去攻擊另壹批更早歌唱國際歌的人,在這麽壹首歌中,卻蘊含著“馬列派”“左翼反對派”“安那其派”等等的諸多不同流派的共同理性與信念,在何其諷刺的同時,又是會如何的讓人感慨啊。

同時這個歌也是某代表大會,某XX者會議和某XX國際的必備節目,到底是喜歡西裝革履,冠冕堂皇的管弦合奏,還是喜歡鄉間啤酒館的阿卡貝拉(腦放屏蔽掉吉他),就全看各位的喜好了。


2.Красная Армиявсех сильней

Lube這個組合我還是蠻喜歡的,尤其是把壹些革命的舊物“搖滾”起來的話,通常使壹些更為朝氣,更為年輕的東西突出其表達。Luba還曾把其國歌用搖滾樂唱法翻奏過,可惜的是那首歌用詞是俄羅斯國歌,不會是牢不可破的聯盟了。

推薦這首歌我估計就有很多左派會有意見了,句型我都擬好了“這是XXX,這根本不是XXX,妳壹點也不懂XXX。” 歡笑的打出壹張“除妳左籍.jpg”。

網友@紅色之劍的評論:

“那是擊潰14國幹涉軍的蘇維埃工農紅軍!那是與國民黨資本反動派百萬大軍誓死鬥爭的中國工農紅軍!那是在西班牙高唱國際歌走向反法西斯戰場的國際縱隊紅軍!是億萬被剝削工農不屈的怒吼!紅軍會被打敗但從不會被消滅,紅軍萬歲!”

暫且擱置情緒化的敘事性表達,人們執著與紅軍,與其說是執著於由(各國)共產組織控制的軍隊,不如說是執著於屬於與融入無產階級的暴力武裝。從歷史的角度將,紅軍總是比同時期的軍隊從多方面領先壹些的(大概?);從現實的展望,作為平民,我只希望有壹支武裝可以保護無產者,而不是僅把國家機器的壹面演的盡職盡責。

暴力機關應如是,畢竟對白軍老爺和黨國大人來講,鷹犬只要聽話就好。


佳士反動勢力

反正紅軍就是好!(暴論)

馬赫諾問號:“紅軍就是好?那我黑軍呢?妳怎麽回事小老弟?”


3.Farewell of Slavianka


我個人認為這首歌最好聽的版本應該是亞歷山大羅夫紅旗歌舞團的合唱版本,在此處向天國的藝術家們致以敬意(見鬼的圖154)。

這首歌比較有趣的是名稱的區別,中文譯名有“斯拉夫女人的告別”,“向斯拉夫女人告別”,這可能也是聽不懂歌詞產生的偏差吧……也不知道壹首“送我兒郎上戰場”和“辭家別妻保家鄉”主賓完全相反的意思是怎麽搞成這樣的。

骑兵就是正义


有的人可能覺得這個歌的民族感是特別強的,恰恰與“蘇維埃”的International截然相反,我到覺著沒有必要壹定要“上綱上線”,有時這種非左即右,非白即黑的想法只是沒有充足信息量所導致的錯覺。可以說——《生我們是您,養我們也是您》,《西伯利亞進行曲》和《斯拉夫送行曲》都曾是這個曲調的名字,就像紅軍與白軍上空都曾歌聲嘹亮壹樣。歷史可以有不同的解釋,但只有壹種真實的事實。時代不同,同樣的歌也如不同顏色的花火,在人心中綻放火光,雖不是單壹的簡單答案,但對於每個人來說,這都是他們最想看到的樣子。


4. Bella ciao


借用網友Turing404的評論

《朋友再见》确实曾作为前南斯拉夫电影《桥》的插曲。影片中,一位工程师为了祖国不得不炸毁自己的心血——一座桥。这座桥即可以说是他的作品,但也可以说是他的朋友。这里的空耳出奇的巧合,可以说是宿命般的注定吧。
原取景地


這首歌曲應該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了,熟悉度僅次於《喀秋莎》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為诸位帶來的同樣是亞歷山大紅紅旗合唱團的版本。這首曲子的中文版本《啊,朋友再見》也是小學教科書的選取音樂之壹,我個人認為這種革命友情與革命意誌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很純正的,再加上“遊擊”的客觀因素,著實是讓人不聯想到壹共都困難

就如這首歌曲跨越了意大利,南斯拉夫,蘇聯,與中國壹樣,也有諸多復雜深刻的革命感情融合在其中,時代特色民族主義的悲壯;共產主義跨越的革命情誼等等。在這首歌裏,我感受到裏壹個XX主義戰士保衛家園的民族情感,更感受到的是脫出國家脫出民族,共產主義者之間的惺惺相惜與悲壯。價值簡單有力的曲調,著實是很有革命號召力的金曲。

任何時代都不缺少犧牲的勇氣與交織的思想,我們就是組織。


5. 神聖的戰爭

“神聖“這個詞是很有意思的,我們不能在任何情況都清楚地表達事物的本質,但我們卻往往喜愛去宏大敘事化的描繪壹個事物,或者非具象化的,講它是神聖的。《神聖的戰爭》說的是衛國戰爭這個人盡皆知,但具體是整體都神聖麽?部分神聖?壹點也不神聖?誰能對著莫洛托夫—裏賓特洛甫條約說這是壹場神聖的戰爭,歷史可笑也就可笑在這裏:不完整的民主集中制不能誕生正確科學的政治思想,也就是,註定要有大批大批的不知情者為少數人的利益鬥爭與錯誤買單。

我還是酷愛首歌曲的,從音樂方面講:首先有著亞歷山大·亞歷山德羅夫先生的偶像信仰加成,其次此曲還有著三拍通過古典的運作展示出二拍的節奏型的音樂開創;從思想方面講:這是第壹首衛國戰爭歌曲,且詞曲創作都負有壹定的偶然性與傳奇性,也許是弗拉基米爾先生的不朽意誌在激勵這壹切吧。(笑)


(以下皆為構想)

我們喪失了諸多的裝備國土,著實面臨筋疲力盡的窘境,但是看看周圍的戰友吧,是什麽支持著受傷的他們仍然奮戰;看看身後的首都吧,是什麽還支持著妳緊握武器?是壹心壹意的奉獻,面臨絕望當將其跨越的勇氣,這是對民族家人的熱愛,這是對於祖國人民的報答,這是對於犧牲先烈的致意。啊,前線的戰士啊,我們提供不了飛機支援與火炮覆蓋,在此時刻,就送給諸位壹首《神聖的戰爭》吧!
红军特色,政委冲锋(图文无关)
Велика Россия, а отступать некуда - позади Москва!
俄羅斯雖大,但我們已經無路可退——我們身後就是莫斯科!
——瓦西裏.格奧爾吉耶維奇.克洛奇科夫,蘇聯西方面軍16集團軍316步兵師1075步兵團連隊政委—初級政治指導員。


這也是我們想要的軍隊,想要的精神,期望起碼這壹點,是神聖的


畢竟

the Communists had at the Front was receiving the first bullets from the enemy: for they were honoured with leading our assaults.
共产党员在前线唯一的特权就是冲锋在前!
身先士卒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荣誉


————————————————————


閑來壹寫,無病呻吟,還望諸位多多斧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